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9、丽池夜总会(第二更,求订阅求月票~)(1 / 2)

“呵呵,这个飞仔倒是挺有意思啊!”

刘福的办公室内,听到了黄志伟的报告后,脸上露出玩味的表情。

随后看向黄志伟问道:“他有没有邀请你啊!?”

黄志伟点点头,道:“邀请了,不过我没同意!”

刘福微笑道:“为什么没同意啊,丽池那种地方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消费的起的!”

黄志伟答道:“因为我知道福哥你晚上也有事情!”

在外面或者私人场合的时候,黄志伟一直称呼刘福为福哥,外人都认为刘福最信任的是自己的侄子刘和,但实际上刘福明白自己的侄子是什么人,他最信任的其实是黄志伟。

“刘和跟锋仔两个人什么反应?”刘福问道。

黄志伟道:“两人非常的不开心,许飞说完之后,转身就离开了。”

刘福哈哈一笑,不以为意,“你怎么看这个许飞?”

黄志伟道:“是一个高手,而且恩怨分明,同时还是一个疯子,最重要的是.......他可能很有钱!”

没有钱的人,是不可能请自己的同时去丽池夜总会这种地方去消费的。

还是第一次见面的同事!

依照规矩应该是同事们请许飞吃饭才对的。

刘福对于黄志伟的评价不置可否,笑道:“走吧,咱们也该下班了!”

.

许飞,蓝江,高喜俊,余学德四人坐着黄包车来到位于七姊妹道的丽池夜总会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现如今整条七姊妹道被路灯车灯照的亮如白昼,各式汽车,黄包车把街道堵的死死,虽然有十几个穿着马甲佩带着领结的年轻服务生走出来疏导交通,坐在黄包车内的许飞依然认为汽车要是想要从街头开到夜总会正门,至少得需要十分钟时间。

在黄包车上下来后,蓝江三人明显有些拘谨的样子,他们不是第一次来丽池了,之前也随着刘福来过几次,但那都是坐着刘福的车来的,现在他们是坐黄包车来的。

相对于那些开着汽车的,他们坐黄包车的就没有什么面子了。

座驾上的落差,让他们的心里有些自卑!

这其实就是因为他们没有真正的底气所造成的的,如果他们是刘福的话,莫说是坐黄包车了,就是步行过来,也不会有这种心态。

丽池的服务员,并没有因为他们是坐黄包车来的,就看低了他们,依然是殷勤的开门。

许飞顺手赏了十块钱的消费,服务员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了。

许飞注意到,这个时候来到这里的大部分都是一些年轻的阔少。

蓝江这个时候走在许飞的身边,认为许飞是刚刚在伦敦过来的,不懂港岛的情况,于是为许飞解释道:“这些都是那些歌伶的舅少团,大部分都是各个商会的公子哥,小心点!”

此时的港岛,歌手被称为歌伶,还没有自己的演唱会。

夜总会,酒吧,舞厅才是她们施展歌喉的场所,那个时候的歌迷还拥有一个统一的名字,舅少团。

这个时候的歌手,除了比唱功,比风头,还要比自己舅少团的规模,歌手歌罢下台,还要主动去舅少团的坐台应酬敬酒,行内称为拜山,而这些舅少团成员,非富即贵,为了捧歌伶,常年包下前排所有座位,每晚风雨无阻的前来捧场,而且还会跟随歌伶转场,动辄就与其他歌伶的舅少团斗富,一掷千金。

简单的说,就是许飞穿越前的饭圈......

只不过他们比饭圈的地位高。

饭圈的粉丝,是花着钱,什么都捞不着,而这些舅少团就不一样了。

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许飞等人进入了丽池的大厅。

丽池夜总会的正门大厅,更像是一个中枢,在这里,前往丽池夜总会的各路客人分道扬镳,比如许飞几个人是来夜总会喝酒的,就要从这里前往夜总会,其他客人有想要用餐的,就去中餐厅西餐厅,有想要打牌的,则前往棋牌馆。

“看见那个人了吗?”许飞等人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正在穿过一条富丽堂皇的廊桥,蓝江继续为许飞介绍这边的情况,指着一个穿着夜总会礼服的中年男人讲道:“他是阿彩先生专门在盛海滩请来的高人金阿贵,听说以前是盛海滩百乐门夜总会的经理,八面玲珑!”

许飞看了一眼那个中年男人,有些眼熟。

金阿贵这个时候正在招呼一个穿着西装,身边跟着几个随从的年轻人,能够成为丽池夜总会的总经理,自然是非常聪慧的人了,也懂得察言观色,一双眼睛更是练就了火眼金睛,知道什么人该自己亲自招呼,什么人不用去管他。

像那些舅少团的人,自然是需要金阿贵巴结奉承的人了。

而像许飞这样的生人,尤其是蓝江等人还一副有些拘谨的样子,金阿贵一眼就能够看出来,这是一群雏儿,再看他们身上的衣服,便立即断定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