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家庭变故-第三者入侵(1 / 1)

他们两个人,入读的都是最好的高中,校长秉承一切从高一抓起的宗旨,老师们齐心协力,串通一气,通过各种方式,布置带有挑战性新花样的作业,只为了让她们的学生更优秀。这可愁了下面的学生,开学将至,为了提高作业的质量,这两个人这几天哪里都没有去,乖乖呆在家里面,完成那快要堆成山的作业。

忍住,这几天好好把作业写完,然后再去找他(她)。两个不约而同的想到。

可是这边的夜妈妈心里却不平静了,刚才家族那边电话通知,说是一年前对自己老公的公司撤资,不再资助。问其原因,却被告知,一年前家族通过秘密调查,发现自己老公因为家族资助,公司事业蒸蒸日上,身边的水性杨花也多了起来。再加上她常年不在自己老公的身边,身边没人陪伴,没有抵抗住外界的诱惑,喜欢上了另外一个女人,更让人生气的事,那个女人还带了一个女孩年龄与自己女儿相仿在身边,他居然还答应了,相处也蛮久了。家族那边以为她察觉出来的,可过了一年,却没有听到她要搬回来的消息,一点动静也没有。所以才打电话告诉她。

听完后,握在手中的手机,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他的眼里再也没有了星星,突然之间失去了最值得依赖的肩膀,内心好像被狠狠的挖开了一个洞,很痛,没有力气支撑自己,夜妈妈无精打采的坐在地上,不知道该怎么办?脑海一片空白,最终还是没能掩盖住悲痛欲绝的哭泣声。

破门而入的是夜曦,看到妈妈崩溃的模样,她慌了,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慢慢的走到妈妈的身边,蹲下身来,用双手抱住她。知道,慢慢开口说“你爸爸他有其他女人了。”

这个消息,对夜曦来说,同样是天打雷劈,她敢不相信,也不想相信,自己的爸爸,居然会把自己和这样温柔的妈妈,撒手不管,置于身后。

“哪里来的消息?”发红的双眼,握紧住自己的拳头,内心不断重复默念,你一定要冷静。

“外公打电话亲口告诉我的。”听完这句话后,她无法反驳。外公的消息,百分之百的准确,可是自己真的很难受。可想而知,妈妈会更难受的。

“曦儿我回来了。”楼下传来一个沉稳的声音,是她的爸爸回来了,妈妈和夜曦两人都想听这个男人自己亲口说出来,下去问问。不然心里总有一个声音在说“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曦儿,快扶我起来。”夜曦麻溜的扶夜妈妈起来,夜妈妈抹掉了眼角边的泪珠,小步快走到化妆台,稍微精心打扮一下自己。

“走,陪我一起下去。”一定要问个明白,不然自己心里不舒服。

可是一下去,看到的场景,夜曦妈妈的脸色一下变得苦涩起来,嘴角似乎冰冻了,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这下内心终于苍白无力。而夜曦看到身着鲜红色女裙的中年女人,她清楚听到自己内心那坚实的城墙崩塌的声音。下意识的紧紧握住妈妈的手,即使要面临困难,自己也会与妈妈并肩作战的。

夜爸爸似乎早已料想到这样的局面,主动走过来,面带微笑的说“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助理小许,还有她的女儿许漾,和我们家曦儿一样大捏,可以好好认识认识下。”

开门并没有见山,以助理的身份来介绍第三者,这事也只有夜爸爸能做的出来。

“把女助理和女助理的女儿带回家这是有什么重大公事要处理吗?”凉薄语气,明眼人都听出里面有其他含义。

“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不是工作上的事不能带回家认识认识下?”

这还没有公开身份呢,当着我们的面,胳膊肘就往外面拐了,那等下是不是会更加嚣张?

“今天咱们就把话挑明了说,我们已经知道这女人是什么身份了,不需要冠丽堂皇找各种理由来搪塞我们,再加上我们跟她不熟,我家不欢迎陌生人。”“陌生人,”三个人她还故意做了加重语气,夜曦也不是好欺负的,更不能容忍别人欺负自己的妈妈,即使是亲生爸爸也不行。

而被称为“许漾”那个女孩,眼神中充满不甘心,甚至还带有一丝厌恶,凭什么,那个女孩可以以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说自己和妈妈是陌生人?凭什么,她可以住在这么好的家,不用担心生存问题,而自己的妈妈却跟着眼前这个快要身无分文的男人生活?越想越加生气。

“曦儿,我们大人的事我们自己来处理。”夜妈妈终究打断了这火焰味超重的对话。

“可是,”担忧的目光投向夜妈妈,而夜妈妈假作坚持的点点头,说“我没事的。”

“兰诗,还是你明事理,我有点事和你说,走我们上去。”夜蒲想要上山伸手拉着端木兰诗上楼,夜妈妈退后几步,他的手落空了。

“好的,我们上去谈。”剩下的三个人只能看着两人上楼的背影。

夜曦特意绕了她们一大圈,悠闲自在的坐在沙发上,开始看起了手机,似乎没有把旁边那个“陌生人”放在眼里,此时夜妈妈平时叨叨的“木家的礼教”完全体现不出来。

许妈妈也能理解,任何家庭,突然有个第三者插足,还带了一个女儿,这样的情况让人很难受,一时接受不了正常不得再正常,不过没事,时间久了,可能她们就会习惯,答应给自己和女儿在这个家庭有点生存空间。

“你叫曦儿把,平时喜欢吃什么东西?”语言诚恳,语调温柔,要是没有这样的事发生,真是一位和蔼可亲的阿姨。

“曦儿,在哪里读书?”还是没有人回应,许妈妈却没有感觉到丝亳尴尬,正想继续询问时,许漾一个严厉的眼神传来,抢在许妈妈开口前,说“以后你不得不适应我们的存在。”妈妈刚才那种语气,真是卑微到极点,十多年了,妈妈在别人面前永远都是这副模样,真不想看到她这样,但可悲的是,作为她的女儿,正是靠妈妈这个卑微姿态才得以生存下来的。这句话,让夜曦内心有些许抵触,哼,这说的什么话,谁给你们的自信,真搞笑,看来是不清楚我家的情况。一脸冷漠看着这母女两,冷笑两声,“谁给你们的自信?”这句话,她们哑口无言了。

“曦儿,在家吗?我进来了。”夜曦马上把目光转移到门口,是自己心心念念的人过来了。不过却还有两个碍眼的人。

“好的,你进来。”两母女看到的是个肤色白皙,五官清秀中带着一抹俊俏,长而微卷的睫毛,幽暗深邃的冰眸,可是眼神中又带着一抹温柔仙男。许漾看着这仙男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貌似沦陷了,清醒点,他一直注视着夜曦,是深情的眼神,那目眩的笑容大概也是因为见到了夜曦。为什么,为什么一切好的东西都不属于自己。心里不甘心愈演愈烈。

“这两位是?”

“哦,是我爸从外面带回来的女人。”那三个字,因为长久以来的教养,还是不能脱口而出。

就算她不明说,他意识到不对劲,这两个人绝对没有那么简单,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在夜家看到其他的女人,这是第一次。随便一瞟,看到了沙发上的公文包,一眼就认出来那是夜爸爸的,这俩女的不会是他带回来的吧?再仔细一看,曦儿的脸色不太好,自己的猜测看来八九不离十了。对于破坏别人家庭的人,自己也不屑,夜曦心情不好,还不如带她出去散散心,说说话。

“曦儿,那我们出去吧。”正何她意,真不想看到她们两个,希望在自己回来之前,她们可以马上消失在自己的家。

这时,夜妈妈脑海里突然切山一画面,是几年前夜曦不知道怎么回事,把家里大多地方都安置摄像头,说是为了安全,要么以后发生什么重大事件,起码也能留个证据。这时也可以派上用场,我想想,对,书房就有摄像头,那就去那里谈,两个人来到了书房。

“你跟我好好解释一下。”不想在多想他一眼,这个男人,以前信誓旦旦地说,他是自己永远的星星,不会离开自己,背叛自己。这些话,在现在如此苍白无力。

“兰诗,你知道吗,小许陪我经历了我人生低谷的一年,如果不是她,我就不可能站在你面前了。她是个好女人,一年前,岳父那边突然撤资,没有资金来源,公司一时陷入了困境,是她,用自己存下来的辛苦钱,二十万帮助公司度过难关,但是你也知道是这点钱发挥不了什么重大作用,在两个月后,还是不可避免的破产了。员工工资,与其他企业合作的投资,需要一大笔钱,可是自己哪有那么多钱,还不了钱那就跑,可是自己哪有那些债主广神通广大,不管跑到哪里,都能被他们找到。真是一筹莫展。是她不离不弃,在我身边安慰我说,一切都会过去的。那好的女人到哪里去找?现在一切都结束了,我应该好好待她,所以我把她们带回来了,希望以后你们可以好好对待她们。”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