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 新妇红裳(六)(1 / 2)

神山纪 施久微 269 字 9天前

琼莹琼英姐妹俩,一左一右,跪在师父面前。

往常琼莹在师父面前,都是低眉顺眼,心细如发,垂手侍立,琼英却是俏皮爱笑,深得师父欢心,这时候姐妹俩却是一脸坚定,恳求与师父一起下山。

张辰右臂揽住苏怀玉纤腰,原本就听得韩可珍话里的怨毒,心中感伤羞惭,这时候听得俩女徒儿的话,更是不甚厌烦,左臂一挥,将她们托起。

张辰淡淡说道:“都说了不要你们侍奉,以后自去专心修炼,如今还跟着做什么?”

不想往常乖巧文静的琼莹,这时候却是异常地倔强,纵然感受到师父不悦,依然轻轻说道:“师父,弟子愿意一辈子侍奉左右!”

琼英也收起往常爱笑的姿态,正色道:“师父,从小我们姐妹俩,就被爹娘卖了!这世上,也只有你爱惜弟子!”

“自弟子拜入师门,就下定心意,要一辈子跟着你!”

张辰见了二女神态,更是不快,这时候,怀中的苏怀玉忽然柔声道:“张郎,这俩小丫头,我也很喜欢,还是带她们走吧!”

当初在陈州,苏怀玉与张辰泛舟太湖,也曾见过张辰这俩,聪明伶俐的女徒儿,也着实喜爱她俩。

琼英也趁机说道:“师父,师娘怀有身孕,你孤身一人,又怎么好照顾她?”

“还是由我们姐妹俩跟着吧?”

张辰却摇摇头,叹了口气,语气缓和不少,道:“傻丫头,师父是犯下门规,被逐出师门!”

“你们俩又何罪之有,也要跟着我下山?”

“嗯,明儿起,你们跟着你袁师姑说,继续修炼玄女剑法!”

张辰说罢,再不理会姐妹俩,搂着苏怀玉,大步往十八盘而去,只是姐妹俩似乎还不肯听,就是要跟在身后。

张辰不胜心烦,猛然回头,低喝一声:“不准再跟着!”

张辰原先带着苏怀玉,快步下山,避免姐妹俩跟上,只是又想到苏怀玉有孕在身,不敢过于颠簸,因此行了一阵,轻轻抬起她右腿,一道灵力输入,助她疏通被金针打中,阻塞的经络。

薛家金针,原本称得上是修真界一绝,尤其是韩可珍如今结成金丹,出手尤其狠辣,苏怀玉原本也是筑基后期修为,被这金针打中双腿,几乎是瘫痪不能行走。

过了半晌,张辰才疏通完苏怀玉腿部经脉,闷哼一声,只是她似乎依然不能站起,偎依在张辰胸口,不能起身。

张辰心中嘀咕半晌,几乎以为韩可珍这薛家金针,有什么独到之处,忽然醒悟,不由得骂道:“小妖女,又耍诈,还假装站不起来,想我背你吗?”

若不是当初在仙霞山附近,张辰就被苏怀玉假装昏迷,背着她逃跑了一路,几乎又要被骗。

苏怀玉忽然咯咯娇笑,只是靠在张辰胸前,不肯起身,嗔道:“一身两命,我怀了你的儿子,自然是娇弱一些,难以站起了!”

张辰瞬间醒悟,这时候与苏怀玉一起,还当是从前了,才明白过来,苏怀玉是有孕在身。

张辰又低头瞧了瞧,不自觉伸手,摸了摸苏怀玉肚子,叹道:“嗯,是我糊涂了!”

“玉儿,你怀孕之事,怎么不早与我说?若是你有什么不测,倒要叫我悔恨终生了!”

自那天在陈州太湖边,夜里与苏怀玉春宵一度,这时候已经有两个多月了,只是不显怀。

张辰说完,只怕又有人自十八盘下山,也不好见面,因此作势就要背起苏怀玉下山。

苏怀玉原先俏脸含笑,这时候见张辰神色郑重,她不禁脸色微变,目光闪烁,忽然起身,轻声道:“张郎,不碍事的,我能走的!”

张辰再三坚持,终究没扭过苏怀玉,末了二人携手并肩下山。

十八盘弯弯曲曲,一级级石阶直通山脚下。

二人下了山,忽然张辰停下脚步,不由得回头向山上望去,一级级石阶,看不到头,更不知山上是什么情况了。

忽然只听苏怀玉幽幽说道:“张郎,你是不是后悔了?”

张辰摇摇头,又侧头冲苏怀玉一笑,道:“不是,从前我奶奶常说我,男孩子恋家,难有大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