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精灵五区(1 / 1)

残魄御天 冷羽无情 2824 字 11个月前

双钩镇的小店中众精灵皆惊诧不已,特别是亲自调配出这杯毒药的女精灵更是不可置信。这杯酒可是她在毒区的立身之本。

“还真是不错的酒,只不过味道涩了点。怎么样,店主可是要食言而肥?”秦宇的脸上带着浅笑,让人莫测高深。如果说之前他们觉得稳拿秦宇,那么现在他们就不敢轻举妄动了。

“二位想知道什么?”店主目光示意,包围两人的精灵都退到一旁。

听到她的话,秦宇收起了笑容严肃起来。

“请问店主,这是什么地方~”

“……”

女精灵一脸错愕,那些退开的精灵也嘴角抽动差点跌倒,看秦宇这严肃认真的样子,他们以为他会问出什么让人无法回答的问题,谁知道他居然问这里是哪?

“这里是精灵王国西北部的毒精灵区,双钩镇是最外围的一个小镇,在它的前面是双神交界的自由区域,在过去便是令所有精灵都向往的艾琳亚特生命区。”

虽然很意外,但她还是回答了秦宇的问题,在这酒肆之中她见过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精灵,所以看人的目光也有其独到之处,她总觉得面前的两人有种与世不容的超脱气质,他们坐在那里就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甚至连空气和魔力都排斥他们。

“额,能说得再具体详细一些吗?这个精灵王国是什么样的地域分布,还有那艾琳亚特生命区有是什么样的地方,这些区域公认的实力强大的精灵又是哪些等等。我们两个刚来,什么都不清楚。”

秦宇是半点也不装,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旁边的雪夜天也在观察他,只要你不是他的敌人,你就会感觉到这个人很真诚,人畜无害。可是当你站在他对面的时候你会发现他是一个无比老辣的猎手,你的一切都会被他所掌控,一步步踏进他设计的陷阱里。

这种属性就造就了有时候他像是憨憨的领家弟弟,有时候又像老成持重可靠又伟岸的男人,所以对于异性来说这两款都是最具吸引力的属性。

“精灵王国又叫伊莎米娅精灵王国,是远古的精灵女神伊莎米娅建立的王国,也是精灵大陆唯一不变的主宰。王国之中有五棵不同的精灵古树,因此分为五个区域。”店主一边说一边又拿上来两个杯子,重新调配了两种酒。

“那么剩下三个区域呢?”秦宇端起杯子一饮而尽,这有些冒失鲁莽的举动却最能得到人的信任。

“伊莎米亚区有一棵生命神树,它是孕育所有精灵和一切生灵的神树,也是王

国的中心区域。现在王国四分五裂,但那里依旧是实力最强的区域,有四大神官坐镇拱卫王都,这是王国中唯一还归治的区域。”

“其次是有两大神官的北部寒区,以及南部和西南的艾琳亚特生命区,最后是大陆公认的敌区——东部神官吉格的瘟疫邪灵区。”

整个格局说完,秦宇松了一口气,总的来说这里不像是星武大陆那样地域广阔,想要行事也就方便许多了。

“那么其他几区的古树呢,神官又是什么样的存在?”雪夜天问道。从之前艾琳亚特生命区的古树范围来看,直线飞行的话最多十多天就能穿过,而它占了整个南部和西南,所以可以推断出其它区域的范围并不大。

“神官是最高等级的精灵魔法师,是荣誉更是实力的象征,一百级的魔力圆满,他们都是九十级的存在,每个人手中都掌控着强大的禁咒魔法。”

“而说到精灵古树,除了瘟疫邪灵吉格,其他区域都各有一棵,只有毒区有两颗双生毒树。每棵树下的精灵体质都不同,只能修炼对应属性或是衍生属性的魔力,也只能施展这类的魔法,所以百分之九十九的精灵都生活在自己区域的古树下。”

说着说着她自己也调酒喝了起来,她用的也是秦宇手中的杯子。只不过在喝酒之前她特地的取出了一张好像手帕的东西擦拭了紫色的双唇。

“说了这么多还不知道贵店的大名,也不知道店主如何称呼。我叫秦宇,这位是我的好朋友雪夜天。”秦宇说道。

“没什么大名,觅心酒馆不过是双钩镇一个小小地酒肆,我也不过是这小酒肆的老板,三十二级的魔导士亚元葵。”她的语气和神色带着半分自嘲,甚至从秦宇手里拿过了他才喝了一半的酒便一饮而尽。

秦宇和雪夜天对视一眼,他们都能感觉到对方语言中的惆怅,颇有一种壮志未酬却力不从心的无奈感。

“对了亚元店主,说了这么多其他几区的情况,怎么没有这毒精灵区的情况。这里的神官又叫什么名字?”雪夜天忙转移话题。

“这里没有什么神官,毒精灵区因为有两棵古树,所以这里不见日夜毒瘴重重。这里多的是触之即死,沾之即化的剧毒,因此就算是神官或者超魔导师都不敢轻易涉足。”

“也因为这样,毒精灵区的精灵魔力等级都不高,但是却又带着剧毒体质,所以几乎不为任何区域的精灵所容,而且最近百年时间,这里的毒瘴更浓,还衍生出了很多剧毒之物剧毒之灵,所以毒区已经成了精灵王

国的禁区,谈之令人色变。”

说到这里,亚元葵看了秦宇和雪夜天两人一眼,从肤色来看他们都是外区的精灵,但是却可以在这重重毒瘴里自由无碍,这倒是让她觉得很好奇。

“亚元店主不必这么看着我们,我们也是因为体质的关系才没有被毒素侵蚀,只不过我们不是毒精灵体质而已。”秦宇说道。

“是这样?”亚元葵半信半疑。

“对了店主,为什么你们都这么紧张,还有这双钩镇怎么会大白天的家家关门闭户不见一人,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秦宇也适时的把话题移开,不然继续这样说下去就要解释不清楚了。对于一个仙武或者魔法世界来说,芯体这种东西还是太难理解。

“你们还是别知道的好,既然想知道的都知道了,喝了这杯便请二位离开吧。”亚元葵说道。

她再次给两人调了两杯酒,秦宇一直在观察她调酒的手法和魔力释放,从手法的娴熟度能够看得出她对各种酒料的了解程度很深,从魔力释放也可以知道她对各种魔法的释放也是精准而到位。

“不瞒店主,我二人出到贵地身无分文,刚刚喝了你这么多杯酒还正不知道用什么来支付报酬,如果店中当真有事,我们两个倒是可以帮帮忙,就算是当做酒资了。”秦宇将酒喝掉,其实重头到尾就他一个人在喝,雪夜天滴酒未沾。

“你真想知道?”亚元葵瞥了他一眼。

“当然,除了囊中羞涩没有酒资以外,其实我们还比较爱管闲事,因此就算你把我们赶出去,恐怕这件事也摆脱不了了。如果不是什么秘密的话不妨说出来大家商量商量。”

秦宇一口一个我们,他也不知道雪夜天有多无辜,对方既没喝酒也不爱管闲事,但是却被这个家伙生生拖下了水。

“这也不是什么秘密的事,现在整个双钩镇人人都知道。其实在双钩镇中还有另外两家酒肆,就是双钩道路的尽头处,分别是斯巴克和白兰蒂芬。但是因为经营模式的不同,加上我这里的酒更受客人喜欢,所以便产生了矛盾。”亚元葵说道。

“哦?是镇中的冲突?”秦宇疑惑道。

如果只是小镇内,那不可能弄得整个小镇的气氛都这么紧张,因为三家的关系镇上的人应该都是清楚的,即便再怎么大动干戈也不可能把镇给毁了,不然跟谁做生意去。

“二位客人有所不知,这两家酒馆并不是双钩镇的酒馆,而是两个毒精灵区两个大势力的分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