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木老爷重拳出击(1 / 1)

第二天,在夜曦老宅门口,密密麻麻的车停了下来,下来的是一批批着穿整齐的保镖,面无表情,因为人数众多,导致动静有点大,等全部人员就绪后,气氛又十分安静,就等坐在车上的人发号施令。许漾一大早被楼下的动静吵醒,有点生气,正想拉开窗帘看清楚是谁在搞鬼。可一看,下面全是保镖,自己生平头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十分好奇是什么事才能惊动这么多的人。不得不承认,她希望是夜蒲告诉自己,他是个富豪,不是以前那个只能卑微求助夜曦母亲让自己和母亲留下的那副窝囊样;而自己转身成为富二代,都是同龄人,自己和夜曦,凭什么她有幸福的家庭,优秀的母亲,而自己却犹如寄生虫,需要依赖别人生存下来,母亲又是插足别人家庭的小三。为什么差距这么多?许漾内心愤愤不平。

而这一切只是许漾单方面的胡思乱想罢了。

只见出来的是一根根银发在黑发中清晰可见,眼角有些许皱纹的老人,这是岁月留下的痕迹。只能他面色凝重,在保镖的搀扶下,步履缓慢的走进夜曦老宅。

“现在后悔了吗?当初不同意你们的婚事,而你却着了他的迷,执意要和他在一起,现在又是怎么回事,被小三欺负到头上了?还离婚了,用了十多年的青春就换来这样的结果,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唉。”老人坐在沙发上愤怒的说道。

夜妈妈低着头,一言不发。这次赌注,以自己的幸福作为筹码,终究是错付了,可是自己也不后悔,毕竟是自己的选择。

夜曦看着眼前尴尬的氛围,连忙坐在自己外公身边。捏捏外公的肩,捶捶外公的腿,轻声说道,“好外公,别生气啦,生气对您身体不好啊,家族还需要依赖您啊,您要好好照顾身体,不气不气。”试图让外公生气。

算了算了,自己女儿倔强的性格也是随了自己,没办法,更何况自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还不是要自己好好疼爱,母亲又离开的早,家族的纠纷也很复杂,谁也不知道为了权利,兄弟姐妹会怎么样互相陷害,不能让她涉及到,要好好保护自己女儿,当初答应这门婚事,也是为她找个合理理由远离这是非之地。仔细一想,再看看眼前这么可爱的外孙女,他也没有那么生气。

“好啦,还是你听话,不像你母亲,我阿,年龄大了,只是希望你不要重蹈覆辙,要找到一个好好疼爱你的人,如果我还在的话,我一定会好好把关你的婚姻的。”瞪了一下夜妈妈,表情看上去还是那么严肃,可心里想的却是怎么样修理夜蒲。

“去,把小姐和小曦的东西全部搬到车里面去。”对于外公的行为,母女俩同时下意识到,难道他知道了?消息这么灵通嘛?

其实自从夜蒲一回来,他一直派人盯着这边的情况,对于女儿能答应夜蒲和小三女儿一家继续住在这里的决定,并不惊讶,这样才是自己喜欢的善良的女儿。可是夜蒲没有眼力见,不珍惜自己女儿,那就不怪自己下狠手了,自己什么本事自己不清楚吗?还不是自己女儿默默的帮忙,他能混的好?就一混子,还混不明白,还出轨,真的是给夜蒲那家伙脸。

作为木老爷的贴身保镖,他们怎么不能get到老爷的意思,好歹也是在夜老爷身边混了几年了,只要通过简单一个眼神或一个动作,便能意会到老爷的想法。

“阿,你们是谁啊,怎么可以私自闯进来?不知道闯入民宅是违法的吗?”许妈妈惊慌失措,马上用被子遮住走光的地方,捏了一下睡在自己身边的夜蒲,耳边突然听到许妈妈的大喊,手臂也有疼痛感,马上抱住她,安抚受惊吓的她,想看看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进来,然而,当他一睁眼,看到一群保镖,正想大声谩骂时,可保镖黑衣身上的木槿花让他一下清醒过来了。一句话也没说,手也松开了,马上穿好衣服。

叶妈妈见没有自己想象中的结果,回头看了看夜蒲,发现他脸色不对劲,说的更具体点,是有带有恐惧。意识到不对劲,她也慌张起来,马上起来。

只见保镖一声不吭,马上识别出来了木家的东西-都刻有木槿花。除了这些,还有一些精致的化妆品衣服什么的,其他的东西,不出意外,应该是他们的。为首的保镖一句话“给我使劲砸!”看到他们这样砸自己的东西,怎么可能不心疼,可是这不是最重要的,得加快速度,不要得罪了下面那位,否则,小命都不保。许妈妈则死死拖住他们,毕竟这可是自己的全部家当啊,如果全被砸没了,夜蒲现在又没工作,那生活压力更大了,自己跟着他还干嘛啊,也不见他过来帮自己一把,正想叫住他,一眨眼,就看不到踪影。

在楼底下听到女人大叫,夜曦集中注意力,原来是“许夫人“的声音,心里可乐开了花,不用想,就知道上面发生了什么,那么多保镖,不对你们动手都算好的啦,有我外公在,你们休想占我们家的便宜。我就不信你们斗的过我外公,我妈妈那是心地善良,可我不是,看你们那副嚣张的嘴角,我早想动手了。如果不是我妈妈妥协,你们以为我不会对你们干嘛吗?你以为你们还会安然无恙呆在我们家?姜还是老的辣。

“外公,您真棒!”朝外公竖起了个大拇指。

“丫头,还有更厉害的,你就等着看看吧。不过拉住你妈妈,可别破坏我的计划,你妈妈的性格真的让我心情复杂。”“好的。”两个心意相通的进行眼神交流。

在隔壁房间的许漾,听到妈妈大声叫“你们停下,这是我的东西,不许砸!”歇斯竭底可是没有发挥一丝作用,人生头一次感觉到这么无助,第一次被别人这样对待,更可笑的是自己还不明白出于什么原因。她连忙赶过去,看到了刚才的保镖手里拿着自己最喜欢的项链,他正要往窗外丢。那是自己十八岁妈妈送给自己的礼物,对自己意义重大。不可以这样,许漾一个咧步跳起来想夺回自己的东西,却被早就发现许漾存在的保镖小米抢了先,小方推了她一把,项链成功的被丢了出去,而许漾被推向了冰冷的墙壁,以前她和妈妈经历过别人无数的冷眼,因为自己爸爸被迫偷盗,进去了,谩骂声陪伴了自己整个童年,好不容易长大了,可是只有妈妈一个人,自己太小,不能挣钱养家,习惯吃了这一顿没有下一顿的生活,也习惯了同龄人年年换新衣服,而自己一件衣服却要穿好几年,破了还要打补丁。即使这样,她也忍下来了,可那是自己人生第一次收到贵重的礼物啊,是妈妈连日连夜加班挣来的,想想妈妈加班时候的背影,再回想起刚得到它的雀跃,可现在就这样在自己面前,眼睁睁的看着这群保镖丢了它,自己却无能无力,可明明自己很努力去夺回了啊。第一次感觉到委屈,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哇啦啦的留下来。

感受到女儿的异常,她用纸币擦掉眼泪,用手拍拍许漾的背,“没事的啦,以后都会有的。下次我们买更好的!”说是这么说,心底也很心疼,也明白那条项链的重要性,相对于其他孩子,自己给不了女儿优越的家庭环境,还让她遭罪,不说给不了她幸福的家庭,从小到大,都是自己接她上下学,别人的孩子都有爸爸,而她的身边永远只有妈妈。还需要承受别人的非议,她也不会提出无理的要求,别人有的她都没有,一声不吭的太懂事了,让自己好心疼啊。即使这样,也无能为力,家庭条件摆在那里,纵然提出要求,自己也不见得可以满足。可十八岁那天,女儿忐忑的说自己想要项链时,想想十多年女儿羡慕别人的眼神,刺痛了她,于心不忍,她答应了这个要求。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也要满足女儿第一次要求啊。

那可是我们母女俩使劲全力才得到的东西,在这群人看来却没有任何意义,任由他们肆无忌惮的破坏。

忍不住了,拿起靠手边的东西,猛的一砸,“你们砸我们东西总得告诉我们理由吧。”也没注意自己砸了什么东西,瞥了一眼,不是自己的,看上去挺精致的,不会很贵吧。

“因为你们破坏了不应该破坏的家庭,得让你们付出代价。”小方冷眼看着这对母女,再看看她刚才砸的东西。“我看了一下,你刚才砸的东西的价格,是需要你们全家用几年才能还清的。可我们砸你的东西怎么了,你能把我们怎么样?这就是差距,有的家庭是你们这一辈子达不到的天花板,更何况感觉你们破坏别人家庭还挺自豪的?不感觉到羞耻嘛?你妈妈以前没教过你嘛,不能破坏别人的家庭,不然是要付出代价的,而你们母女付出的代价,我敢保证,要更为惨重!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