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我心如刀(1 / 1)

残魄御天 冷羽无情 2752 字 10个月前

随着蕾暄平静的声音出口,咻咻咻三箭破空,在那弓弦回弹三箭离弓的瞬间,拓展的金色缕带收聚,所有人的心里都随着那三箭而出,顷刻之间只觉意识疲惫心神憔悴。如果是之前那烈日银辉是让人心之所向,那么这穿心之箭便是真正的带走了他们的心力。

在所有人的意识都仿佛随着那缕带浓缩进了那箭矢之中,他们眼前所见的画面已经不是那两人对决的酆都之景,而是长箭破空的视角,就好像他们都化成了箭。这已经不是单纯的魔法或是箭术了,这是无限趋进的法则。

如果说有谁能够清楚这一切玄妙的原因,那就是秦宇,因为他从那箭矢之中感觉到了一丝法则之力。曾经多次见过雪夜天使用,他对于法则之力虽不说了解,但至少熟悉。此时此刻那箭那弦早已经不是魔力所凝,秦宇也不知道她是用什么方式沟通了天地引动了法则。

根据秦宇对于世界架构的熟知,在拥有较为完整法则之力的世界下,想要沟通法则甚至修炼和运用就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根据法则所构建的世界规则去修炼,一步步逆流而上追根溯源。而现在蕾暄的条件明显没有达到,无论是茉莉安世界还是精灵世界,接触法则的等级不是一百级也是九十级以上。

若不是她的意识曾经顿悟领略了什么,那就是她的娇躯之中有什么玄妙的东西可以沟通法则,譬如芯体,属于这个世界的芯体。不过无论如何,她的箭已经离弦,在所有人的视角天旋地转之间,三根速度不同的箭矢迎上了那惊神泣鬼的刀芒。

这箭这弓就像是秦宇的刀,驱使它无往不破的不是什么魔法咒语,而是蕾暄心中的一座心绪,一种无所不破的心,一如秦宇心月斩的勇敢之心那样。所有人都以为会有一场惊天的碰撞,会产生连酆都结界都抵挡不了的震荡,可是越是汹涌的东西平息的也就越快。

金色的长箭在前,蓝色的长箭在后,最后是那银色的羽箭收尾。一箭破刀芒,第二箭碎锁链驱散鬼魅罗刹,第三箭越过长刀直入胸膛,穿心而过消失无踪。三箭之后一切归于平静,只有那酆都的阴森尤甚之初,每个人的内心都是一片死寂。

三箭之后蕾暄半跪在梁柱之上,她的消耗严重只能靠着妃儿的弓箭支撑身体,而对面的紫罗刹还握着刀整个人呆立着,那美眸之中充满了不可置信。

“队长!!!我杀了你~”

之前那赤~裸的男子看到那一箭穿透紫罗刹的心,短暂地呆滞之后便是暴怒。

“尤!不得无礼!”燕丹酆立即喝止。

“去把你们队长接回来。多谢蕾团长手下留情,这是解药,只需要取清水一碗用一滴融于其中,然后涂抹到伤口之处则鬼毒可解。”燕丹酆立刻奉上了解药。

试想一下那三支箭连刀芒和锁链罗刹都能破开,又怎么可能穿心而过却相安无事,所以若非是蕾暄留情,现在那里早已经没有紫罗刹了。

“这是落日银辉的解药,服下即可。”蕾暄回到营地也给出了解药,妃儿赶忙上前去搀扶她。

“这一箭对她来说意义非凡,希望你们不要打扰她,有些事错过了就永远错过了。”蕾暄在回营帐的一刻留下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好了大个子,现在改我们了,你可别输得太难看。燕兄,再借你的地方一用”秦宇说着便一跃而起也落入到那酆都之上。燕丹酆也没说什么,几颗棋子落下,在秦宇的双脚落下之时,整个酆都重新凝聚,一如之前完好如初

“哈德,别大意。”燕丹酆提醒到,男子点点头提盾而起。

“小子,你竟敢大放厥词,今天你若是能破我一层盾便算我输。”

哈德单手提起巨盾身轻如燕,稳稳地落在之前紫罗刹的位置,落下之后他更不废话,魔法流动之间一个巨大的骷髅面具套在了他的巨盾上,身体周围浮现出白色的鬼火,一共十二朵。

“先来试试你有几斤几两吧,我这第一层骨盾能轻易挡住一般六十五级战士的攻击,若你连……”

哈德话还没有说完,眼前月光乍起,三四轮弯月飞掠过来,左右的鬼火被直接扫去,附着在巨盾前的面具也轰然碎裂。

“现在还试吗?”秦宇淡淡地说。

“好快的速度!”下方的燕丹酆不由得惊叹,包括他在内谁也没看清楚那几道刀气是如何出去的,甚至他们都没看到秦宇的手动一下。

“看来有些本事,既然如此~”

哈德也收起了轻视的心,他的魔力再次涌动,随手招来几朵鬼火送入盾中,那巨盾立时变化,顷刻之间变成狰狞鬼脸,左右两侧巨大的象牙伸出,这盾牌从他面前升起,与此同时一个高大的身躯出现在阎王殿的屋顶上空。

“呜~~~”

一头巨大的猛犸象扬起鼻子冲天怒吼,它全身上下都是铠甲,原本在秦宇面前算是很高大的巨盾此刻却像面具一样挂在它的脸上。而且这样还不够,哈德又抓来几朵鬼火,这次是一条泰坦巨蟒从他的体内化出。

“这是你的守护神吗~”

秦宇也认真起来,那巨蟒浑身上下都是魔法咒文,它的身体紧紧缠绕着猛犸象,这防御提升不是一般的大,这下就是秦宇自己都不确定能不能破开了。不过越是如此才能激起他的斗志,看到这固若金汤的防御,他能感觉到腰间的长刀在躁动。

“如果你觉得这还不够的话,我还可以再让你见识见识!龟裂!”

随着他的断喝声,在他身体周围鬼火丛生,所有的鬼火都附在猛犸身上,泰坦巨蟒身躯上的咒文激发,这些鬼火均匀扩散,在那铠甲之上再次附上了一层白色的龟壳。如果说之前的防御是固若金汤,那么现在就是岿然不动。

“你准备完了吗?”

秦宇激动地搓了搓手,像这样专攻防御擅长防御而且有如此防御的对手对于他的刀来说是巨大地挑战,在他的印象里只有曾经那蕴含着质点的血婴才有这样的防御,甚至都没有这哈德的防御高。

“来吧,若是你能破开我的这三重防御,那么我便心服口服。”哈德说完,整个人隐入了猛犸体内。

秦宇长舒一口气,他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心月斩有生命的跳动,这久违的感觉终于又回来了,这是他手握雷鸣剑时的感觉。他一手按住刀鞘,另一只手缓缓握住刀柄,那洁白如月的刀锋缓缓出鞘。

当他的手握住那刀柄的时候,颤动的刀立刻安静下来,但是那有节奏的跳动感却更加强烈。激昂的战意拔刀,此刻的刀不似之前那么逼人,刀身仅仅两指之宽,和紫罗刹的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就凭这样的刀你如何能破开我的防御,你还是认输吧!”哈德的脸从鬼面具中付出,说完之后又隐匿回去。

秦宇不答话,只是继续拔刀,在这一刻有刀在手,在他的心中就没有任何防御不能斩破。那龙狼紧紧缠绕着他的手臂,当那长刀完全拔出的时候,他顺势便对着那猛犸挥出了一刀。这一刀没有任何魔力波动,更没有半点多余的招式和蓄力。

这一刀是如此的随意,仿佛小孩的随意乱舞,非劈非砍,非挑非斩,甚至都不能算是什么招式。这一刀无论怎么看都普普通通,可是只有一样不同,那就是刀意。如今秦宇的心中只有四个字——我心如刀。

出刀的刹那,无比强大的刀意爆发,一轮皎月在阎王殿屋顶上,在那一人一象之间划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