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达成一致放过他们(1 / 1)

许漾一听这话,能猜出个大概,又是夜曦,还以为是自己妈妈找了个公司老板,自己的人生也能转运,害,就现在这个情况看来,怎么可能,别老是做梦了,认清现实吧,想着想着脸色更为苍白。

“我希望你们不要不知好歹,不要随便砸我们木家的东西,不然我可不能保证不对你们动手。”许妈妈还想试图反抗,可许漾拉住许妈妈的手,轻声说道:“让他们继续吧,反抗又有什么用,还不是于事无补。”

夜蒲一下楼,就看到一张又一张熟悉的面孔,慢慢靠近,一股寒冷的气息迎面而来。一眼望去,就感觉到木老爷眼中的厌恶。

“你倒挺有能耐的,十几年前,不知道用什么花言巧语迷住我女儿的心,让她离开木家;现在你又拿着我木家的钱养别人,还让她们上门欺负我的女儿和外孙女。更可笑的是,你们居然还想住在这里;能不能有点自知之明,自己几斤几两不清楚吗?给不了我女儿幸福就别招惹她。毕竟她是你们招惹不起的主。”猛的一声,木老爷把十年前签订的合同甩在了桌子上,硕大的名字映入眼前。

“你还记得这份合同吗?你知道违约的结果是什么吗?”夜蒲哪里还记得这么多,十多年的事,只记得当时签合同,自己就有很多钱,相关细节也没注意看。一把拿过桌子上的合同,查阅有关违约事项。

“把上面那两个人带下来,麻溜点。”木老爷嘴角微微上扬,破坏我女儿的家庭,怎么可能只为难你一个人?

心情本来就低沉的母女两人突然被保镖拉下来。“放开,我们自己有手有脚,自己下楼。”

下来的母女看到客厅这么多人,着实吓了一跳。这会看清楚合同没?”夜蒲背后发凉,这哪里是合同啊,这明明是坑人的玩意啊。夜蒲面无表情的坐在了地上。

“他们是谁啊,为什么可以随便闯进我们家啊,还砸我们的东西啊?我们马上报警吧。”许妈妈连忙向前拉起夜蒲,奈何力量太小,也被夜蒲拉扯到地上。

他们的家?这怕是夜蒲没有告诉她们母女真实情况吧,木老爷正想出手时。清脆的声音想起:“不会吧,不会吧,这年头不会当情人没搞懂别人的家庭情况吧,这是房产证,你们好好看看这上面写的是谁的名字。这是我最后一声叫你爸爸,以前我始终以为你是一个很厉害的父亲,直到现在我才清楚,原来一切都是妈妈努力为你塑造的美好形象,现在我看清楚了,你就是靠我们木家的男人。”嘴角嘲讽之意无疑刺伤了这母女。

许漾一看,木兰诗三个大字刺伤许漾的自尊心,原来小丑一直都是自己,当初听到夜蒲口口声声说房子是自己的,可户主的名字写的不是他夜蒲,而是其他人,是我和妈妈被这个男人欺骗了。现在她就想带着母亲离开这里,这样就不会受侮辱了。

“你们还想走吗?你们来的时候没有打听我们夜家的情况吗?你以为你走出这个家门,想要和我爸爸两清,就这么容易嘛?可惜啊,我偏不让你们好受。你们信不信,我让你们在f国找不到任何落角的地方,更没有任何一家正规公司招聘你们,看你们怎么生活下去,靠夜蒲,你们指定没希望。”夜曦一眼看出许漾想要逃跑的心思,所以要先发制人。

看夜曦一脸认真样,许漾内心早己崩溃了,怎么可能是这样,这个时候只能把求助的目光转向自己的母亲。许妈妈也抽泣起来,慢慢的靠近夜蒲,“怎么办,现在怎么办,你想办法啊!”

只见夜蒲啪的一下,跪了下来,“求求你们了,都是我的错,你们就报复我把,她们是无辜的。”他想到唯一的办法只能求饶,不管什么脸面了,都无所谓,反正自己也没有神马能耐。

他的一番话,彻底让夜妈妈对他失望,她从来都没有想过,他居然可以为了一个女人卑微到这种程度,好像他从来没有这样对自己,自己还是输了,输的彻底;再回想起以前他的意气风发的模样,发现自己好像从来都没有真正了解过他。可心为什么还是会继续心疼他,下意识的想要说什么,却发现好像也没有什么资格说什么了,口里也发不出任何声音。站在一旁的夜曦早就做好制止的准备了,可发现夜妈妈好像没有选择继续帮他,可能是失望透顶了吧,夜曦想了想,拉住妈妈的手,向她表明,不管什么时候,自己都是不离不弃一直在她身边。

“我知道我对不起你的女儿,可是就是因为她的优秀,让我一直都很自卑,不得不说,我可能花一辈子都赶不上你们的脚步,可是她不一样,她需要我去保护,这样我才能想起来我是个男人,在你们这里,我需要不断放低身段去求你们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可在你们看来,那些都是唾手可得,我实在受不了。我也是个男人,我也需要自尊心,你们这样让我很难受。可是现在,我还是需要求你们放过我们,我也不想啊,可是我没办法啊。不求你们,你们怎么可能会放过她们母女?她们无依无靠,只有靠我。我是真心求求你们,放过她们把,不管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他话都说到这种地步了,是真的别无他法了。

“就这吗?没有其他的了?给你们看看这些吧!”木老爷的目光转向了这母女两。

是十多年前许漾父亲入狱的新闻,还有很多许妈妈为了生存下来做的一些不光鲜的照片等等。

“如果我把这些照片寄给报社,会有什么的反响?你们知道吗?”

“求求你们了,放过我们吧。”为了不毁掉自己女儿的前途,许妈妈也是拼了,自己都是上了年龄的人,别人怎么说自己不在乎了,可女儿不一样,她还那么年轻,以后还要结婚生子,不能让自己女儿的一生都受人非议。

木老爷思考了许久,看了看自己女儿的神情,好像并没有反抗自己这样的做法,自己便放心了。正想着下一步怎么做又能解气但又不失道德。

“外公,算了吧,的我有办法。”心想如果自己是许漾,该怎么想,她的情况让自己有点心疼,自己是夜家的小公主,哪里经历过这些挫折,如果这种丑事被曝光,那她以后该怎么办,不能轻易毁了她的人生啊。毕竟是她妈妈当小三,也不能拿她的人生撒气啊。

“去把放在我房间的合同拿过来,给她们签了。”随后走到了她们身边继续说道。

“首先,你的女儿要在我指定的学校上学,没有我的允许不能让她转学,夜蒲也要在我们公司上班,不能离职,工资扣百分之五十,我不信,十多年你没有动用公司财产;第二,房子和公司都是我们木家的,你们没有一份财产,房子可以给你们暂时居住,但是你们要保证五年后等我回来的时候,房子完好如初,如果有破损,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还有公司我们会派专业人员管理的;最后,刚才我知道你们砸了木家的东西,希望你们尽快赔偿。”这是夜曦对她们一家最大的宽容了。

“可工资也太低了吧,那他,,”怎么养活我们一家三个人,话还没有说完,夜蒲便用手捂住许妈妈的嘴,严厉的眼神示意她不要多嘴。

“还有什么异意吗?你们怎么敢提要求?让你们住在这里,没有赶你们走是我最大的容忍程度了,同时也是随了妈妈的心意了,居然还嫌弃工资太低?你们身上穿的,口里吃的,怎么可能和我们公司没有关联。你们不信问问夜蒲,他给你的钱有多少是自己辛苦挣得?我们公司的钱都快被他败光了,我们还没追究你们的责任捏,别不知好歹。”

“小姐,合同来了。”

“你们马上把合同签了。”夜曦示意外公应该可以了,然后陪同自己的母亲离开了这里,剩下的都可以放心的交给外公了。

不一小会,外公面带微笑的回来了,夜曦不用想就知道,作为压榨机的外公,怎么可能会让她们好过,等五年后,如果她们还死性不改,没有养活自己的能力,那就别怪自己手下无情了。

“外公,你们先带妈妈回去吧,她可能需要好好休息,经历了这么多大的事情,心里一定不好受,回去了也别说她啦,过去了就让它过去了。我还有点私事,要和我朋友去告别,这样一声不吭的离开对他也不礼貌是吧,外公您放心,我一定会安全到那里的啦。外公可以吗?可以吗?”甜甜的声音让木老爷心里酥,怎么可能不答应她啊。

“好,安全回来啊。最后两天,两天不到,我就派人来接你。”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