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察觉(1 / 1)

残魄御天 冷羽无情 2756 字 10个月前

|||--幻灵草是一种精神灵草,一般是用于疗伤时减轻痛楚使用的一种外用灵草,可一旦内服不止会麻痹神经,过量之后还会使人魔力枯竭,之后若是继续服用便会修为倒退精神崩坏,导致一个人永远沉溺于精神幻想不能自拔。

“万城主,不知道能否让我这位朋友见见觅心酒馆的众人,或许他能找到一点蛛丝马迹。”薛卓凝说道,既然情况已经了解,那么接下来就是切入主题了。

“哦?这位是….”万方将目光落在秦宇身上,虽然从后者身上他感觉不到半点魔力气息,但却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这位秦先生是我的好友,也是这次毒精灵区之行我的向导。”薛卓凝说道。

“原来是小姐的好友,失礼失礼,我也希望此事能尽早解决,先生小姐请随我来。”万方一听是薛卓凝的朋友,那自然什么都不用说了。

这城主府的牢倒也没什么特别,只是从进门开始就踏入了禁魔阵势,而里面的守卫都是天生神力的精灵看守,除了一身的宝器之外,还有魔法阵加持,所以哪怕擅长肉搏的魔皇进入这里面也休想全身而退。

来到关押众人的地牢,这里是个地坛,既没有限制行动也没有什么枷锁牢笼,有的只是脚下法坛便能让人动弹不得。而觅心酒馆从店主亚元葵到所有调酒师都被困在其中,包括雪夜天也是,这让秦宇都没想到。

不过没有看到小梓和遮等人,那么雪夜天也被关在这里就情有可原了。面对两个神官世家和因为就会聚集的其他魔皇势力,他纵然一人不惧,也难保众人无虞,索性就让他们去查。撒一个谎就要用一千个谎来圆,所以雪夜天只要确定这城主府与对方并非一路人,那就可以放手让他们去查。

“想不到雪兄也有今天呐,不知道传回御仙界那些仙友会怎么想~”秦宇戏谑的声音响起。

“秦先生!”众人看到秦宇都很激动,雪夜天则是无所谓很平静地瞥了一眼,对于他来说要离开这里不过分分钟的事。

“大家都没事吧。”秦宇看了看大家,不做抵抗还是很明智的,起码现在每个人都好好的,就算要越狱也有力量。

“让先生担心了,我们是在过意不去。”亚元葵自责地说,她心中想着若是自己实力再强一些,也不会是现在这样。

“不必自责,修炼需要循序渐进,你现在已经快六十级了,修炼越到后面越注重基础,等级并不代表绝对的实力。我建议你在五十九的

瓶颈至少压制一年,这一年不要刻意修炼,每天多消耗魔力,让它自然恢复就行“

“然后用半年集中修炼精神力,用半年来修炼和磨练魔法和战斗技巧,同时让自己的心安静下来,剔除浮躁的情绪,洗净内心的沉浮,相信这样你会变得更强。”

秦宇很能理解她的心情,这种面对巨大压力迫切需要提升实力的心情他也曾经历过,包括现在他依然面临着一样的情况。但是

“谢谢先生警醒,我明白了。”亚元葵点了点头,眼神更加的坚定。

“对了先生,小梓她似乎是跟着遮先生出城办事了,还请先生拦住她别让她冲动。”亚元葵说道。

“放心吧。”秦宇点点头。

“说完了?说完到我了吧,有两个人去查查,拿去吧。”雪夜天递给他一张纸,其他的什么也没说。

“万一这两个人已经凉了呢?怎么办。”秦宇打开纸条看了看。

“整件事情无论来龙去脉如何,关键在于两点,第一是那十分之一的调酒是从哪里来的;第二就是这酒是怎么到宇文虎手上的。所以去查他们就能找到一丝蛛丝马迹。”筠儿说道。

“这么说这是筠儿小姐的意思?”秦宇眨巴眨巴眼睛看了看雪夜天,又看了看筠儿。

“不可以吗?”筠儿柳眉一挑,从认识到现在她就不待见秦宇。

“可以是可以,不过为什么是雪兄你给我呢,雪兄,我问你个私人问题,你在御仙界可有什么红颜知己?”秦宇饶有意味地说。

“你问这个干什么,再不去那两个人就真的被杀人灭口了。”雪夜天没好气地说,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这家伙还有心情调侃玩笑。

“又不是我一个人想知道,你就满足一下好奇心呗,对吧,筠儿小姐~”秦宇笑着说,筠儿顿时俏脸微红低下头去,雪夜天立刻板起脸正要说什么,秦宇却已经转身离去。

“哈哈~雪兄,有人喜欢又不是什么坏事,你可别恼羞成怒啊。”

“这个家伙,怎么越来越想揍他一顿。”雪夜天有种想挣脱这魔法阵上去打人的冲动。

“呃,秦先生,那两个人可否….”

万方的目光盯着秦宇手里的纸条,他多想把这件事情赶快解决,否则城主府都没个安宁。

“那就有劳城主大人了。”秦宇也时分爽快,把那张纸原封不动地交给万方。旁边的薛卓凝想说什么,但是碍于众多人在场所以什么也没说。

“对了城主大人,麻烦你去请一下受害的神官家族,有些信息还需要从他们那里得知。”众人走出牢房后秦宇说道。

“好,请小姐和先生先到后院等候,我这就派人去请!”万方匆匆离去,秦宇和薛卓凝以及洛丽轩在下人的带领下步入后院。

“先生为何将那名单给他,万一….”下人离去之后薛卓凝说出了自己的顾虑。

“如果是那样的话正合我意,他们若是不动起来,我们怎么能有机会找到破绽呢?我要去一趟天寻家,这里就麻烦小姐了,我们初来乍到,要多收集收集大家手里的情报才好理出头绪。”秦宇起身。

“你想问他什么?”薛卓凝疑惑,对方与觅心酒馆是对立一方,从他的口中能问出什么。

“就算觅心酒馆再有名,在这些世族大家的眼中又怎么能和那些闻名已久的老牌酒家相比,他怎么可能因为一进城听到几句市井议论就亲自跑去觅心酒馆,而且还是在人山人海里等一杯调酒。”秦宇说道。

“也就是说很有可能是有人向他推荐的!”洛丽轩眼前一亮。

“不止如此,如果是一般人推荐的话相比宇文虎也不会放在心上,既然他去了,就说明推荐的人在他的心里有着一定的分量,所以对方很有可能就是这件事幕后的操控者!”薛卓凝也明白了。

“可是我还有一事不明,还请先生示下。”薛卓凝突然客气了许多,如果说以前她是敬佩秦宇的修为实力,那么现在她更敬佩对方的才思敏捷。

“小姐是想问他们话这么大的力气布这个局究竟是为了什么是吧,觅心酒馆虽然有名,但预选赛都还没开始,不至于就真的内定冠军了。”

“而既然不是因为他们会威胁到冠军宝座,那么就更没有理由会被针对了。”秦宇刚刚也在想这个问题。

“不错,除非有什么深仇大恨,否则没有动机这么做。但若是有仇的话也不会只有这点线索了。”薛卓凝说。

“薛小姐说得对,如果说针对的不是觅心酒馆,那么就是它后面的芬兰醴泉两大酒家,假如这两者都不是,那么就只剩下…..”秦宇目光微凝,现在他想明白。

“只剩下什么?”两个人都看着秦宇。

“没什么,这边就麻烦小姐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很快这里的事就会解决。我现在去天寻家一趟。”秦宇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一般,说完话也不多解释便匆匆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