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外来佣兵团(1 / 1)

残魄御天 冷羽无情 3054 字 10个月前

接下来三天都是如此,白天单打独头,晚上群攻清怪,后半夜修炼到天明。刚一开始的时候他们觉得折腾一天还要修炼简直就是毫无人性,可是现在他们才知道原来能够安静地坐着修炼是多么幸福的事。

接下来秦宇离开山谷回圣城,这里就只剩下他们六个人,无论是白天锻炼还是晚上修炼都留着一个人放哨,这下连好好修炼都不行了,大家必须保持警惕,以防出现不测的情况。好在现在他们的效率很高,晚上回来清怪都不用到半夜,所以大家都还有些状态。

到了晚上大家都沉浸在修炼中,离兮在外面放哨,本来相安无事,直到午夜时分,夜里魔魇的嘶嚎声突然变得杂乱起来。

“大家小心,有情况!”利雷最先察觉到,这几天的训练下来他发现自己的感官都比以前灵敏了许多。作为魔法师他本来就是眼疾手快反应迅速的人,现在除了眼睛之外其他感官也都变得灵敏许多。

“队长,在玉龙小谷外有人正在朝我们靠近,还带着大批魔魇!”放哨的离兮回来说。

“有人?多少,都是什么人!”艾达斯问道,众人起身戒备。

“五个人,看起来像是佣兵团,魔力都在七十级左右。”离兮说道,她自己是七十三级,所以能够感觉得出对方的魔力等级。

“既然对方是五个人,穆娅你藏在暗处,等会儿他们退入谷中我和马诺去援手,其他人继续修炼。”艾达斯如此安排也是为了安全起见,正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

很快那五个人就带着一群魔魇来到,能够将七十级的团队逼得节节败退,可见不是容易对付的魔魇,所以艾达斯他们并没有轻举妄动。

追杀对方的魔魇是一只双头魔魇,它身高四米体型壮硕,身上覆盖着坚实厚重的鳞甲,身上散发着阴森之气,在两个脑袋之下各长着两颗晶莹的宝石,那是魔岩石,只有来自深渊的魔魇身上才会有魔岩石。

“难怪能够将七十级的佣兵团逼到这般地步,原来是深渊来客。”艾达斯捏了捏手,今天收工比较早,所以到现在他们都恢复得差不多了,正好就有练手的东西送上门来。

那五个人已经是节节败退,每个人身上都有伤,身上虽有魔力波动,却已经虚弱到释放不出魔法。双头魔魇一声咆哮,环绕它的邪怨阴森之气如水波一样扩散,这波纹比刀刃还要锐利,周围的魔魇都被懒腰切开。

那五个人将魔力聚集在一起面前凝出魔法盾,可是这样的盾又怎能抵挡那波动,根本是不堪一击就被削开。眼看着五个人也要葬身,就在这时他们突然感觉脚下一轻,身体立时变得轻盈起来。接着一块巴掌大的石头飞掠过来,那锐利的波纹竟然无法将之切开,这块飞石击打在魔岩石上又被反弹了回来。

不过这一击之下那魔魇也是踉跄了几步差点摔倒,扩散的波动瞬间散去,五个人立刻脱离。

“几位看起来情况不妙,可还有再战之力?”艾达斯露出猿臂,马诺举着五纹花岗盾。

“你们是~骑士团?”

五个人一愣,他们才发现这玉龙小谷里半只魔魇都没有,而在远处的水晶光芒下还有三个人在安静修炼。

“你们先休息休息,等会儿来替我们吧。”

艾达斯和马诺目光变得锐利,两个人一左一右冲入魔魇群中,马诺身上的伤口还在流血,这血腥味随着他的经过而挥洒在空气中,无数的魔魇一拥而上。但是下一刻却全都起飞。马诺对力量反弹的角度掌握已趋近娴熟,所有的魔魇被他反弹上空。

而在空中等它们的自然就是艾达斯,应该说是他的水火两仪水晶,他不断地输入魔力到水晶之中,在进入其中的瞬间转化出水火,而且立即达到平衡。这几天的训练并没有让艾达斯完全掌握水火平衡,但是他却发现在魔力转化的一瞬间两者是平衡的。

因为这一瞬间水还不是水,还没有水的特性,火也不是火,它们都还有木的属性,所以抓住那瞬息就能够释放魔力。那两仪水晶成了他手中的五纹花石,一只只水火相接的狼臂随着它的飞过而出现,飞入空中的魔魇全数被轰碎。

不过这些都只是喽啰,那踉跄两步的双头魔魇稳住心神,它没有双眼但嗅觉灵敏,庞大的身躯速度却极快,瞬间就来到马诺面前。那双手臂中凝聚无穷邪念魔气,比黑夜更黑的黑球从它的手中抛出。

“小心!”五个人一同出声提醒,他们都吃过这魔魇弹的亏。

马诺目光深凝,这速度根本不是他能避开的,他双手紧握着手里的盾,从未有一刻让他有如此的压迫感,这是死亡的气息。那魔魇如子弹一般瞬间即到,手中的魔魇弹重重拍在自己的盾上,无穷的巨力侵袭,他的反击之盾在那一刻已经碎裂。

撕裂地力量从手臂传入心房,所到之处他的身体完全失去了知觉,就在这巨力进入心房的一颗,守护的五纹花石打开,所有的力量被收走,五纹花岗盾再次凝聚,这强大的力量被反击出去。那魔魇的力量还未完全倾斜,两股力量对撞,马诺和魔魇同时被震飞,那五个人目瞪口呆。

这双头魔魇的魔魇弹将七十级的他们直接击溃,却被这个魔力波动只是二三十级上下的年轻人给反击出去。从他的盾中反转回来的力量就像是一束光,直接击中了双头魔魇的一颗脑袋,在飞跃百米之后那颗脑袋的一半消失在自己的魔魇弹攻击中。

“马诺,没事吧。”离兮如一阵风飘来,而那两仪水晶已经飞出去,青色的猿臂从中伸出,比那魔魇的脑袋还要大的拳头重重地落下,还剩下一半的魔魇脑袋被一拳拿下,邪怨之力如黑雾一样散发出来。

“哇~”

凄厉地惨叫声发出,更强大暴戾的气息从它的身体里散发出来,从那没有脑袋的脖子里钻出一个黑影,瞬间就卷走了数十只魔魇将它们全部收入体内。

“不好!它要邪灵化了,快走!”

五人中的红发男子高声道,激动之下他也咳出一口血,但就算这样其他团员还是扶着他迅速奔走。

“邪灵化吗?”

艾达斯回到马诺身边,利雷和索拉也来了,五个人聚齐。那从魔魇体内钻出的黑影已经吃去了一大半魔魇,那些随它而来的魔魇都还没来得及靠近他们就被黑影卷走。

“魔岩石是邪气所成,凡是来自魔魇之渊的魔魇都有一定几率魔化。魔化之后的魔魇暴戾无比凶残至极,邪怨之力会更强。我看我们也逃走吧,怎么样?”

虽然艾达斯嘴上说着逃走,可是却嘴角上扬,眼中哪里有半分畏怯之色,有的只是满满地战意。

“这个建议不错,不过在那之前我想看看这邪灵化的魔魇究竟有什么过人之处!”索拉的双脚拖着两个铁球便冲将上去,一般人拖着这样的铁球就算是走路也要小心,否则会拉伤肌肉不说,还会被甩起来的铁球集中自己。

的确一开始索拉也没少被砸,甚至根本寸步难行,可是他们可不是一般人,他们都是天赋卓绝的骑士,是强大的魔法师。有魔力的维持,将铁球的摆动控制在可接受的范畴,非但不会影响他的行动,甚至还能帮他提速的同时增强自己的腿力。

还不止如此,现在他一个人踏着很杂乱地步伐向前,他的身体就像是波浪一样的上下起伏,因为有这铁锤的摆动之力,有时候他甚至脚不落地就能向前,而身体竟然没有被这甩动的铁球所拉扯失去平衡,反而与它相辅相成。

其他人见此情况也都微微一笑,这就是自己的伙伴,艾达斯和离兮一同上前,一块飞石突破他们两人的肩膀率先打向那魔魇的另一颗脑袋。魔法在一瞬间加持在三人身上,也加持在那飞石之上。那黑影抓来无数的魔魇凝而成盾,只不过却挡不住这飞石。

“好精准地魔力控制,好诡异地战斗方式,这些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跑出去一段距离的五人发现没有魔魇追来便回身查看,结果看到了五个人正在虐那邪灵化的魔魇。那飞旋的石块摆动的铁球,不断变化位置的水火晶石和瞬间就打开的棋盘,以及令人眼花缭乱的执法和无比精准地魔法释放,一切都是那么完美恰到好处,那魔魇被死死压制连动都不能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