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预感(1 / 1)

残魄御天 冷羽无情 2702 字 11个月前

邪灵化的魔魇全身赤红,从那没有脑袋的脖子里伸出了一只手,这条手臂犹如那血灵邪神的手臂一样,形状是手臂却没有手掌,有的是一张狰狞的嘴和长长的舌头。只不过它的邪灵化还不彻底,被五个人合力死死压制。

那五纹花石马诺现在虽然还是无法完全控制它如手臂,但是有离兮和利雷两个人在,就和手臂也差不了多少。五纹花石已经飞了不知道多少圈,速度地提升不说,力量已经到了恐怖的地步。就是那邪念手臂也无法抗衡。

“这些人的魔力都只是二三十级的气息,竟然可以如此压制邪灵化的双头魔魇,还有这满谷的魔魇看来也都被他们肃清了,这几个人的来历恐怕不简单。”佣兵团的五人都是七十级以上,他们当然看得出艾达斯几人看似奇怪的战斗方式背后都是精妙地魔力控制带来的效果。

“那块石头每滑行一次速度和力量都会剧增,一定是一件不错的宝物~”旁边的红衣男子看着那飞来飞去压制邪灵手臂的石头眼中流露出一抹异色。

“这样的宝物定非常人所能拥有,如果要做~就要做得干净,否则会引火烧身的。”另一个人流露出一样的目光。

“斑雏斑鬣,他们刚刚救了我们~”红发男子眉头一皱沉声说。

“团长,您这是怎么了,虽说是救了我们,但他们也是在自保不是吗。若是离开这个山谷,外面黑夜的世界里不知道有多少魔魇,这才是他们奋力一战的原因。救我们不过是顺便罢了。”斑雏说道。

“说得对,最多待会儿我们留他们一命,让他们出谷,在外面自生自灭就算是报答了。”斑鬣说道。

“住口!这件事不许再提!”红发男子厉声说,他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看到他如此态度坚决,两个人也只能悻悻而免,开始自己恢复魔力。

至于那邪灵化的魔魇就很惨了,这段时间一来怒灵骑士团所经历的团战只有第一天晚上的时候有挑战性,后面就全都是砍瓜切菜势如破竹,现在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强大的对手,从午夜时分一直打到了朝霞升起他们才收手。

而那些佣兵则是完全搞不懂,在他们看来整个过程有无数机会他们能结束战斗,可是每每总是故意放水,让那魔魇又招来了大批魔魇,然后再次魔化。到了最后他们都替那双头魔魇赶到悲哀,半个晚上下来它魔化了五次又被打回原形五次。

艾达斯五人就像是战斗狂人一样一直打到那魔岩石都没有了邪怨魔力他们才收手,最后那魔魇见到阳光,其他魔魇都无法承受而散去,他们也就把双头魔魇给解决了,拿到了一颗毫无用处的魔岩石。

“还是团战更磨练技巧,我感觉我的控制又纯熟了不少。”马诺捏了捏手说,平时他面对的魔魇都太弱,一使出五纹花石控制不好就秒杀了。

“我觉得也是,看来是时候告诉导师让他给我们安排一些团战了。”索拉说道,脚上那铁球他已经完全掌控了。

“这种邪灵化的魔魇都打了半夜才把我们魔力耗尽,要真的安排团战的话一定要导师带我们去魔魇之渊看看。”利雷也来插一嘴。

“别贫了,好好修炼吧,导师自有安排。”离兮把她棋盘上所有棋子抹去,然后开始修炼。其他人也都开始修炼起来,旁边几个佣兵团的人都用看怪物的眼神直愣愣地看着他们。

刚刚的话佣兵团众人都听在耳中,打了这半个晚上竟然就是为了把自己的魔力耗尽,这是人做的事吗?一般人在这魔魇环伺的边陲恨不得有用不完的魔力。而且听他们的对话他们还有一个导师在,估计是躲在暗处了,既然暗自庆幸还好没有起歹意出手,不然他们就见不到现在的太阳了。能够调教出这样一群妖孽的导师怕不是八十级的主教甚至大主教,秒他们岂不是简简单单。

“额,那个….多谢几位出手相救,不知几位是…..”红衣男子说道。

“不好意思,忘记介绍了,我叫艾达,我们来这里是为了导师安排的历练,几位随意即可,导师今天应该就回来了。”艾达斯没说出自己的名字。

“原来是这样,我们是焰之佣兵团,来这里做赏金任务。我是团长尤晶,我们还有一些任务要做,不知道之后几天能否暂时借个地方,让我们晚上回来能有个栖息之所。当然到了晚上这里的魔魇就交给我们,如何?”尤晶说道。

“没问题,这山谷虽不大,但也不小,而且也不是我们家的地,所以地方你随便用,但是魔魇你们却不能跟我们抢,这周围十峰的魔魇都归我们了。”艾达斯闭着眼一边调息一边说,这好不容易晚上有点事做,要是这些魔魇没了那一晚上修炼完了岂不是没乐趣了。

“……那好吧。”

尤晶无语道,他在心中暗想一群变态,在这世上提起魔魇能这么兴奋的怕是也就是这些变态了。接下来各自行事,秦宇一直没有回来,而穆娅也再没有出现,就如消失了一般,就连艾达斯他们也不知道她在哪里。

过了两三天之后艾达斯才发现第二步的修炼方法原来已经在第一张地图上了,只是他们没有发现。接下来他们就离开了玉龙小谷,因为地图上已经说明了接下来第二阶段的锻炼就靠他们自己,而秦宇要十天之后再回来。

现在的秦宇还在圣城的城主府,交完一堆赏金任务,又接了一堆,然后把钱全买了那些魔法所需要的修炼材料。每一种都是他亲自挑选,所有东西都是花最大的价钱买最合适的材料。

“秦宇你回来了,已经五天了,放他们在外面真的没事吗?”几乎每次秦宇回来吉拉都要问这个问题,在他眼里艾达斯他们还是孩子。

“我做老师都不担心,你担心什么,再过两天你就拿东西到这里去找他们就行了。”秦宇说道。

“秦宇,我觉得你好像和之前不太一样,为什么要这么急,这些事本可以慢慢来。”吉拉说出了自己的疑惑,这两天秦宇一大早就出门,到晚上才回来,如果不是这里人烟稀少晚上基本没店开张,他怀疑秦宇可能一天也不会回来。

“我最近感觉不太好,所以几天前麻烦你的事之后就拜托你了。”秦宇说道,之所以这么急是因为他已经很多次感觉到意识要离去了,这种感觉就像是有一辆车停在面前,大门已经打开准备就绪,只差一步就要发车。

那辆车不断吸引他,让他情不自禁地要去乘坐,若不是秦宇一直刻意压制,现在恐怕已经不见了。上次只是用小龙在空中暗中保护,只消耗了少许魔力他就觉得不太对劲,但是没太在意。而这次用小龙回到这里他却感觉极其清晰,现在再使用一点意识感觉可能就压制不住了。

“不会吧,这么快!至少也要等看完几个小家伙圣比吧。我看你也没什么地方有问题。”吉拉眉头一皱把秦宇看了一圈。

“现在倒是还能压制,不过…..”秦宇回头看了看天空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吉拉凝重地看着他。

“没什么,明天我会再出去一趟,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就能收起材料,有个家伙和我约好明天交易。不过如果有什么意外,剩下的就拜托你了。”秦宇将所有材料包括卷轴以及一切准备的东西都摆出来,这个样子哪里像是没什么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