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舍不得分开(1 / 1)

他们一走,带走了夜宅大多物品,唯一留给他们是烂摊子-一堆待收拾残废品,坐在地上颓废的三个人,如同经历过一场大战,精力消耗殆尽,结果却仍不尽人意。

而夜曦告别了外公后,漫不经心的来到了宫泽熙家门口,来来回回,可始终没有敲门,而是在心中酝酿该如何说出口,虽然前几天已经一五一十的告诉他了,可分别这一天真正的来临时,自己又打起了退堂鼓。

可宫泽熙早在二楼看到了她的身影,心想她怎么还不叫自己开门,看她一愁莫展的模样,作为夜曦的青梅竹马,他怎么可能琢磨不透呢?这小家伙大概是为了她要离开了不知道怎么开口费神吧,赶紧下去看看。

趁着她不注意,宫泽熙上前把她搂进怀里。“流氓啊,赶紧放开我,不然有你好看的!”一口咬住宫泽熙的手,试图让他松手。

“好家伙,这下在外面都不用担心你被欺负了,有这样的防卫意识,我也就放心了。”熟悉的声音在耳边说道,原本惊吓不己的夜曦马上平复自己的心情。

“还不是因为你突然出现,吓到我了,我还以为我外公刚离开,我就遇到坏人了,你也不提前说一声,坏死了。”嘟着嘴巴说道。

看着她嘟着樱桃小嘴,真可爱。突然有一种想法,不知道她会不会答应,可是她这么可爱。实在忍不住啊。宫泽熙加快脚步,把她拉到了自己家里,大门一关,把夜曦的手紧紧握住,害怕自己用力靠墙会让她的手受伤。轻声在她耳旁说道:“乖,别动。”然后抱住她,嘴巴慢慢靠近,两人距离不断缩短,相互都可以清楚的听到彼此心跳声。

该不会是要壁咚我吧,怎么办,他怎么可以长的这么好看。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睛,英挺的鼻梁,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还有白皙的皮肤……以前就很清楚,不用近看,宫泽熙这个男人就是自己的理想型。如今这是两个人头一次距离这么近,她内心激动不己,耳朵早已因为害羞而变的绯红,更不用提在脸颊两边的““人为腮红”。如果他真的要亲我,我会不会昏倒下去啊。

但还没继续往下想入非非,夜曦感觉自己的嘴巴触碰到一块软软的东西,然后不断猛烈冲击,让她一下子喘不过气来。生而为人,第一次接吻让她十分激动,但是他的嘴巴一直不离开,自己该怎么样呼吸,今天不会就交代在这里了吧。自己可还有大把青春要挥霍啊。

沉迷于夜曦的香甜小嘴无法自拔的宫泽熙感觉有点不对劲,这个小东西该不会换气吧。马上停止,发现夜曦闭着眼睛,额头上有豆大的汗珠。

“怎么了,是我力气大了吗?”一脸忧虑,她再不搭理,就想马上抱住她跑去医院。

“我,,,我不知道接吻的时候怎么换气,然后我又不忍心打断你,刚才呼吸不过来就。。。”这无疑对她不是社会型死亡。看着宫泽熙似有似无的微笑,夜曦赶紧往前用手捂住他的嘴巴,但是宫泽熙借力让夜曦把自己扑倒。

原本荷尔蒙的气氛被打破,却被这一个看似意外的扑倒而改变。两个人的浪漫氛围又出现了。

“你看,现在怎么办,你想把我扑倒吗?”宫泽熙邪魅一笑,特别想看看她会做出什么反应。

夜曦也着实被自己的行为吓到了,明明自己没有怎么用力,怎么可能这么轻而易举把他扑倒,看他那得逞笑容,一定是他故意的,不如我将计就计,让他措手不及。

“是的啊,现在你已经被我扑倒了,不如你今天就从了我吧。我会对你负责的,我发誓。”说出这狼虎之词,夜夜曦早已害羞不己,但更让她期待的是宫泽熙接下来的反应。

停顿了许久,“好啊,正符合我心意。”眼看宫泽熙想把自己扑倒,。夜曦赶紧学京谱变脸,前一秒满脸娇羞,后一秒便严肃。

“别闹,我是来办正事的,我要离开了,可是我舍不得你,我刚才在外面一直在想怎么和你开口,可以减轻分别的痛苦。刚才我想到了,你在这里可以等我几年嘛?我答应你几年后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我喜欢你,很喜欢你,不想和你分开,可是你也知道,客观原因我也不能改变,只有等我以后变强大了,我再来找你,然后我们就可以好好在一起啦,我希望你这几年不要喜欢别人,一直喜欢我可以吗?可以吗?”夜曦满脸期待看着宫泽熙等待他的回答。

宫泽熙笑了笑,一脸宠溺看着眼前这个一脸认真模样可心里紧张死了的女孩,温柔的摸摸了她的头。“傻瓜,不管你在哪里,你要相信我的心都一直在你那里,别人抢不走的;不论发生什么,只要你需要,我就一直在。就算相隔万里,我也会奔赴于你;不用担心,十年我都可以等,更何况是五年,我会一直等你的,你就放心吧。我在这里乖乖等着你,你一定要驾着七彩祥云来找我啊。”抱紧她,想要传达自己心中对她的喜欢。

接下来的两天,夜曦住在宫泽熙家里,每天早晚,都有宫泽熙的早安吻和晚安吻,吃的也被安排的明明白白,在这里,第夜曦也是小宝贝,不过这次,她是宫泽熙的小宝贝。第一天,宫泽熙带着她去游乐场,抱在一起坐旋转木马,在鬼屋,因为害怕紧紧握住宫泽熙的手。不知道是为什么,他在自己身边,自己心里莫名的心安。也和他去拍了许多照片,以后不在身边了,看看照片也很开心;第二天,两个人窝在一起看着电影,这样的生活节奏,不快不慢,刚刚好,夜曦真想一直这样下去。可一个电话打破了这温馨的日子。

“外孙女啊,两天的时间到了,你的事情处理好了没,我担心你的安危,让人来接你了。你在哪里啊,发个定位给我吧。”木老爷按捺不住心里的担忧,心想自己宝贝外孙女一个人在外面,一定要赶紧接她回来。

“好的啦,机场地址我发给你了,你让他在机场等我就行了,外公,不用太担心,我好好地,我这两天一直在宫泽熙家里,他把我照顾的好好地,不是坏人,你不信问妈妈。”夜曦马上把电话挂断,害怕自己外公等会一连串的问题。而被挂掉电话的木老爷表示很茫然,自己也没有干什么,等会,她刚才提的那个名字是男孩子吧,等反应过来时候再打过去时,被告知对方正在通话中。

木老爷便拔通端木景的电话,“你快一点啊,我外孙女的安全就交给你了。”

“好。”不冷不淡的语气,端木景像极了没有感情的机器人去完成主人布置的任务,其实端木景和木家并不是这样的关系,可在他看来,都无所谓了,没有谁在乎自己,只有自己的利用价值更高,才会有人看到自己,这样自己的存在才有意义。

“你送我去机场吧,我外公让人接我了,要快点,不然我外公在那边着急死了。“

宫泽熙开车送她离开,到机场的时候,夜曦接到了端木景的电话,两个人在机场门口碰面,作为一个陌生人,看着夜曦和宫泽熙两个人紧紧抱在一起,仿佛以后都见不到要经历生离死别一样。

“快点吧,等会误机了。”端木景才不会考虑那么多,有没有煞风景破坏别人,他只关心自己是否能按时完成任务,不得不承认,自己也希望,有人这样牵挂自己,可是不存在的,不要去奢望,就不会有期望。

“记得一定要等我啊。”走的时候还不忘记强调这一句话,宫泽熙亲吻下她的额头作为回应。然后两个人挥手告别。

登机过,夜曦这才把注意力放在了端木景身上,黑亮垂直的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挺好看的一帅小伙,为什么气压这么低,我和他也不怎么熟,还是不要搭话了,万一别人不理我,尴尬就是我自己。

两个人一路上一言不发,谁也没有主动开口询问什么,经过几个小时后,夜曦在端木景的护送下安全到达了m国。一下机,迎面而来就是木老爷,只见他一把拉过夜曦,询问这两天的事,迫切想知道和自己外孙女相处两天的男人有没有伤害她,一看看她活泼乱跳的,自己也就放心了。

看看端木景,还是那副僵硬的表情,就知道两个人这一路上绝对没有说话,“来来来,你们俩相互认识下,都是搭档,不要这么生疏嘛。”木老爷和蔼可亲的说道。

“什么?他是我搭档?”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