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你死…我死(1 / 1)

残魄御天 冷羽无情 2718 字 11个月前

龙武战场中红龙蛇的刷新地,在那片已经去掉了大半的森林上,很多人亲眼目睹了这样的一个恐怖场景。一汪漆黑的黑水湖像是巨兽一样将一颗巨大的暗日硬生生给吞了下去,紧接着这庞大的黑水湖竟然无限缩小,最后收入了一个浮在空中的男子眼里。

咕噜的声音从很多人的喉咙里发出,本来是想来看看有没有什么机会捞一票的继承者们全都当场傻眼。

“这只眼睛……是有多大的容量!”

这是此时此刻众人的心声,那只瞪大的眼眸漆黑无比,在黑色的眸子里有一点光向四周扩散出无数白色的细细丝线,所以这只眼睛看起来也很是妖异吓人。

当那湖水彻底收入眼中的一刻,半空中的秦宇睚眦欲裂直接坠落在地,整个人抱着脑袋在那地上不住地翻滚蹦跳。这一刻若不是现在他没有身体,恐怕就真的要体会一把什么叫脑浆迸裂而死了。

在刚刚那一刻若是不将东西收走,那么现在那牧湖早已经崩溃,自己的意识也会消亡在接下来释放出的磅礴能量和阴阳二气之下。将这东西全数收入意识,虽然他的意识也一样崩裂了,但是神识不同,神识可以无限延展,他赌这东西撑不破自己的神识。

虽然他是赌对了,但是神识不破不代表意识可以留存,这庞大的能量冲击和阴阳二气的冲灌,使得神识末端的那些细细支节再一次被冲破细分,并且已经从眼眶之中向外溢出。这神识在眼里的时候是神识,可是当它离开眼眶之后就变成了一道道意识裂隙。

这些裂隙将他的意识撕开,秦宇感觉自己整个脑袋都快要炸裂,那连接的通道在疯狂地排除能量和阴阳之气,这些东西进入到黑暗之地后直接就没有了音讯,根本就是半点涟漪都掀不起的存在,但是它们在秦宇的神识里却已经在撑破他的脑袋了。

尽管所有的通道全都是全功率在输出,但是这能量实在是太大了,他的意识从眼睛哪里彻底撕开,被收入神识的牧湖一点点重新溢出,而他的意识已经耗尽,神识都在被一点点解析消散。在那不远处小溪的身躯周围升起了一个防护罩,有一条洁白的小龙在里面游弋,她似乎没有受到半点影响。

就在秦宇的意识一点点被撤出的时候,意识也进入了消散撕裂的最后状态,他双手用尽了力气地挤压自己的脑袋,如果这是肉身的话这脑袋已经被挤爆了。

“啊啊~~~”

前所未有的痛楚侵袭秦宇的意识,这是此时此刻他唯一能够还感觉得到的感觉,他抱着脑袋仰天咆哮,那撕心裂肺的呐喊之声震荡整个方圆万米空间,空间里所有的阴阳二气全数被剥离。在这生死一刻,在那黑暗之地深处的质点终于有了动静。

质点在神识中爆发,超重的质量瞬间就将秦宇连带他周围千米的大地都压得下落,那十四蛇人感觉情况不对迅速撤离,然而只差一步跑出去的时候脚下的大地下坠不说,连整个的空间都在向后收缩。

随着这大地的下落,质点恐怖的质量直接将空间都坠了下去,因此原本都很平稳存在于空间里的东西全都被扯入了空间坠点里,全都被扯入那牧湖之中。如果说还有什么没有受到影响,那就是被白龙保护的小溪。

这时候那白龙已经将自己的身体整个缠绕在那护盾上,就算是这样,也可以看到那均匀的球体护盾都被扯得往质点的方向倾斜扭曲,而且整个护盾已经都出现了一丝丝细细的裂痕。

只是现在的秦宇早已经没有意识来顾及是否会伤到人,千米空间里的东西都被他往那牧湖里吸扯,而原本在牧湖里的那些阴阳之气和磅礴的能量也在下坠的力道下超加速地流入黑暗之地。如果将之前的传输必成自来水龙头的流量,那么现在就是千米大堤决堤之景。

质点的吸力来源于它巨大的质量,这一点与秦宇身体里的吞噬属性完全不同,倘若此刻有吞噬属性在,那么他也不会弄得这般模样。那超大质量的爆发仅仅持续了数息,这数息之间就把那一湖的能量和阴阳之气抽走了九成。

随后一切都安静了下来,那十四个蛇人只差一点就也被吸走了,现在它们的意识也都近乎枯竭,一个个全都昏厥在秦宇的身边。现在的秦宇跪在仅存的一块岩石上,脑袋仰望对天,双手无力的下垂。

一只眼睛已经完全闭上,那意识的裂隙遍布整个脑袋直至胸口,另一只眼睛还圆圆地睁开,只不过里面早已经没有半点神采,有的只是从眼里往上溢出的牧湖的水。而在他头顶展开的牧湖也在缩小缓缓褪去。

此刻他意识气息全无,直到牧湖完全收入意识,里面的所有东西全都抽空,意识元莲才关闭了黑暗之地的连接口飘出来来到他的额头上帮他修复意识。纵然这里能量充足,哪怕有御龙鼎存在,到了最后秦宇身上的意识裂痕也没有完全修复,在眼睛的四周依旧还有延伸出来的几道裂隙存在。

这次质点的刚好爆发让他捡回一条命并不是偶然,在秦殿的大门口千依正大口地喘息着,刚刚那大殿盯上的光源如裂缝一样撕开,她立刻就知道是秦宇的意识遇到了危险,而且能够影响到这里,说明是连他自己都无法应对的生死之劫。

于是千依没有半点犹豫的开质点,这才有了现在秦宇还剩下半丁点的命在,此时此刻在她眼眸中的不是松了一口气的神色,而是满目地惊恐和一脸的惊魂失色。刚刚那一刻她心里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不是怕自己会死,而是感觉到了秦宇意识的消失。

在那一刻像她这样意识里装着多少序列和编码的时间体也觉得脑海一片空白,她无法想象若是秦宇真的就此消失了自己该怎么办。平时她曾不止一次想过这个问题,在她心里也有无数备案,可是在那一刻这些所有的备案全都不及那突然感觉不到存在的意识气息。

“你到底遇到了什么,千万…千万…要活着啊~”

千依的娇躯倒在大殿之中,两行清泪顺着眼角留下,在她心里有一件一直犹豫的事,现在她下定了决心。她去到了那秦宇用来存储自己意识序列的栈前将那份意识序列收了回来,秦宇不知道她早就能这么做了。

时间封存都是她教的,她又怎么可能不知道怎么解呢。拿走序列之后千依再次回到秦殿之中,将自己全部的意识编码刻在了那一根根编码柱上。

“从今以后,你死…我死。”

意识修复持续了三天,这三天时间那些看热闹的继承者没有人敢靠近那个千米范围的深渊半步,当时那大地崩塌坠落,万物被吸入其中的情景还历历在目,谁又敢作死前去呢。

又过去几天,这些天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与前三天全是亲眼目睹的人不同,新来的这些人只看到了在那区域里有十四只红名且有署名的龙兽,至于一些人口中的传闻自然是当成夸大其词的不实之词。

又十多天之后,这片区域已经出名了,亲眼目睹的人所占的比率十不到一,因此自然也就有人下到那几千米的深渊下查看。这方圆千米形成了一个深渊巨坑,有传闻这是一个人造成的,很多人听到之后只是冷笑。

这些天世界等级已经升了两级,这个深渊巨坑里刷了不知道多少积分资源,因此前来猎取的人也自然就多了起来。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