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家庭的破碎(1 / 1)

看着他手舞足蹈,深情并茂的,如果不知道真相,可能会被他感动到,便会心存怜悯,面对这样情况,可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不好意思是,已经提前知道真相了。

他都这样说了,真是一个负责任的痴心汉,完全没有考虑到自己和女儿,那就不需要保留情面,一针见血的说“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没有说出来?”

“你在说什么?怎么可能呢?”还是没有那种一口气把真相都说出来的觉悟能力了,真没有想明白,当初为什么会看上他。

“还不想说真相吗?”严肃的语气质问他。

不给他一点机会狡辩,语气更加严厉说,“难道不是因为你们赌博吗?你为他们着想,那我们呢?首先你得是我的丈夫和我孩子的爸爸,才能是别人的情人,怎么到你这来就本置倒末?你说这句这些话的时候,对得起我这么对对你的一心一意吗?对得起我这么多年对你的付出吗?我也是女人呀,更何况我是你的妻子,你怎么就不考虑下我的感受呢?”

夜蒲也有想过啊,可是相对于她,小许是更需要自己守护的人呀,她出自于富有家庭,雄厚的资产,势力范围又很大,什么都不缺,这些年里,自己在外工作这么多年,从没见她抱怨过。抱怨自己怎么不回来多陪陪她,也没有说过一句想他的话,让他忍不住怀疑,她究竟还喜欢自己吗?可小许不一样,虽然她没权没势,但是他可以依赖自己,可以向自己撒娇,更重要的是,还可以一直陪在自己身边。即使自己现在的所作所为违背伦理道德,会遭到别人的唾弃与厌恶,但是这是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还是听从内心的声音吧!

“那我就说实话吧,几年前我迷上了赌博,然后遇到了小叶,两个人有相同的嗜好,更容易相处,然后我欠了一屁股债,被迫挪用公司资产,被你家那边发现了,小叶只好告诉他们,是因为她,是因为我迷恋她才花了那么多钱。她还用自己的二十万为我还清了赌博的钱,即使是这样,她不离不弃的,细心照顾我。然后我们就水到渠成,在一起了。”

“这是真相吗?”与自己所得到的消息有很大的出入,如果是这样的话,也就没有那么难受。

“是的,这才是真相,他们给你提供的,只是小叶的一面之词。”

“那你怎么不来找我呢?”

“我不能去找你,这么多年了,公司运行靠的都是你们家的力量,我不想再给你增加负担。以前你固执己见,要跟我在一起。和家里的关系闹得很僵,我不想再因为我导致你们的关系更加恶化。所以我选择了一个人承担。”

女人终究还是不会为难女人的,心中的怜悯之心还是出现,但,原则还是要有的。不想再追究了,心真的很累。平平淡淡的说了一句,“我们离婚吧!”

“真的要到这种地步吗?你们几个人不能好好相处吗?”有点着急,毕竟这房子也是她家族的,要是离婚了,都不知道去哪里住,难道还要像一年前那样穷困潦倒嘛?

“不能,原则上的问题,纵使你有千万个让我怜悯的理由,但你背叛我这一点,是铁打的事实,试问有哪个妻子?心大到可以容忍小三和小三的女儿住在自己家里面?我猜是没有的吧?东西都准备好,过几天我们把手续给办了吧!”一直都有在克制自己的情绪,告诉自己不要生气,不要生气,不要生气,因为不值得。但是他刚才的那句话,彻底激怒自己了。是不是自己不把话说过分一点?他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那这房子?”哼,这才是你的主要目的吧,担心这房子,现在你身无分文,居无定所,只能把希望寄托予我,不过,让你和你的情人住在我的房子里面,这想法可真独特。

这件事还是得听听女儿的意见,先不做回答吧。没有说话,持续了一段时间的沉默。

接下来的行为,可真吓到了她。砰的一声,清清楚楚,连忙回过头来,看着他跪在地上,痛苦的表情。

“最后一次求你帮忙了,希望这个房子可以留给我和小许两母女一起住,并不是说把房子赠予给我们,可是那我们住一段时间,我可以交租金。你看这样可以吗?”用卑微到极点的模样去乞求曾经心爱的人,居然是为了其他女人,有点可笑。

第一次看到别人向自己下跪,手足无措,一时脑回路也不知道如何运转,答应也不是,拒绝也不好,那只能实话实说了。

“这个我还要跟我的女儿商量一下,我会尽量争取到她的同意。”

听到这样的话,终于松了口气,看来是有希望的,这几天需要好好努力,说不定就答应了呢。“万分感谢!”

“对了,这并不代表,这几天他们不可以住在我家,太碍眼了。麻烦你尽快清理掉。还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的吗?”这样的结果,已经是自己最大的慈悲了,没有下线。

“好的,我会解决的,没有什么事情了,下次吧!”

这件事也差不多了,提上日程的,是两人离婚协议书中的财产分配问题,这个也需要跟自己女儿好好商量一下。

终于等到两人下来了,却没有发现夜曦的人影,只有两个陌生人在沙发旁边空站着,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小许,我女儿呢?”叶妈妈也把目光投向这里,纵使再拉不上情面,女儿的安全还是首要的。

“曦儿啊,刚才有个男生来找她,两人一起出去了呢。”

原来是和宫泽熙那个小子出去玩了,女儿的安危不用担心了。

可是夜蒲更加担心了,男生?是谁啊?自己怎么不清楚呀?只好向夜妈妈求助。

“你还记得邻居家宫泽熙那个男孩吗?放心吧!那个男生很靠谱的!”夜蒲半信半疑,而许漾心里又掀起一阵小小波浪,原来你的名字叫宫泽熙。

出门后,夜曦无须隐藏自己脸上的厌恶之情,可以畅所欲言,一五一十的告诉宫泽熙。

“真是出乎意料,我爸爸居然是那样的人,不仅背叛我妈妈,还光明正大的把小三带回家。看着他们几个就来气,真想一口气把她们赶出去,可现实却不允许。现在肚子里面有一股气,不知道从哪里下手,更多的是心里难过。他怎么可以这样子?我妈妈这么温柔,上的厨房,下的厅堂,哪里比不上那个看上去寒酸的女人?如果不是她们,我的温馨家庭就不会遭到破坏,真的好难受。”

宫泽熙也不知道如何下手,默默听她倾诉。“肚子里那股气不知道怎么解决,那我们去坐海盗船吧!去玩一玩,转移注意力,可以吗?”

“不行不行。”摇头的速度,比拔动拔浪鼓的频率还快。

继续说道,“我知道我妈妈是个心软的人,她可能会答应那个男人一些无理要求,如果出去玩,时间一久,可能答应的要求就更多了,真是便宜那对母女了。所以,赶快回去。”气梆梆的两腮,宫泽熙没忍住,捏了捏它。夜曦水灵灵的眼睛,大大的疑惑,看着眼前这个男人,饶有兴趣玩弄自己腮帮子。

小声责备“你在干嘛?”说完,自己便被搂进一个怀抱里,温度三十七,厚实而又温暖。“不管怎么样,遇到什么困难,不用害怕,我都会陪在你身边,协助你度过难关,请相信我,我会一直在的,只要你需要我。”煽情的话一说,两人感情又升温了。

夜曦完完全全就是一个薄脸皮,小脸又开始发烫。“哎呦,这还不是说这个的时候。”马上逃离了他的怀抱,赶紧回家,宫泽熙紧跟她的步伐。

“咕咕咕。”许漾的肚子不争气的叫饿,不禁满脸通红,全身发麻,真想找一个老鼠洞钻进去,恨不得马上离开这里。

当之不愧的“打破尴尬神助手”的夜爸爸光荣上场。“哎呦,肚子这一叫我才想起为了赶上早班的飞机,早餐只吃了一块面包,这不也快到饭点了,看在我的面子上,能不能在这里吃午饭?”

听完夜爸爸厚脸皮说完这些话,许漾倍感尴尬,心想,换做是我,怎么可能会答应?

夜妈妈挑眉看了他一眼,做人怎么如此不害臊,还有勇气在这里蹭饭。打量下和自己女儿年龄相仿女孩,一脸疲惫,不禁心疼起来了。好吧,那我就勉为其难答应吧。

“好的吧。”出三人意料,夜妈妈居然答应了。可说来也凑巧,刚进门,夜曦就听到了这三个字,却发现那两个人还在家里,心中好像莫名的被人放了一把火。

“妈妈,你答应她们什么了?”这下坏了,这个节骨眼刚好被女儿撞到了,该怎么跟她解释呢?

“妈妈,为什么她妈在我们家?”

作为夜爸爸,当然要出面解释一下。“曦儿,我们肚子饿了,这下也到饭点。可以在这里吃午饭吗?”

“不可以。”第一次正眼看这母女两,斩钉截铁铁说“不好意思,这里不欢迎你们,请你们现在马上离开这里。”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