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千骑狂怒斩(1 / 2)

残魄御天 冷羽无情 3797 字 5个月前

虽然森熙前脚离开屋顶后脚就被发现,一时间城主府立刻喧嚣起来,可是晃眼一看那笼子还关着,里面的那团雪白也还在,所以都不知道什么东西被偷了,只是知道有人闯府。在这天源魔骚乱的城中,很自然就认为是天源魔,因此特洛伊瓦哪里敢下令去追,他第一道命令就是收缩兵力保护自己和家人,其他的都先不管。

而这时候城里还在调动卫兵,可以说是一片混乱人心惶惶,简直不要太顺利,等到他们严密防护全城街市巷道之后,森熙早已经带着雪瑞兽来到了地下城入口。这里是不允许人直接进入的,需要有相关手续,但是火陨儿已经等在了那里,她早就组织好了一个佣兵团准备入谷狩猎,森熙就是成员之一。而且是早在中午就申请好了手续,有城主府签发的公函,一切顺理成章出奇的顺利。

现在差的就是秦宇了,按照他的计划城中有天源魔出没,还是拥有飞行能力的天源魔,那么城主府最明智的决定就是驱除而非围捕,因为在漆黑的夜空中你不可能抓得住会飞的东西,除非你能弄出一颗太阳照耀大地。而一切也是如此进行的,只是他唯一没有料想到的是对方除此之外还安排了伏兵。

这时的秦宇落在了面向傲雪谷方向的城墙上,看着城中一片混乱的情形,他将手中的文牒焚毁,然后换上黑衣准备离去。从这里俯冲迎着风雪滑翔的话不到半夜就能到会和点,这时候火陨儿他们应该已经出发一段时间了。

“不好意思了,虽然你们都是十恶不赦,但我也不是什么执法人员。只是非常时期当行非常之法,我就暂时忽略咯。”秦宇张开翅膀从城头离去,他让亚蒂调查的都是罪行累累的人,傲雪城龙蛇混杂,这些人有各种方法混进来。

事情结束后秦宇飞身离开,然而刚下城头没有多久他就感觉到自己被盯上了,身后拖了一条尾巴。想转左边发现左边有手,想去右边右边也有手,所以他一头扎进了傲雪谷。然而到了这里才发现已经中了圈套,对方在下面早已经布置好了网,就等自己钻进了。

“跑啊,怎么不继续跑了?”身后十数人都装备有翼装置,其中两个是骑士官。而骑士官的战力秦宇见过,因此他的脸色异常凝重。

“原来是骑士官大人,不知几位大晚上追我到这里意欲何为啊?”秦宇放下自己的帽子挠了挠头一副憨厚的样子。

“意欲何为?好一只伪装的天源魔,刚刚在城中犯下无数血案,现在却装作懵然不知,你以为我们可欺不成!”身后天空中一位骑士官直接出手,腰间长剑出鞘笔直斩落,秦宇不闪不避以手上蓝光刃稳稳接住。仅仅是凭借着手臂力量的斩击,秦宇便觉察到一股巨力传入手臂,竟然将他的力流打乱,差点就把蓝光刃斩碎了。

“这位骑士官大人,我是布一诺学院的学生,我的名字叫秦宇,这是我的学生证。这次来傲雪城是受到事政厅的委派前来完成任务的。之所以会通过城墙离开,那是因为傲雪城已经封城了,不允许出城。而我们布一诺学院明天便要上课,因此不得不出此下策。这的确有违规之处,还望诸位大人海涵。”秦宇转变策略,这两个人他还在真不一定打得过。

“学生?”其中一位骑士官略微迟疑,事关学院由不得他不谨慎,而且学生证这种东西不可能是假的。

“不错,我还有一位师姐在城中,她身上有事政厅的事务委托函。”秦宇说道,委托函算是最有力的证据,只是如果火陨儿他们没有委托函就出不来城,所以没有在他身上。

那位骑士官有些相信秦宇的话了,一来是他说辞没有破绽,人证物证都有,二来刚刚挡住自己一剑的那蓝光刃的确是灵纹激发,而众所周知天源魔是无法修灵的,更不可能灵纹外放。秦宇也看准了这个机会继续开口。

“我师姐现在应该正在前往雪龙军团的傲雪谷驻地,临行前她还给了我这张火卡,二位骑士官也是雪龙军团的人,只需要跟我去前沿驻地一趟便知道我所说的是真是假了。倘若我当真是伪装者,那么到了营地更加无路可逃不是吗?”秦宇自信这番说辞可以说动对方,因为他没有任何理由不信。

反正他也是要去营地的,自己去还是和眼前的人一起去也都一样。可惜的是事与愿违,一只与他对话的骑士官是几乎被他说动了,但是另外一位骑士官却始终一眼不发,在他说完这些话递出学生证的时候,突然之间一束寒芒闪过,秦宇立刻身形暴退躲过了致命寒光。

那剑尖就从他的脖颈前掠过,锋利的剑刃释放的寒气比这飘舞的大雪更加刺骨冰凉,秦宇面前飘落的雪花都被切成了两半,连通他手里的学生证也因此一分为二。

“不要再装了伪装者,那秦宇已经死在你手里了吧,所以你拿了他的学生证在伪装他的样子,别说是你的师姐,恐怕除了父母亲人没有谁能第一时间感觉到你有什么不同。”

另外一位骑士官果断出手,他的态度与另一人截然相反,一剑之后再出一剑,秦宇避无可避只能以蓝光刃抵挡,同时脚上灵纹浮现加上翅膀在雪中闪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