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危机的边缘(下)(1 / 2)

五个小时前。

今天是在这片区域的最后一次沿街游走的工作。下午2点时分左右,翼晓点在街边的连锁快餐店刚吃完了午饭,跟随着地面反射阳光所来的热浪,他贴着街边建筑物阴影与阳光的相交之处行走着,继续着手头工作的收尾阶段。

前一天夜晚,午紫芯通过社交软件联系了晓点,二人又继续聊了一些关于之前科学技术畅想的话题,约定在今天下午15点30左右的时候一起喝喝咖啡,继续再聊一聊,这地方对二人来说也不远,正好是晓点工作的街区附近,紫芯也正好在附近的地方处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不知不觉中,他来到一处政府部门机构办公楼的附近,这里离他们喝咖啡的店铺只隔了两条街。在大门门前的小广场前聚集着一些人,闹哄哄的喊叫着什么,还举着横幅和告示牌。很显然,这阵势看上去不像是什么好事情,不过对于晓点的工作来说,这是一个不容错过的好素材,可以从中提取到相当多的有记录价值的信息,他看了看时间,还比较早,有比较充足的时间,就凑近围观的人群中去瞧瞧。

“诶,这位老哥,这里是发生了啥事啊,这些人这是在干啥?”晓点向路旁的一位围观的中年男性路人打听着。

“看到左手边的这堆人手上的牌子写的字了吗,这些人是反对数据宗教化和扩大化的团体,他们貌似对数据对隐私的侵犯,还有对数据的迷信很是反对和愤怒。”

“貌似一直以来都有着类似的团体在发出这样的声音。”

“是啊,有时候新闻上时不时的也会看到一些零星的新闻报道。”

“右手边的这些人又是怎么一回事呢?看样子好像不是一伙人。”

“右边的那些人啊,你说的没错,他们确实不是一伙人,而且是针锋相对的支持数据和智能化普及的一些人。”

“两波人一起示威游行?还是有点新鲜。”

“可不是么,你瞧,他们这一边一堆,各自用扩音喇叭诉说着自己述求,隔空着较劲,这感觉活脱脱的就像一个真人秀表演节目的现场。”

翼晓点一边和这个路边刚认识的中年大叔聊着天,一边记录着眼前的这一切。

“你是一名记者吗?”

“记者?你说我么,啊,不是不是,我这个就只是好奇,记录一下,我总是喜欢记录一些身边发生的有趣的事情。”

“噢,这样啊,我以前也喜欢用手机随身的拍下一些东西什么的,也就是随手一个乐趣,现在年龄渐渐增长,越发的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也就不再这么做了,偶尔上上社交软件看看别人的拍摄的东西,感觉也挺好的。”

“这真是可惜.......”

就在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聊天时,突然发现,左右两边的人群开始慢慢的增加,群体间那种相互剑拔弩张的架势也渐渐地加强了起来,围观的人群也渐渐地开始把周围的地方围得水泄不通,他们不再各自自顾自的诉说着自己的理念与诉求,转而相互间开始冲着与自己不同声音的人群开始嘶吼与咆哮。

“你们这样是在助纣为虐!”

“数据正在成为一种新兴的科学宗教,这会毁了我们的社会!”

“野蛮!原始!不懂科学!科学技术是服务于人类,帮助我们更好的生活的,对科技的恐惧和憎恨才是会毁了我们的社会!”

“你们难道认为过回农耕的原始生活,那样才好吗?!”

“我们不反对科学技术,技术不分好坏,而是看使用它背后的人。我们反对的是胡乱滥用,肆意的侵犯人们的自由。必须对这些深藏于技术背后的人们进行规范,一味追求效率,冰冷的数据和算法只会让人失去人性和温度,沦为机器与数据的奴隶!”

“科学技术的发展需要一些容错性,要允许在一定范围内的试错,这种尝试是伟大的,是技术进步演化的必经之路。企业的商业化推广与应用,是让这些个演化成为现实的最好的方式,至于一些商业涉及到的一些伦理问题,那是可以讨论和协商的,这问题得由监管部门牵头出面进行干预,与我们无关与技术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