第三卷万里赴西土 第二十二章 极西投影 上古天神(1 / 2)

柳真全可管不上客栈内的鸡飞狗跳,幸好有小胡子,一亮出身份,其余人酒照喝、舞照跳丝毫没有了为桃花眼惹出的事情烦恼,而且小胡子还制止了跑趟想去搀扶桃花眼的意图,谁让你笑我,再这里躺着吧,等醒过来再来找你。

柳真全坐在大厅等着看天女蕊的表演,经过桃花眼的发泄柳真全心情好了很多,再没有此前悲秋伤春的感受了,果然打人就是发泄的最佳方式,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前世那么多发泄小游戏都是打人为主了。

柳真全等待的心焦用手敲击着桌面,小胡子一看立刻狗腿的喊道:“今日为何许久不见天女蕊?等的我都心焦了。”这殷勤的连柳真全都不好意思了。

般若却一直没有任何表情,柳真全轻叹还是修心不足啊,前辈果然是前辈。正在发出感叹之际就听般若开口了:“看来今日我们柳道士要失望而归了。”

“没有的事,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看来今日魁首不愿献艺了。”

“听闻妹妹说柳道士诗词一绝,怎么今日不献诗一首,换天女下凡一次?”

这谛听也真是,探知天下事,没事老听我干嘛,讪讪说道:“大雍江南馆阁倒有这么一说,此地西域还有此说法吗?”

边上众人一听没想到这前辈还精通诗词?感觉好不真实啊,不过少女到底年幼还是凑趣的说道:“前辈要不你试试?”

小胡子一听吓个半死,这时候你还敢打趣前辈?急忙道:“小鹤儿莫要多嘴,前辈们自有决断。”

柳真全随意说道:“小孩子嘛,其实也不用这么严厉。”

此时众人发现柳真全好说话的时候还是挺好说话的,要是规矩森严的前辈面前就凭小鹤儿胡乱插嘴就要受罚了。

柳真全看着期待的众人说道:“那我就试试。”

“我以前在丹阳看过端木剑舞,我读出来别笑啊:素肌不污天真,晓来玉立瑶池里。亭亭翠盖,盈盈素靥,时妆净洗。太液波翻,霓裳舞罢,断魂流水。甚依然、旧日浓香淡粉,花不似,人憔悴。欲唤凌波仙子。泛扁舟、浩波千里。只愁回首,冰帘半掩,明珰乱坠。月影凄迷,露华零落,小阑谁倚。共芳盟,犹有双栖雪鹭,夜寒惊起。”

“前辈没想到你真会啊,我还以为和其他武人一样做出的诗词都辞藻不通呢。”

“小鹤儿怎么跟前辈说话的呢,前辈学究天人怎能还有不会的?”

柳真全笑着指了指小胡子,这孩子放下节操后真是太让人吃惊了。

当柳真全吟诗一首后天女蕊真的款款而下,引的一众人都惊奇的看着柳道士,还真被他一首诗打动了?

在一众伴舞的烘托下天女蕊曼舞其间,更是在客栈各处垂下的轻纱让这一切变的格外缥缈。

柳真全不自觉的想起一首诗,浅吟而出“轻盈舞殿三千女,缥缈飞天十二台.定有仙人来种玉,蓝田归计少徘徊”

不过在嘈杂声中没有几人能注意到,只有般若似有似无的看了看柳真全。

当夜柳真全也算见过大雍上元节没到的飞天舞了,果然不虚此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