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程芳玉、高士源决定和孙菲菲一起创业(1 / 1)

听完了程芳玉的话,孙菲菲说:“芳玉姐,千万别想不开,有我们帮你,你肯定会把婚离了的。你既然有了辞职的心,就尽管到我这里来就行了。你老公要是敢来闹事,正好啊,我巴不得他来呢,你看我怎么收拾他,给你报仇!”

“菲菲,你这么说,我很感激。可是我这么多年了,就一直当老师。真到了你这里,能做什么呢?”程芳玉还是有顾虑。

“我现在就表个态,芳玉姐,以后你就是我的管家,是我的财务经理加人事经理。”孙菲菲说。

“菲菲,谢谢你这么信任我。可是,你这样安排,是不是太随意了,不再考虑一下?”程芳玉说。

“芳玉姐,你也知道我太随意了吧,所以我才更需要你来帮我啊!你来了以后,所有的人事安排和财务支出,都听你的。”孙菲菲说。

“那我星期一就去学校辞职,处理一下个人的事情,然后再来帮你。”程芳玉说。

“好,芳玉姐,你可不能反悔,财务经理加人事经理的位置,就是你的了。你来以后,我们尽快找地方、招人,把外卖公司办起来。”孙菲菲说。

“好。”程芳玉说。

“老高,芳玉姐已经答应来帮我了,你呢,要不要和她一起来帮我?”孙菲菲又对高士源说。

程芳玉的决定,有些出乎了高士源的意料,但又合情合理,对她本人也的确是好事。他本来是不打算到孙菲菲这里来的,但程芳玉的决定,让他产生了辞职和她再做同事的想法。

“菲菲,如果到了你这里,我能做什么呢?”高士源问孙菲菲。

“做什么都可以啊。你让我想想,你是行政主管、常务副总,对,就是常务副总。除了我,别人都得听你的,芳玉姐除外。”孙菲菲说。

高士源没有马上回答。孙菲菲又说:“老高,你那个工作真没什么意思,到我这里能让你发光发热,最重要是还能和芳玉姐一起上班,你还犹豫什么?”

高士源看了看程芳玉,希望她能帮他做决定。

程芳玉很矛盾,希望高士源和她一起到孙菲菲这里来,这样两个人就能每天在一起,为了共同的事业而打拼。但她又不希望他来,因为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未来不可预测,甚至没有未来。

程芳玉没有给高士源任何回应,他对她的爱终于还是占据了上风,就对孙菲菲说:“菲菲,我决定了,辞职到你这里来工作。”

程芳玉看着高士源,眼中满是爱意。

轮到宋达仁,他对孙菲菲说:“菲菲,谢谢你想着我。如果我还是外卖骑手的话,肯定会来帮你。现在,我到了博物馆上班,我很喜欢现在的工作,而且这还是市长亲自安排的,不能就这样随意辞职,所以我不能来帮你了。”

“我都明白,宋大哥,你在博物馆里好好工作,将来要当馆长的。”孙菲菲又问二乔姐妹,“梦姐姐、雨姐姐,你们得来帮我,不能找理由推辞。我都想好了,你们俩就帮我管理这个饭店,一块儿当店长。你们在大厅里一站,就是四合院的形象大使。”

乔梦和乔雨刚刚借去卫生间的机会,已经商量过了,她们没什么别的本事,只会理发。理发行业说到底也是吃青春饭的,并不能长久,跟着孙菲菲一起创业,她们无需投入资金,就可以分享成功,对于她们而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往最坏里想,如果创业失败,她们也不会有什么损失,大不了再重新开理发店就是了。现在,孙菲菲让她们当店长,管理这个饭店,更超出了她们的预期,她们没有理由推辞,就愉快地答应了下来。

孙菲菲又问肖锋、臧雪和周焰。肖锋有自己的事业,自然是不肯来的。臧雪也很喜欢现在的工作,而且对创业也没有什么想法,就也谢绝了。

至于周焰,他什么事情都听她妈的,更不会答应。而且周家也并不缺钱,如果真要创业的话,也会自己干,而不会跟着孙菲菲。

能有四个人答应帮自己,孙菲菲已经很满足。她在心里盘算着,让乔梦和乔雨管理四合院饭店,程芳玉和高士源帮她管理外卖公司,她自己当董事长。

聚会结束之后,十一个人拍了一张合影。孙菲菲要把合影挂在大厅的墙上,把原来那张替换下来。

来时的两个司机又把十个人送回去,中间多了一个环节,就是去程芳玉父母家,接上了陈家源。

回到住处之后,高士源和小团子说了晚上聚会以及他和程芳玉辞职的事情。小团子很支持他。

到了第二天上午,晏超然还没有去四合院,孙菲菲就把法拉利开到了东武小区,和他互换了车。

之后,孙菲菲去见了二乔姐妹。乔梦已经写好了“此店转让”的广告,打算贴到理发店的门和窗户上去。

重新回到之前居住的卧室,孙菲菲感慨道:“这才是我的家啊!”之后,她让乔梦给房东打电话,商量买房子的事情。

房东本来并没有卖房的打算,但碰到孙菲菲这样的大买主,自然抵抗不住金钱的诱惑,最终,孙菲菲以市场价加价五万八买下了房子,作为她和二乔姐妹长期居住的根据地。

房子的事情谈妥了,孙菲菲又和二乔姐妹去了理发店,贴了转让告示,之后又在网上发了消息。很快就有好几波人打电话来,说要看一看店面。

再说晏超然,法拉利一到手,他就迫不及待开着上了路,然后瞬间就被征服了,他忍不住自言自语:“真的是一分钱一分货,一辆车能卖多少钱,都是有理由的。如果这辆车是我的,就用不着羡慕汪喆的兰博基尼了,那该多好!可惜呀!”

晏超然开着车到了吕晓红家,接上她去兜风。此时,他甚至很希望汪喆再来吕家,那样这个纨绔子弟就会看到法拉利,从而大吃一惊。然而,汪喆并没有来。

法拉利在街上漫无目的地前进,无数的路人投来羡慕的目光。

说漫无目的,其实也不尽然。晏超然有意走了黄金酒店所在的那条大街,那辆显眼的兰博基尼就停在酒店门口。想起之前发生的种种事情,晏超然至今仍然觉得余气未消。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