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龙马精神(1 / 1)

有琴 沙勿近 2267 字 1天前

“四...四...十四个弟兄...”老葛终于说出了确切的数字。

“什么?!?!”林天赐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两眼发白,感觉整个天空都亮了起来,“不就一栋老破房子吗?你开什么玩笑!能搭进去我十多位弟兄!”

林天赐在黑暗里怒吼,已经顾不到身旁熟睡的妻子了。

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这本来是信手拈来的挑拨玩弄,搭进去一个人,就要费很多很多的钱把他们给弄出来,这一下子搭进去十多个,许振勇给的那些都不够看!

这笔买卖登时就变得不划算了!

“我真没开玩笑林哥,”老葛回想起前一刻觉得那都是噩梦,“林哥,您从哪打听来的这么块滚刀肉啊,不是我说,咱这点人手都不够给人送菜的啊...”

“...”林天赐脑袋昏乱,什么也都说不出口了。

难道那小子真有来头?

迷迷瞪瞪的挂了电话,浑身无力地落在床上。

“要真有什么来头,现在也没办法回头了,搞了人家家里人,我一大区主管,总不能跟人家新兵小子赔礼道歉吧。”林天赐摇摇头,却是再也睡不下,生怕做噩梦。

任平生早早就到了办公室,同事们陆续上班,只见任平生满脸疲惫,脸上的黑眼圈举目可见,想必是昨晚没睡好。

一干同事们叹叹气,可人的小翠也是满脸不满,许振勇那撑腰的人要来了,明知道今天会给整,谁还能睡得好?

“哈哈哈哈哈大家早啊,”从不早上出现的许振勇兴兴冲冲地走了进来,春风满面,“得到消息,咱们的区主管决定早上就要过来!要看看同事们早上最为旺盛的工作气势,大家可要为我长长脸啊!”

“来,咱们下楼!用最热烈的口号欢迎咱们的领导!”许振勇振臂一呼。

“许主管,咱们哪有什么口号啊…”有人提问道。

“没有吗?”许振勇脑袋一转,看见一脸惫色的任平生,心下更喜,“那就任平生说一个吧,我信得过任平生!”

提问的那人本来只是想反对一下这个提议,没想到变成麻烦转给了任平生,不由一脸抱歉地看着任平生。

任平生却满脸地无所谓,“不如就‘欢迎大区领导莅临公司,在领导的带领下公司生龙活虎,龙马精神’吧。”

许振勇没想到任平生一脸没睡好的样子脑筋还能转这么快,愣是没难到他,让他凑合过了关。哼了哼,便带队下楼迎接大区主管了。

阵仗不大,办公室的十来人都下来了。不多时,一辆大奔从远处驶来,在司机为领导开门时,口号适时响起。

“欢迎大区领导莅临公司!在领导的带领下公司更加生龙活虎,龙马精神,龙马精神!!”

想象是这么喊的,其实龙马精神四字只喊了一次,因为喊第一次的时候十多人都愣了愣。

龙马精神?咋觉得咱们的大区领导最需要的其实就是龙马精神呢?

瞧这大黑眼圈,就跟任平生差不多,领导昨晚也没睡好?

大伙隐蔽地看了看任平生,又看看大区主管,仔细的比对比对,只见大区领导恨恨地用目光刮着许振勇。

林天赐下车听着口号脸就黑了,更加龙马精神....

林天赐后半夜就根本没睡着,要不是许振勇跟自己是一伙的,林天赐真的怀疑是许振勇憋的坏。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林天赐很快便转变好了自己的状态,身为领导这些要向员工展示的面貌还是要有的。

他见过任平生的照片,一个个人扫视而过打着招呼,唯独跨过了任平生,连任平生的脸都没有看。

在场中谁都看得出来,但没有谁敢为任平生出头,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是曾经的红人梦南星也只能为搭档分担一下压力,暗中拍了拍他的背。

在此后的整整一天,林天赐许振勇都一份一份的工作压在任平生头上,压得任平生连抬头的时间都没有,两人在办公室细细得品着茶。

“小勇啊,这次你可真是给我添了大麻烦啊,”林天赐一口一口抿着杯中茶,眉目不抬,“那小子可不简单啊,你孝敬我的那些连着我的养老本都搭了进去。”

“老大说哪里话,那小子顶多就会些拳脚功夫,您也看到他现在正给咱们压一头呢不是?”许振勇嘴上说着,心道:老滑头,又想接机讹我,看你还能说出什么鬼话来。

林天赐扫了扫许振勇,心知这小子不信,“我可真不是逗你玩。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一脸没睡醒的样?”

许振勇扮作洗耳恭听。

“那小子的家,吞了我十四个弟兄,我现在还指不定怎么把他们捞出来呢!”林天赐一字一句地道。

“哈哈哈大哥真会说笑,就一栋破房子,它也不能吃人....”许振勇一脸哈哈样。

“你小子别给我打马虎眼!”林天赐已经是怒目圆睁,手指点在许振勇胸口上,“老子没跟你开玩笑,那小子的家就跟个堡垒一样防卫森严!我那些弟兄的确是想要动动手脚,可还没动,一个个跟给活吞了一样!”

许振勇是什么人,从林天赐的脸上他看不出有半分撒谎,如果林天赐的演技真的那么引人入胜,那他许振勇愿败!

“我派了些兄弟过去跟人家谈判,可人家直接又把我的人捞过去了,这事因你而起,你说怎么办吧!”林天赐已经不想看到这张脸,转身去看了窗外。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这也就说明对方的实力,根本就是难以想象的大!许振勇阴森森地看着林天赐的背影,牙齿都快嚼碎了!

在清楚了解对方的实力如此强劲,今日还要往死里得罪任平生,这根本就是知道自己跑不掉了想把我许振勇死死地拉在一条船上!许振勇拼命按耐住要把眼前这个背对着自己的灰胖男人锤烂,但银牙都要咬碎了!

从牙缝里挤出一丝陪笑地语气,“大哥,您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小弟我再不相信,有点不识抬举了。”

“大哥,这事小弟浅薄,不知怎么处理,请大哥明言。”一口一个大哥,堆出了一份恭敬。

如果任平生的势力真的大到这种程度,他许振勇的老大都说吃了亏,那他许振勇算什么?充其量就是个送菜的。生死存亡,如果真的需要拧紧一股绳才能够生存,那哪里还有别的选择。何况现在已经彻底开罪任平生,回不了头了啊!!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