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富家女同样充满烦恼和痛苦(1 / 1)

人们都拿起筷子吃菜。程芳玉拿起酒杯,对孙菲菲说:“该我提问了,菲菲,我想知道,你当初是因为什么原因离开了玮城?”然后喝了一口酒。

“芳玉姐,这个问题我不想回答,具体的事情,你最好问高士源,让他和你说。就是那次他喝多了,酒后吐真言,让我决定离开的。我自罚三杯。”孙菲菲说完,就要喝酒。

喝完第一杯的时候,程芳玉就对孙菲菲说:“菲菲,不用真的喝三杯的。”

“不行,说话要算话。”孙菲菲又对服务员说,“给我倒上。”

程芳玉没有再劝阻,孙菲菲真的喝了三杯。

在孙菲菲喝酒的过程中,程芳玉看了看高士源,没有说话,她明白孙菲菲说的酒后吐真言是什么,已无需再问。

其他人也看高士源,乔雨对他说:“高老师,你究竟对菲菲说了什么,把她给气走的?”

高士源没有回答,也不知该怎样回答。

孙菲菲对乔雨说:“雨姐姐,不用问他了,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都已经回来了,一片云彩散了。”又对高士源说,“高大哥,该你了,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菲菲,我想问,你这几个月是怎么度过的?”高士源说完,喝光了一杯啤酒。

“高大哥,谢谢你还这么关心我。离开玮城以后,我就返回了老家,大概是二十天以前吧,我返回了玮城,之后就把这个四合院餐厅给收购了。回答完毕。”孙菲菲说。

孙菲菲刚说完,下面的宋达仁就说:“菲菲,我很奇怪,你家庭条件那么好,为什么之前会送外卖呢?”说完,喝了三分之一杯的白酒。

“宋大哥,我还没祝贺你呢。”孙菲菲拿起了酒杯,“祝贺你征文比赛获得一等奖,又被市长亲自安排到了博物馆工作。我本来还想找你和我一块儿创业的,现在看来是没机会了。我回来的太晚了。”说完,喝了一大口红酒。

“我们的事情你都知道啊?”宋达仁很奇怪。

孙菲菲笑了笑,说:“没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又看了一遍其他人,“宋大哥刚才的问题,各位哥哥、姐姐大概都很好奇。一个富家女,为什么放着有钱人的生活不过,而去当外卖骑手?我今天把大家都请过来,也想好了,要把事情都说出来。

事情还要从我的家庭说起。我家的确很有钱,爸爸的生意做的很大,我们家住别墅,每个人都开好车,可是我并不觉得幸福。为什么呢,因为我爸和我妈一直不和,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爸就很少回家了。

每个人都知道,他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其实,我妈也不干净,她也有婚外情。他们还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呢,想等我高考之后再离婚。我本来学习还可以的,高考的时候故意胡乱答题,就考得特别差。

他们让我复读,我对他们说:你们别装了,赶快离婚吧,我不复读。他们想送我出国上大学,我也不去。我是故意的,他们想让我做的事情,我偏不干,还到了玮城现代职业学院上学。我想气死他们。

他们谁都没有气死。我上大学以后,他们真的离婚了。我妈又嫁了人,我爸也把那个女人领回了家。大学毕业以后,我爸让我回去,说给我一个4s店。我不想回去,因为我觉得那里一点都不温暖,根本不是我的家。

我不想再花他们的钱,也不想让他们找到我,就留在了玮城打工,送外卖,后来就认识了各位哥哥、姐姐。和你们在一起,我觉得特别开心,我觉得你们才是我的家人。所以,现在我又回来了。”

听了孙菲菲的话,大家才恍然大悟,原来她这个富家女的生活同样充满了烦恼和痛苦。

接下来,乔梦、乔雨、肖锋、周焰、臧雪逐一向孙菲菲提了问题。

乔梦:“菲菲,你还回我们那里住吗?”

孙菲菲:“梦姐姐,我还有东西在你们那儿呢,你们没有丢掉吧?”

乔梦:“当然不会丢啊。你离开了以后,你屋里的东西我们都没有动过,房间也没有再租给别人。”

孙菲菲:“梦姐姐、雨姐姐,谢谢你们还替我留着那些东西。我之所以一直没去拿那些东西,就是因为我还想回去住。明天我就回去,欠你们的房租,我会还给你们。”

乔梦:“别说房租的事了。”

孙菲菲:“我突然有一个想法,不如我把那套房子买下来吧,这样我们三个人一块儿住在那里,也不用再担心房东会卖房子,来赶我们走。”

乔梦:“好啊,我们给你付房租。现在是多少钱,就还给你多少钱。”

孙菲菲:“别和我说钱的事,我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钱,我缺的是朋友,是可以说话的姐妹。我把房子买下来,你们想住多久就住多久,要是给房租,就是看不起我,不把我当姐妹。梦姐姐、雨姐姐,我们是好姐妹吗?”

乔梦:“当然是好姐妹。”

乔雨:“是好姐妹。”

孙菲菲:“那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我把房子买下来,我们三个人住。雨姐姐,该你说问题了。”

乔雨:“菲菲,谢谢你了。我有件事想问你,肖锋说,你们以前见过,他知道你家的情况,你不让他说,为什么呢?”

孙菲菲:“其实自从我到玮城上大学开始,我就一直隐瞒自己的身份,老师和学生都不知道我家是干什么的。后来认识了各位哥哥、姐姐,我也隐瞒了身份。因为我不想让大家知道我是一个富家女,而且我也不想让我的家人找到我。

现在大家知道了我的身份,我也还是想让你们都把我当一个普通的打工妹,而不是什么富家女,我还和以前一样,是大家的小妹妹。对了,肖锋,我倒是想问问你,你是怎么知道我家的事情的,我们究竟是什么时候见过?”

肖锋:“其实我没见过你本人,而是见过你的照片。我以前在好几个汽车4s店干过,有一次跟领导出差,到了你爸爸的办公室里,墙上有你的照片。”

孙菲菲:“怪不得我不记得见过你。”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