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亚元葵附体(1 / 1)

残魄御天 冷羽无情 2868 字 9个月前

“素大师,释公子请您去一趟,他说有一个人自称能够品龙凤吟。”从雅间离开的侍者来到一处酒屋,这里面酒香四溢,但是站在门外却半丝也闻不到。

“哦?我今天还要酿酒,转告释公子,不能出席。”小屋里的人只略微惊讶便拒绝了。

“是。”侍者正要离去,便遇到另一个人匆匆而来。

“素大师呢?”

“邬大师,素大师在屋中酿酒。”侍者回答完便离开了。

“邬老,您怎么来了。”小屋的门打开,里面一个略微削瘦的人正从酒缸中舀出一勺酒轻嗅着。

“小冷,外面有传言,传言说有人在园中品出了龙凤吟,现在已经传得沸沸扬扬。我记得你之前说过,龙凤吟有一个缺点,是连你都品不出来的,为什么你不出去见见。”邬老说道。

“邬老,这么多年了,这样的流言没有一千也有八百,邬老又何必激动。”素冷一头短发肤色暗红,声音也略微中性,或许是海族的关系,从身材体型看不出性别。

“小冷,这次不同,这个人不同,他的手法不同,应该说他的喝法不同,他的嘴不同,已经送去数十种酒都没逃过他的嘴巴。”邬老说道。

“数十种,那些酒难道是….”素冷的动作停滞,微微扭头看向邬老。

“是,都是你吩咐给人喝的。”邬老说道。

“邬老,我能….再任性一次吗?”素冷放下了手中的打酒器皿。

“别想这么多,就算他真的品不出龙凤吟,就凭他这张嘴也一定能提升我们的酒品。实在不济,老头子我大不了甩手不干了,陪你一同去个没人的地方酿酒。”邬老笑道。

“放心吧邬老,若是此次还不行的话…..”素冷闭上眼吸了一口气。

“如果不行的话,我就将配方和酿酒方法交给园中,这也是我自己许下的诺言。我们走吧邬老。”两个人离开酒屋去往前厅酒楼。这时候秦宇正在大厅里一个人坐一桌,菲樱和路露嘉在身边,整个酒楼上上下下都看着,侍者陆陆续续地上酒,每一种酒都是一样的酒坛等他品。

刚开始路露嘉也不明白秦宇想作什么,可是当她看到素睦亲自主持,台上有整整四位品酒大师的时候她就明白了。秦宇打从察觉到自己犹豫的时候就已经没有打算与释洳合作了,他只是借了他这只鸡,生出一个金鸡蛋。否则无论是她自己还是释洳都没有这么大的面子能够请得动这么多人。而且秦宇竟然真的知道这些酒什么是什么,这让路露嘉都惊奇。

看他那喝一口闻一下就知道是什么酒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酒神驾到,平日里人满为患的大厅如今只有他一个人,应该说是三个人。当他品过第二十八种酒的时候,素冷和邬老终于到了,议论纷纷的酒楼安静下来,故香园的人摆开阵势,看这庄重的样子不像是要动手。

“你是秦宇?”发话之人是男是女秦宇不太分得清,因为是海族,声音也较为中性,不过这声音对秦宇倒是没有多少敌意。

“素大师,小子便是秦宇,请恕小子之前狂言,不过关于这酒….”秦宇就像变了一个人,之前在那雅间里的秦宇和这个秦宇根本不是一个人。

“我素冷是什么人无人不知,你觉得有什么不对便直说,也无需保密,但凡有助于我们故香园改进酒品的意见,我素冷欣然接受!”素冷神色很严肃。

“素冷?”秦宇看了路露嘉一眼,她不是说是素睦吗。

“龙凤吟香醇可口,给人的感觉不像是酒,过吼入腹也只能感觉到一阵清爽自腹中涌起,直到酒香顺着鼻息浸入肺腑,它就像是火星,瞬间点燃了饮下的酒。顷刻间犹如龙鸣凤吟彼此感召呼应,浓烈的灼烧在胸中激昂,只饮一杯便全身炽热,胜过一切烈酒。”

“在这灼烧炽热之中本源之力迅速消耗,意识身体和四肢百骸都备受刺激,酒劲过后无论意识还是身心都处于极度放松状态,不仅有益于修炼,更能舒缓意识放松身体经脉,可以说是一种神奇的灵酒。”秦宇将自己最直观的感觉说出来。他不懂酒,但是能喝,这感觉是任何人都比不了的。

“这….便是秦先生所说的不足?”素冷的脸色无比平静,从她的目光中秦宇看出了有那么一丝失望之色。

“大师别急,这是龙凤吟的妙处,但同时也是不足之处。因为太过浓烈,一般混尊只要将一小杯一饮而尽便会醉倒,一旦过量就会陷入昏迷,所以即便是九宾礼也只上一杯。虽然所有人都知道这一点,可是没有人知道这是为什么,哪怕大师你尝试过细改酿酒方法,或者是调整配方,从用材到用量都做过调整,但依旧无法改变。不是失败,就是效果一样,是这样吗?”

秦宇复述意识里亚元葵告诉他的话,他不是酒神,但却有一个真正的酒神附体,所以他才敢行此惊人之举。

“先生所说不错,莫非先生知道问题出在何处?”素冷有些激动地问道。

“请恕我卖个关子,大师能否带我去酿酒的地方看看,既然从材料到手法配方都试过更换,那么问题多半是出在酿酒的地方。”秦宇说道。

“酿酒的地方?”素冷思索了一番,她一直以为是配方或者手法有问题,所以现在她把园内的酒师都找来了,但是秦宇却说是地方不对。

“若不方便也没关系。”秦宇知道这个要求有些强人所难。

“先生误会了,先生请~邬老,有劳你们在这里等等。”素冷交代了一句便带着秦宇离开大厅。

两个人来到酿酒屋,进院子有阵势隔绝和清除身上的杂菌,沿途有四五个阵势,所以从外面进来是绝对干净的。一路上秦宇像个狗子一样走两步就要闭上眼睛闻一闻,怎么看怎么像在作秀。从外面一直闻到门口,半丝酒香没闻到,一直到走进小屋,浓浓的酒香扑鼻而来,秦宇深吸一口。

“这里就有了~难道我猜错了。”秦宇自言自语,这里是酿酒的地方,这里的酒香还不是龙凤吟的酒香,但是秦宇依旧从香气里嗅到了那一丝气味,说明是在还没酿成的时候就出问题了。

“大师,龙凤吟的酒香也是单独酿造蒸馏的是吧,我刚刚嗅到了一些气味,我试着将它们分辨后说出来,若有不对请予以指正。”秦宇说道。

“先生请讲。”素冷并不在意,若是靠闻就能知道配方,那么龙凤吟早就被别人酿出来了。

“嗯~茯苓金香花,前子,元杏,红月豆蔻粉……”

秦宇尽自己的嗅觉和意识来分辨气味中的各种不同,这是意识变化神识之后才能做到的,因为神识自己无形,是一种态,所以同样无形的气味气息进入之后也都有不同的表现和反应。他闭上眼睛站在酿酒小屋中,口中不断说出一种种灵材的名称,仿佛整个人全身都在呼吸,而不止是靠鼻息来嗅。

素冷早已经目瞪口呆,她从未想过这世上竟然有人能只靠气味就分辨出龙凤吟的佩服,虽然这里是酿酒屋,还残存这一些原材料的气味,但那都是经过加工过的。不过龙凤吟的酿造是分为两步的,秦宇的关注点不在酒而一直在气味,难道说出问题的是气味提取上。

总之素冷非常吃惊,龙凤吟的气味是混合气味,就单是清新芳香提神醒脑这一种就是好几十种混合提炼出来的,可是秦宇竟然还能分辨得出来。如果不是她百分百肯定配方无人知晓,她真的要以为是秦宇把配方偷走了。如此一直过了数百息,秦宇分辨出了六十二种芳香剂里的四百多种原材料。

素冷不可置信不说,秦宇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因为这全都是亚元葵告诉他的,寻常人喝的酒用一两种原材料就已经够了,可是修炼之人的灵酒却有这几百种。如果不是秦宇把分辨到的气息准确传达给她她才判断出是哪种灵材的,秦宇也差点以为亚元葵是不是从哪里见过这种酒的配方,否则这真的太假了,假到他自己都差点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