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小时空法则(1 / 1)

残魄御天 冷羽无情 2883 字 10个月前

随着秦宇那平静的声音落下,天地之间火焰消散,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什么也没有出现。周围的岩浆冷却了,四周空间的温度也和之前一样没变,那恐怖的火焰来势汹汹去时若无。这就是九业红莲控火的可怕,连秦宇都想不到能做到这一步。

如若是以前他将这焚寂火莲释放到这个程度,恐怕头顶的精灵树会被烧去大半,这万窟城也会化成虚无。但是现在不仅收放自如,还能如此细微地控制。虽然很消耗精力意识,但其威力却很令人满意。

“左…..左翼大人,这….这….”姹身边的两人已经语无伦次不知所措。

“先去将阴阳使带回来。”姹的语气还稍微有些镇静,但实际上他的心里早已经是一团乱麻,在精灵之中竟然出现了这样的存在,那么距离邪神大人统领大陆岂非又是遥遥无期。

最主要的是他还是酒仙公会的副会长,那么其他副会长就算不如他,也觉得不容小觑。最后那神秘莫测的会长岂不是早已经触摸到了那层壁障,难怪神官大人让他们在毒精灵区行事务必要低调谨慎。

“看来左翼大人已经想通了。”秦宇从龙狼身上落地地面,龙狼也回到了他的手臂里。要不是这条魔魇意识手臂,还真不知道要把它放在哪里。

“你要我们跟你回去有什么阴谋!”姹的语气充满了忌惮和不信任。

“你在害怕什么,若是要杀你们刚刚不就完事了。我不过是不想弄得一身业果罢了。”秦宇从他身旁而过,他可以起因,但最好不要树果。

“业果?”姹从未听过这种说法,因果循环他到是知道,不过向来都不屑,若真有什么天理报应,那这世间的人还求什么东西。

“这个世界的东西或许你比我还了解,但是这个世界之外呢?风雨雷电金木水火土,这是这个世界的法则,但是却不是所有地方都适用。”

“我留你们下来不过是想……”

秦宇话说道一半突然停住,一瞬之间整个天地都排挤过来,顷刻他就觉得自己被整个天地挤压,为这片天地所不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没有反应过来,这种感觉就像是将一个巨大的皮丘强行摁在水里一样,那汪洋的大海用尽所有的力量要将他排挤出这个世界。

对于他的突然停顿姹并没有察觉不对,他以为秦宇是留给他思索的时间,这个世界之外….很久很久以前他似乎在某个时期曾经想过,现在突然想起来那好像已经是很远古的记忆了。这几百年来他站在接近神官的巅峰,实力越强眼界却越来越小。

很久之前实力弱小的时候还会憧憬,那时的思维天马行空,对于世界之外世界之中都充满好奇和探究欲,但是久而久之随着实力的增长,这种格局不仅没有扩大反而越来越局限。局限到眼里只有一个目标一件事。

以前心里有无限空间,境界之上是更高的境界,而现在站在峰顶不知何往,这个世界没变,变的是再也没有了那种望峰攀登的精神,此所谓境界停滞不前的原因。前面若是一片大道不见边际,那么就算用滚用爬都能前进一步半米,可前方若是死路不通,纵有三头六臂亦是停滞不前。

两个人只是错开一步,秦宇愣在原地意识备受煎熬,这天地的排挤不是盖的,身体没事,但是意识被不断的挤压驱逐,一点点被驱逐出身体所依附存在的空间。恋恋

意识与这个天地完全不容正被驱逐,可是身体却被完全的丝线缠身,当秦宇的眼中透着业火的光芒时,他看到了这些缠着自己身体的一条条时间线。虽然大多数都是细弱发丝,并且有半数以上是折断的,但是这些时间线死死扯住他的身体,任由他意识如何催动,身体也不能动弹分毫。

这时候秦宇当真不知道该如何去做了,手里的焚寂红莲应该可以将这些线给烧掉,可是这么一来谁也预测不准会发生什么事,因为这些时间线是他在这个世界存在的依托,是时间法则让他的身体意识能出现在这个空间的原因。

没一条时间线的时量都时时刻刻负责记录他的存在,所以既不能将它们烧去,现在意识又被排挤,他已经感觉到意识窒息感在蔓延,这是很久很久以前他还只是玄尊的时候意识离开身体后的感觉。

之后突破混尊,在星武大陆的法则下允许了意识离开身体,高级法则具有包容效果,所以适用星武大陆法则的意识离体在芯体世界也能适用。可是这个世界的法则明显不如星武大陆,之前用意识和紫氲魔影交替时时间太短没有感觉到,现在秦宇惊觉却已经太晚了。

秦宇把心一横,倘若真的没有办法,那么他也只能将这些时间线全都烧去。就在这时,他身上紧紧缠绕又紧绷拉直的时间线突然间松动了一下,因为意识窒息而失去的视线稍微回来了一些。不过身体还是不能动,秦宇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在两个人周围的时间流速变得时快时慢,这种感觉有点像是在大时钟界从一颗芯体进入另一颗芯体然后又迅速出来的感觉,时量一会儿扩张一会儿收缩,张弛之间时间线便挤压出了一点点时空释放出来。

秦宇看到了这些零碎的画面,同时他自己身体周围紧绷的时间线里的时量也稍微清空了一些。爆满的时间线清空,又可以继续存储时空画面了,所以秦宇的危机也随之解除。在刚刚意识离开身体的时候,他将周身的时间线和时量检查了一遍。

在之后时间线的张弛和释放时空画面秦宇又测出了连接自己时间线的时量存储空间的进出速度和大小。以前整个空间都很稳定,法则更是与自己不接触,所以就算是想测也得不到结果。但现在知道了这些就能计算出一个时量时空的存储最大值,知道这个之后以后和人动手就能把握好界限了。

“不过究竟是什么东西清空了时量!”秦宇疑惑道,很快自己的脑袋便能正常活动了,双眼顺着九业红莲控制的焚寂火所看到的时空画面飘来的方向看去,这情况时量的人竟然是站在自己身旁的姹。

“这难道是….感悟了小时空法则!”秦宇心里好不震惊,在时空里是没有纯粹的时间法则的,这只有在虚空世界里才能存在。但是在这时间创造的时空里最高的法则之一便是时空法则,它几乎掌控着时空里的一切。

这些知识都是在帮千依做任务的时候学到的,但即使在星武大陆那样的高等级法则世界,迄今为止也没有人领悟或者接触到时空法则,没想到在这个意世界竟然能遇到。看着眼前这些断断续续地画面,秦宇也自然地别过头去。

这是别人的记忆,所以他也不好多看,虽然很想掏出机甲把这一刻的变化一丝不落的记录下来带回去研究,但自己没有时空法则,现在根本取不出任何东西。在秦宇的心算里过去了足足八天,但实际上存入时间线时量里的东西不过就是他们的呼吸和生命存在的微量信息罢了,因此从时量饱和度来看,外面时间不过是三五息。

这种事情现在说出来姹一定以为他是白痴,在对方眼里不过是一个愣神思维空前而已,随后某个人正了正衣冠,再次摆出之前的姿势调整相同的语气,然后继续说话。

“我留你们下来不过是想…..告诉你们一些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罢了。”秦宇将没说完的话说完,若是几息之前这句话还真没有什么吸引力,可是这几息的时间姹整个人都改变了。所谓顿悟所谓回头便是这种时间的小魔术,所以才会有幡然悔悟判若两人这些说法。

对于现在的姹来说这句话可谓是无比具有吸引力,无论是他自己的兴趣意愿,还是他体内的力量似乎渴望空间拓展,所以变相驱使激发了潜意识对空间的探知欲,因此在西陵两人看来就真的是莫名其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