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强行吞下(1 / 1)

残魄御天 冷羽无情 2723 字 10个月前

龙武战场的森林里凛冽深寒的暴风雪落入到展开的一片漆黑湖水里,这样的情景立时引起不少继承者的注意,查看地图之后很多人便发现在那片区域上竟然刷出了十四只红名龙兽,而且要有一个是首领BOSS。

不过看这暴风雪的架势便劝退了百分之八十的人,此刻在秦宇的身后倒是一片和平,在那展开的漆黑牧湖下连半点风也没有,小溪那洁白的长发也每吹起半丝。既然对方用了冰雪,那么秦宇便用烈火来应对。

九业红莲在这种情况下是用不起了,意识会被瞬间抽空,但荼火蟾鸣还可以用。于是在那牧湖的湖畔便长出了一株株的荼草,清脆又杂乱的蟾鸣声带着无比炽热的气息弥漫着湖面。已经渐渐封冻的湖面逐渐化冻。

接下来秦宇四线操作意识神识极限运用,一边继续无限重构牧湖的核心编码增加湖水的深度,一边重构新的掌控术,同时施展荼火蟾鸣控火术。即便如此,他还抽出了一部分意识专门来应对这暴风雪,将它流动的序列和编码每一个每一条都安排得明明白白。

现在秦宇的意识膨胀而且枯竭,若不是已经是神识,加上六神精魄都融合了,恐怕现在意识早就已经裂开。就算这样,当那五行山落下之时还是在牧湖嫌弃了惊涛波澜,就连那湖畔的荼草都被淹没。

这一瞬间秦宇的脑袋一片空白,那大山入湖溅起无数水花,牧湖的编码一条条解体差点直接崩裂。好在这雾斯并没有坑他,那三种掌控术看来都是他压箱底的东西。在意识空白的这段时间都是牧湖在独立运作,在即将崩溃的边缘秦宇回过了神。

在那五行大山缓缓浸入之下,秦宇的第二种掌控术在湖底展开——阴阳两极盘。看起来雾斯所说的自从他进入到精灵大陆之后就一直在观察他并不是随口说说,这阴阳两极盘正好就与秦宇的命火地火契合。

舞焰控火之术虽意识而动,所有东西的阴阳二气都在他的眼中显现。他的意识是不可能能调动着种程度的掌控术中能量的阴阳之气,但是那阴阳两极盘却可以。也就是说这两极盘是一种对他三魂业火掌控阴阳能力的放大器。

有了牧湖的容量再配上两极盘,在他的眼中就不再有什么物体和能量,炎热和冰雪之分,有的只是阴阳二气。那两极盘坐落在湖底,分割阴阳的序列编码发挥功效,赋予了牧湖能够分割调动阴阳的效果。

但是无论这两种掌控术如何适合秦宇,也不管它们组合起来能剥离阴阳与否,更不管秦宇的掌控有多精妙细微,这庞大的能量剥离了阴阳二气之后变得更加庞大,剥离不是分解,能量还是能量,同时还多了阴阳之气。

那牧湖的容量始终有限,现在它的容量已经撑到了最大,而这两极盘虽然分割了阴阳,却无法将这两种气息化去。所以尽管凝聚那龙那山,那暴风闪电的序列和编码已经剥去了阴阳二气失去了活性。

可它们的巨大体型和所有的编码序列还在,也同样还是别人的掌控术,而现在秦宇是真的再没有半点余力去学第三种掌控术了。在那十二蛇卫的掌控之下,龙影在牧湖中翻腾咆哮,大山高高拔起一次次掷下,闪电更是一道道连绵不绝地轰击。

秦宇只觉自己的意识都快要炸裂,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一直没有动作的首领蛇玥偏偏在这个时候也来添一把火浇一桶油。她那蛇躯旁的数字也飚到了一万,大魂树的图形标记此刻无比的刺眼。在她身后的暗蛇之影全部重合在一起并且张开巨口,从她体内爆发的黑色火焰会同暗蛇卫的暗属性能量一起聚集在它的口中。

原来她之所以能免疫火也是因为其本身就是火属,而且是和秦宇的静火不同的暗火,虽然暗火没有温度可控,但它的特性和炽火是一样的,都能将东西焚烧。那蛇玥一个人的重构速度飚一万也就算了,刺客在那暗蛇口中的一口黑炎更是飚上了两万的恐怖数值。

这哪里是蛇炎吐息,这分明就是一颗太阳,一颗暗属性的暗日。就不说它的能量和大魂树值,就是这大小也比他的牧湖大了一半,不要说现在的牧湖什么也不加他都撑不了多久,就算是一个完整清空容量的牧湖也吃不下这样的一个暗日。

“呸~喵的,这是不给活路了!”

秦宇在心中咒骂一声,那些玩意儿在湖里翻江倒海,现在这个姑且能称作女人的蛇玥又搞出这样的暗日,看来不弄死自己她是不会善罢甘休了。现在整个大湖都被搅动起来,里面的阴阳二气也四处搅动,弄得牧湖之中阴阳怪气已在崩裂的边缘。

“两万大魂树的暗日,好恐怖的家伙,到底是谁惹到她了!”

被吸引过来的很多继承者都看到了这暗日坠湖之景,一个个都远远地看着,他们可不是第一次到这龙武战场,因此对于一个首领BOSS的强度还是心里很有数的。一般他们在刷倍率的时候都会轮着人来,哪怕是一个人也要实时留意仇恨值,否则在一级世界就刷出boss一个是很亏,另一个是实力太强未必能应付。

但是秦宇并不知道这些,看到那天空中落下的暗日,他把心一横便将第三种掌控术的序列信息接收下来。并不是他要玩什么极限操作千钧一发凝聚新的掌控术,而是他要用现成的序列加上这个新的序列编码来重写一段新的芯体功能。

在秦宇的意识里魂序列中有一段序列他印象极其深刻,虽然无比复杂,但是他对其中每一个序列编码的排序和组合方式都清清楚楚,那就是魂序列的传输连接序列。当初他就是靠着这个从阿尔萨斯域弄到了大量的能量,才解决了自己星魂的危机。

这功能也是以他的意识为媒介的,正好手里雾斯的这第三种掌控术中也有类似建立通道的序列功能,所以秦宇想到了能够化解眼前危局的方法。那串魂序列他心里了然,加上这个空间能量无限,因此就和一加一一样只是单滤镜开启的一念之间就完成。

接下来依托单滤镜适配的芯体功能,秦宇将新接收的序列附着在魂序列上进行重写,原来的序列保留,重写的序列不经过任何的检查和试用,边写就直接边用。这是非常作死的行为,这中间哪怕有一个环节出问题都会导致整个序列崩溃,同时能量炸裂,可能那暗日还没来他就已经没了。

但凡有别的选择,秦宇又岂会选择这般铤而走险,很多事本就是过独木桥。当那暗日入湖的一刻,他开启自己目前意识所能开启的所有滤镜,在芯体的帮助下,牧湖的大小勉强可以与那暗日相匹配,可现在的问题不是体积上能不能容得下,而是能量上已经到了容纳上线。

当这暗日落下的一刻,秦宇自己重写的序列一个个生效,在那湖底的两极盘中生成了一条条的通道。这些通道就像是湖底排水装置,将满载湖中已经都溢出的阴阳二气给抽走排出。秦宇利用魂序列开启了自己意识和外界的连接通道,在意识里使用魂序列直连入那意识元莲,将它作为一个闸阀。

意识元莲开启之时,意识和黑暗之地的通道被打通,另一边使用雾斯给的第三种掌控术的连接部分的序列编码将魂序列和两极盘连接在一起,进而将整个牧湖和他的意识连接直通黑暗之地。

既然掌控术容不下这么多的阴阳之气和能量,那么就用黑暗之地那能量不行法则无效的特殊空间来承载这些。秦宇将那巨大的暗日强行吞入了牧湖之中,然后将之再原原本本地缩进了眼睛的神识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