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一章 火焰的来历(1 / 1)

残魄御天 冷羽无情 2236 字 11个月前

“轮回丹这种东西纵使我秦岭也是千觅不得。”秦宇摇摇头说。

这个回答虽然是意料之中,但是李风还是不免有些失望,其他人也暗自摇头,果然这种东西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寻觅到的。

“虽然没有,但是有关的消息倒是有一条。”随后秦宇的一句话立刻就点亮了在座所有人的眼睛。

“先生您说什么!”

李风手里的茶杯被翻倒在桌上,他差点没从椅子上跳起来。真能找到轮回丹家主就能突破了,只要渡过了生死之劫,不知这万江城没有赵家的事,甚至还能进军元素域。

“不瞒执事,这次我之所以会来到凌家也是有原因的。之前我秦岭收到一笔交易需求,对方需要凌家代代相传的豸焰解一种奇毒,而代价就是他能提供给我秦岭一条有关轮回丹的消息。”秦宇说道。

“先生此言当真!”李风表示怀疑。

“这是附带消息,就算无法找到轮回丹,他给的东西也足够我帮他达成需求。至于信与不信,还请执事和在座的各位自行斟酌。”秦宇煞有介事的说。

几人都陷入了沉思,这种东西就算是谣言他们也会派人调查调查,更何况是和秦岭有交易关系的顾客提供的消息,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点保证。

“豸焰疗毒并不是什么难事,不过鉴于这个消息的真假有待确定,所以接下来我凌家还有一些需要的东西,希望先生能够稍微优惠一些。”李风说道。

既然不管怎么样都要查探这个消息的真假,那就借这一点多赚一些好处。秦宇心中暗道一句老狐狸。

“希望执事大人不要太过分便不是问题。明日我便会离开,所以今晚完成所有交易,不知李风执事可否有什么问题。”秦宇的回答也很模棱两可。过分与不过分的界限谁能说得清,这是反将了一军。

“先生放心,稍后清单便出。您可留下报价之后先行回到龙胤居,一切交易在天胤水榭完成,先生意下如何?”李风说道。

“这样就再好不过了。”秦宇点点头。

龙筱和宝琳两人也没有说话,这时候她们当然不可能说也想知道那轮回丹的消息,否则就是明着挖墙脚。

秦宇这边诸事顺利,而回到赵家府中的执事正坐在一个阵势之中。阵势外是赵家家主赵牧以及另一个执事和其他几个族老,一共六个人围绕着他盘膝而坐,打算利用阵势帮他肃清意识里的红火。

六个人合力催动阵势,他的意识从身体中浮出。地上的阵势激起,意识逐渐淡化,红色的火焰也从他淡化的意识里溢出来。六股阵势形成的力量灌入他的意识里。

六股力量冲击红色火焰,处在意识眉心处的火焰轰的一声一分为七,分别落在七魄所在的位置。他的气息立即被封锁,意识也从人形变成了一团雾状。

“不好,主体意识受到攻击了。”

赵牧脸色一变,六个人打出不同的印结,地上的阵势变动,六个印结分别锁住六朵红色火焰,雾状的意识扭曲变化,重新化成人形。

不过这次更诡异的情况发生了,出现在秦宇身上的意识变化此事此刻又出现在执事老者的身上。他意识额头中的火焰燃烧,引动了身体眉心的火焰也一起燃烧,并且离开身体。

紧接着意识这边,他的记忆片段一段段的被抽走,一种种意识之术也全部被一朵朵火红火焰包裹带入额头的火焰里。身体这边也是如此,体术和神魄也都被抽走。

这情形与秦宇修炼时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秦宇被收走的所有东西都是被融合,而他的东西却是在灼烧之中一点点的消失。

执事老人的脸色苍白如雪,呼吸也微乎其微。这般情况包括赵牧在内都从未见过,阵势一再变动无济于事,他的意识再次化作雾状,体术意术,神魄和生命气息都在火焰里消逝。

“家主,这…这该如何是好!”

几个族老有些无措,意识中的东西本来就不想疗伤祛毒一样容易,更何况根据左越的描述,他只是手掌沾了一下就惹上了这个火焰,自己等人又怎敢再轻易去触碰。

眼看着一个执事就要被这红色火焰给带走,这无疑会大大削弱家族的力量,今后必定会被凌家处处打压。像这样意识中的邪物只有凌家的豸焰或许能有救,可是他又怎么可能会出手救自己的死敌。

就在这时,阵势上空一缕精芒闪过,只听轰隆一声,同样是一缕金色火焰凭空而生直落在执事老人的意识之上。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六个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在这火焰落下之后,浸入意识的红色火焰瞬间就和他的意识分开。

“还不动手!”

一声轻喝惊醒六个人,分离的红色火焰又如鬼魅一样要附上意识。不过六人反应极快,立刻催动阵势激发力量,在他的意识周围形成防壁,同时将分离的火焰包裹,彻底将两者分开。

执事老者的意识回到身体里,他本人直接晕倒在阵势之中,虽然意识里的火焰分离出来了,但在他身体眉心的红色火焰还在燃烧,他的生命气息也在急速的流逝。

直到被包裹的火焰一点点熄灭,他眉心的火焰也才随之消失。而当一切归复平静之时,他的身体已经变得骨瘦如柴,气浮体虚。而且经络梗塞,连本源之力和灵气都运行不畅。

这具身体哪里有半点神魄境的样子,根本就是一个普通的八旬老者,早已经是油尽灯枯了。

“好可怕的火焰!”

六个人心中惊骇细思极恐,从这情况来看虽然人命救了下来,但一身修为多半是不保了。仅仅只是沾上,就已经是这样了,若是被人以火焰攻击,那岂不是当场就会陨落。

“赵家主,看来你们赵家是惹到了什么人了吧。”

一个年轻的男子带着五个人走了进来,这五人正是万宝斋宝斋会上的元素使。

“东尼元素使,您来了。使者莫非知道这血色火焰的来历?”赵牧很客气的说。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是三魂业火:命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