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烈军虎贲(2)(1 / 2)

景邵已经意识到了事情并不是他想的那么简单。熊槐手中当然有跟他对抗的资本。这四万申息之师便是他的资本,加上唐昧手中的部队,将近十万人。

当然,这些人战斗力并不是弱鸡,景邵不得不承认这支部队战斗力还是有的,有了这张底牌,熊槐当然可以跟景邵对抗。

既然熊槐已经把他这十万大军的底牌亮了出来。景邵也得亮出底牌了,而景邵最大的底牌,也是对于熊槐来说最有威胁的底牌就是先王了。

景邵抱拳说:“大王,此等调军之事,没有我这个柱国同意,恐怕大王不能调军吧。”

“寡人调军为何还要你的同意?”熊槐笑呵呵的问。

景邵嘴角一扬,说:“先王过世之时,命令尹指挥作战,而命我统军调军,国中军事皆为老夫管理,大王此举,恐怕是想要和先王意愿相悖啊,有独霸之嫌疑啊。”

现在景邵就是站在道德制高点来批判熊槐,我这个柱国是先王封的,你要是敢撤了,你熊槐就是不孝;而且你熊槐不跟这些人商量你就擅自调军,你就是个昏君,总之,我是好人,你熊槐是坏人。

当然,这一招对于古代人来说可能有效,但是对于熊槐这种厚脸皮的人来说,那属实无效,这些话对于他一点伤害都没有。

熊槐还未开口,景邵身后的一群小啰啰也站出来替景邵说话,总之就是痛斥熊槐不行啥的。

熊槐也不反驳,就静静的,笑眯眯的看着他们表演。

良久,这些人骂着骂着因为没有人跟他们对骂就没有激情了,便停了下来。

朝堂之上趋于安静,所有人都看着熊槐,熊槐仍然保持他那标准的微笑,问:“骂够了么?”

“大王此言何意?”屈丐站出来,问,“我等实在劝谏大王,怎么会行辱骂大王此等大逆不道之事?”

呦呦呦,骂熊槐还找的到借口,熊槐真的要笑死了。

“呵,”熊槐哼的一声,说,“既然凡事要经过你景邵的同意,那倒不如你景邵来做这个楚王吧。”

冷冷的一句,景邵却是背后发凉,这句话,等于直接跟他景邵撕破脸皮了啊,景邵现在也没有这种想法啊。

事情已经完全偏离出景邵得预料了。原本他只是想要把新王震慑住,自己能够从新王手中获得更多的利益,可是现在,熊槐根本不怕他啊。

而且现在熊槐手中有十万精锐,完全可以跟景邵对抗,这也跟景邵想的不一样。

看着景邵变化的脸色,熊槐继续道:“寡人给你们的,寡人也可以收回来,不要挑战寡人,不要认为寡人刚刚当上这楚王没两天,你们就可以肆意妄为。”

景邵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回答熊槐了,他感觉现在自己每说一句话,熊槐都能反驳他。

偷鸡不成蚀把米,原本只是想要树立自己的威信,但是现在,熊槐反而让他在这些大臣面前丢了脸,特别是在昭阳景阳这种政敌面前丢了脸。

现在景邵除了生气还是生气,这样一搞,熊槐的威望弄了出来,那么对于那些类似于屈原这些激进派大臣来说就是如鱼得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