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十四章恒界之乱风雨飘摇(1 / 1)

幻世掠天记 心渊无底 6069 字 1个月前

距离仙界之战过去了俩年,幻羽回到恒界后每天都陪在静静身边,俩人惊奇的是,这俩年一次都没出去过,就闷在住处干聊了俩年,直到今日俩人,走出来住处,来到了大殿广场,刚一到广场就见花南风和肥猪…还有满嘴漏风青年哭丧着脸蹲在地上脑袋顶着个盆,幻羽哑然愣在当场,还没来的及想是怎么回事,幻羽身旁的静静噗呲的笑了起来,这时红衣少女陈熙拿着一个鞭子、走到华南风几人的面前,先是咬了下嘴唇,挑了下头发,眼中有寒芒看着三人,柔声说道老娘身材好吗,是谁组织偷看老娘洗澡,华南风反应那叫一快,还没等澡没说完一脚踢踹翻了他身旁肥的向猪的胖子,怒声道你个死膀子,又用极速语调频率说你俩个王八蛋,你俩是去偷看陈仙女洗澡,还骗我说陈仙子得到了一本好书没读懂,知道我学识高叫我帮忙观看讲解,其实你是来偷看陈仙子洗澡叫上我是为了事情败露时替你们被黑锅,胖子开口反驳刚说你个…

没等胖子话你字说完,花男风又一脚踢翻了胖子,开口厉声你什么你,你个禽兽不如,花南风怕胖子开口说出他是主某,就又是一脚,胖子又被踢翻,却坚毅的在脚还没踢到前说道:华南风你无耻小…

话又是没说完就又被花南风踢翻,花南风又开口小你鬼,看你这样是死不知悔改,我就提陈仙子好好教训你,膀子旁边的.满嘴漏风的青年见这架势也不敢开口说出华南风是主某,也冷声说道:你个死胖子说陈仙子找我然后我就跟你来了,来了才知道你是来偷看陈姑娘洗澡,说完这句后,满嘴漏风的青年就换了一副正气凛然的表情,厉声道:我见你死胖子要亵渎陈(一激动磕巴上了)陈,陈,了半天才说出姑娘的…的身体

我…我…我…就拼命阻止可…可…可…是,说道可是时,又换了一副愧疚的表情,继续说道唉可是我修为不…不…不…不够,没有能…能…能阻止你这个禽…禽…禽…他m的兽,说完这句后满嘴漏风的青年脸上一丝得意一闪而过然后也对着胖子全打脚踢,陈熙岂能看不出这俩人是一样货色,只是没有揭穿在旁妩媚冷笑看着这三人的表演,幻羽余光一闪见陈熙在场,就牵着静静的手正预离开,可陈熙余光看见了幻羽,直接柔声嗲气叫了声幻羽哥哥,幻羽一脸惊噩木那一瞬,就在此刻陈熙故意左脚绊右脚,啊呀一声后扑倒了幻羽的怀里,

然后又变了个姿势蹭着幻羽的胸膛,又抬起贴在幻羽肩膀的头,向幻羽脸庞呼出一口香气,幻羽整个人瞬间从惊厄到木那,虽然幻羽失了神,但心里知道这女人又是故意的,这些年他一定一直在看王不二那本青楼的书籍,幻羽正在思量中时,幻羽身边的静静一把推开了贴着幻羽身上的陈熙,拉着幻羽的衣服说:我们走吧这里不干净,又狠狠瞪了陈熙一眼,幻羽憨憨的点了点头,俩人向住处走去…陈熙借力是故意装作被推倒在地上,以及其诱惑的姿势倒在地上,然后点起下巴扭过头正要开口使用王不二书上写的青楼女子在这样场景时的台词,可扭过头时幻羽俩人以经只剩越来越远的背影,陈熙先是叹了一声然后用眼睛狠狠wan了一下静静的背影…然后站起身,这时的花南风依然在表演着可能是太入神,全然不知刚才发生的那一幕…俩人还在痛打肥的像猪的胖子,一边打一边骂,陈熙回过头看向几人,因为还在刚才被静静推开的气头上,也不理会王不二那本青楼的书上写着女子该温柔的事,二话不说直接露出火爆的性格向着三人一顿大鞭子,花南风三人本来因为说黑夜少女的胸不大,被黑衣少女罚蹲着顶盆一天,却又被陈熙发现三人偷看洗澡,现在走也不是不走一定挨顿暴打,三人是骑虎难下,

但是面临最近的暴打除了花南风俩人直接逃跑,陈熙见俩人逃跑想要追去,但见一向最诡诈狡猾华的南风居然没跑,陈熙满脸差异满脑袋不可思议本能的问出你怎么没跑,花南风一脸苦瓜相,连连哀叹开口说道我哪敢跑啊,我要是跑我家那位不得给我淹了,陈熙一听瞬间明白,火气又上了头,对着花南风又一顿胖揍边打边说道有女人还偷看我洗澡,陈熙又打花南风一个时辰才罢手,陈熙看着一脸苦瓜的华南风,心里却隐隐感觉到花南风的道侣一定是个明老虎,心里为花南风默哀了一分钟转身回到住处,花南风见陈熙走远低估道女人都你m一个样,老子……………

此时幻羽和静静走到界主府,俩人踏步进去后,俩人同时坐在了一张木头制作椅子,静静习惯性的双手抱着幻羽的腰,俯身贴在幻羽的胸膛上,看着幻羽失去的双臂眼圈又一次红了,心里想着这是一个可以我去死的男人,虽然我不是他心中深爱的那个静静,但我能感受他对我的爱和那个被我夺舍的静静是一样的,

想到了里心中暗自定决定,这一生我都会陪这个男人身边,不会在做对这个男人有伤害的事情,想到这里时、双手又加重了抱幻羽的力度,然后看向幻羽,此刻幻羽正在柔情看着他,俩人没语都在互相享受互相的爱意,直到夜里、俩人双双上了床,静静退下衣服正和幻羽在床榻上准备雨水之欢时,静静突然脑中翁鸣炸响,疼得静静尖叫了声,随后静静脑里最后一丝记忆解封,一段信息冲刺他的大脑…过了一刻钟静静脑中的记忆逐渐清晰,脑中有段影像一个女婴正在吃奶,这时一个和幻羽模样很像的男人手提九龙抢,闯了进来没有话语见人就杀,随着时间推移血染红了天,这时出了一个正在喂奶的女人和女婴族内在屠杀殆尽,那个长的和幻羽很像的男人,提着九龙慢慢的走向喂奶的女人和女婴,提枪便刺喂奶的女人,女人开口道:求求你让我喂完奶希望我孩子能吃顿饱奶,长的和幻羽相向的男人沙哑开口别怪我我也是奉命不然我恒界也会被屠杀,我没得选一枪赐死了喂奶的女人,随后抽抢闭眼在次出抢刺向女婴,就在抢风撕裂女婴的嫩肉时,一把长剑瞬息而至撞向长枪随后一只手破天而来捞走了女婴,女婴在被大手捞走之前,眼睛狠狠盯着长的和幻羽相似手握长枪的男人,长的和幻羽相似的男人右手握抢改成双手刺改成拍,瞬间击飞了撞来的长剑,脚一躲瞬间出现在大手旁,正要抬抢刺去大手和婴儿瞬间消失,长相和幻羽相像男人嘶吼一声,静静的脑中的影响在这声嘶吼结束,此时趴在幻羽身上的夺舍静静的轩辕依依,猛的起身推开了幻羽眼中瞬间流了泪泪中又布满杀气因杀气影响泪瞬间结了冰,拿起长剑刺向幻羽,幻羽不知发生了什么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向自己杀来幻羽还是柔情的一笑没有躲,迎着剑锋抱向静静,剑噗的一声穿过幻羽的胸膛幻羽胸口喷出血贱成了地,幻羽用胸膛穿过了剑身到了剑柄处,顿了下心念一动灵气化成双臂和双手接在幻羽的断臂处然后把静静抱在怀里,柔情看着静静说了句没事别怕有我,夺舍静静的轩辕依依心里一柔后,又被仇恨覆盖再次推开幻羽又一剑刺向幻羽,幻羽依然和上次一样用身体穿过剑身抱着夺舍静静的轩辕依依,又反复了一百多次幻羽没有疗伤依然重复之前的做法,夺舍静静的轩辕依依没有在次推开幻羽,扑倒幻羽的怀里哽咽着没有说话紧紧抱着幻羽,轩辕依依这时的心里运动及其复杂,抱着幻羽也只能成立一个女人的恨爱不能自.已的无助,可能是女人天性才紧紧是想找个胸膛而已,过了一柱香后夺舍静静的轩辕依依,先是柔情看了一眼幻羽,又是恨恨的咬了下牙脸上铺满了茫然的妆,然后收回眼神转身向个凡人一样一步步向远去走去,幻羽拉着长长的血线跟在身后,夺舍静静的轩辕依依没有转身开口别跟着我我想一个人静静,你若在跟来我就死给你看,幻羽停下了脚步就立在原地说了一句我在这等你,直到你回来,夺舍静静的轩辕依依回头又看了幻羽一眼,转头一步步走远幻羽立在那里眼睛睁到最大顶着足见消失的背影,当眼力以看不见幻羽开启神识又见到了远去的夺舍静静轩辕依依,轩辕依依一直向前走着一步一步又一步,幻羽神识也一直感应着轩辕依依的全身………一晃一百年过去了轩辕依依的步伐依然是一步一步又一步没有停歇一直走着,幻羽的神识感已经应不到他认为的静静的轩辕依依了,幻羽一百年没有动过他身上的剑窟窿正常来说早就愈合了血也在一天内凝固不流了,可幻羽他却用法力让剑窟窿无法愈合让血无法凝固一直流,虽然说仙界人身体强大到令人发指但也不能像幻羽这样消耗血造的没有消耗的快,所以幻羽在98年时血就流干了现在是造出来的血瞬间流干,幻羽现在身体一层干皮包骨架,脸上凹陷到五官有缺,只有一双眼睛有着光彩,这双眼睛依然盯着在他眼里的静静走的方向,这一百年间恒界所有人跪求过幻羽修复身体,也有人出手帮幻羽修复身体但都被幻羽以杀或以死胁迫退走,这一百年间花南风黑衣少女也天天过来,起初是劝,后来有段时间在幻羽旁边领着一群他的孩子在这里玩耍,在后来就每天在幻羽面前,揉着黑衣少女软软处,黑衣少女配合的娇c……然后讲着王不二青楼书中的故事绘声绘色讲到经典处还要拉着黑衣少女演练一番……见幻羽依然没有反应……后来发现这样做不是能对一个情种激起好色的念头,反而会让他更思念,接下的日子每天都会带着一群人在幻羽身旁讲一些笑话和吹一些牛逼,讲笑话时花南风带来的那些人都配合哈哈大笑,牛逼吹气时他带着那些人都会各自投来羡慕的眼神,讲到精彩处时有人会把桌子搬过来让花南风拍案抽扇,花南风见幻羽也是没反应,后来每天来看一眼后就回去了,

这一百年间白眉天老来过几次起初是劝说后来就打骂,在后来就忙着开始封锁幻羽的消息传出去万域造反,忙完后又派遣人手寻找他们眼里不是静静的静,在后来求了白家俩个主魂和分魂的老祖,之后就没有在来,白家老祖也来过打骂过也劝过………但依然无效,白家老祖走前叹息了好久…开口低语道小翠啊如果当初我和你的儿子一样痴情是否你会嫁给我,又低语我答应保护他,他这样不会死也算做到了,这一百年间红衣少女陈熙天天来,刚开始时来到幻羽旁先是扭动诱人的身姿,然后劝说,幻羽依然不动不语不理会,陈熙这样做了一个月见还是没效果,就开始每天在幻羽身前跳舞唱歌,又做了一个月依然还是那样,陈熙又来到幻羽身边这次准备了浴盆卸掉衣服撩起水花下水洗澡,在幻羽视线内吐着香气跳舞起初幻羽脸上有红色,身下小帐篷鼓起过,陈熙见有效就天天这样一天俩天一个月,刚满一个月那天时,陈熙正在幻羽面前退下衣服洗澡余光发现了每天来偷窥他的俩人,俩人正是满嘴漏风的青年和胖的和猪的小子,,二话没说穿上衣服提剑就向二人下身砍去,在陈熙怒火剑光中俩人差点就全部被淹了,庆幸的是满嘴漏风的青年直接跑到死亡流域躲了起来,直到现在都没敢回恒界,陈熙追杀了满嘴漏风青年三年因为没找到就回到了恒界,又开始在幻羽身裸舞这次幻羽一点反应也没有,陈熙又幻羽身前:这一年先是卸去衣服,沐浴再是跳舞见幻羽依然没有反应,后来陈熙传起了以前的红衣天天来到幻羽身边开始讲故事,又过了十个月故事几乎讲没了,陈熙就说起了他的这半生从小时喜欢了幻羽发誓长大了要做幻羽的道侣,然后又讲述了他这一路的修炼,生怕配不上幻羽的苦修经历,讲完这个又讲了王不二的青楼的书,又讲述了他心情和心理动态等等……就这样讲了五个月…五个月后陈熙把他所有能说都说完了,他就不用每日回去先是哭一场,在去准备明天见幻羽的事情,就坐在幻羽的前方一直盯着他看,白天一动不动看着幻羽,晚上就躲在幻羽身后,趴在地上抱着幻月被月光拉长的影子,一直哭但哭泣声没有发出来,因为怕幻羽想到伤心处,陈熙就这样过了九十五年,也是痛了九十五年,唯一支撑他陪幻羽到现在,是幻羽在还在身旁,对于陈熙来说只要幻羽在他身旁就足够了,就算这样过一千年陈熙依然会陪在幻羽身边,………………………这时死亡流域边有个倩影倒在地上,满嘴漏风的青年见此,心声卡油之念,直接从草丛中飞身落在倩影身旁,伸手扶起了倩影,正欲用手乱摸时,却见到了倩影的脸,满嘴漏风的青年赶忙收回了手,又赶紧的取出一枚灵力丹放入倩影的口中,然后退到一旁呼唤一声静静姑娘,白衣倩影因为吞了灵力丹全身耗费的灵力得到补充,和听到有人呼唤瞬间睁开了眼,满嘴漏风的青年见静静睁开眼,眼珠一转赶忙开口道刚才要不是我在你就跌进死亡流域了,静静一听就知这小子是来邀功的,静静没有吝啬把储物戒子直接丢给满嘴漏风的青年后,开口说道你回恒界去给我带个话,我不是他的静静我是轩辕依依,是和他有着灭族之仇的轩辕依依,在告诉他,他的静静早已经被我夺舍了,说完后轩辕依依站起身向远走去,满嘴漏风的青年虽然一脸懵逼却跟上了轩辕依依,轩辕依依感觉到满嘴漏风的青年在跟着他,轩辕依依脚步没停怒声开口到还不去,你是想死吗?满嘴漏风的青年赶忙赔笑解释道:不是我不去,而是我回去了死的更快,还不如跟着你,就算死也死在美女的手上,轩辕依依停下脚步,说道那你就去死吧,回手一掌向满嘴漏风青年的天灵拍去,就在掌风触及到满嘴漏风的青年天灵盖时,满嘴漏风青年没有闪躲,却脱下裤子,然后开口说道:我喜欢你,死也得对流氓一次,轩辕依依在这诡异的一幕愣住了手掌停在满嘴漏风青年的天灵盖一寸处,满嘴漏风青年见此,心想怎么都是死,先个占便宜在说想到这里,趁着轩辕依依愣神之时直接扑倒了轩辕依依,

“““”””本章完了””“”“”

“”敬请期待下一章风雨飘摇“”

轩辕依依也是苦命的人

一世被爱俩世仇,难割舍难血恨

陈熙更是苦命的人

痴情路悲尽头隔面间抱影哭红尘

白家老祖情殇的人

前尘颠沛去空守半语花白发

花南风浪荡的人

双指破窗见翘人

黑暗帝君悲催的人

昨日之息换今日之醒

醒来继续息

白发苍苍老者

执剑屠乾坤踏步震昆仑

求败万万年得后人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