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新手挑战(1 / 1)

“还有,给我挑几个好看的面具,我不能被别人认出来,如果我表现很下饭的话,面具一带,谁也不认识我,这样我就不会尴尬了;如果我表现好一点的话,面具可以给我增加神秘感,大家对我好奇度蹭蹭上涨,我是不是能靠贩卖自己信息挣一波;一举两得,是吧,我真是个机灵鬼,哈哈哈哈。”小方还以为是夜曦不想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担心自己安危,听到她一大波解释后,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还不去给我找面具?”在暗处的一直看着的木老爷,从他们的表情看出,夜曦并不紧张,询问了下探子偷听到的信息,木老爷连忙叫人去找好看的面具,强调如果有狐狸面具,一直给我带来。

“会有人给我们送面具的,不要急,”两个人又闲聊一会,没过多久,来了几个黑衣人,手里拿了很多花花绿绿的面具,夜曦左挑右选,终于找到一个符合自己审美的面具,果然是一个带有粉红色桃花的狐狸面具,还是木老爷懂夜曦。

“好了,我要走了,马上回来。”除了日常安排的特训,夜曦自己也费了心思,日积月累下来的话,自己的速度和力量都得到了大幅度的提高,刚开始,外公也不会怎么为难自己吧,那就给我冲,加油!

一进去,这浓厚的迷雾可把自己整傻了,什么都看不清啊,更不用提自己方向感极差,摸不清方向,突然感觉有人在背后踢了下自己,真烦,不可以光明正大的打一架嘛,一定在这迷雾中来阴的吗?偷袭人心里可乐开了花,这才是新手嘛,这么菜,哈哈哈哈,可以好好欺负出气了。别怪我,只怪你今天运气不好,一进来就遇到我这种人。可夜曦逆向思考了一下,不过这也好,锻炼下我的听力。我要开始认真了,我认真起来,我自己都害怕。

紧闭双眼,调整自己的呼吸,经过被这个人几次偷袭后,夜曦终于摸清楚了这个人的足迹,就是现在,感觉他要从左边偷袭自己,来吧。夜曦一把抓住他的手,给他一个后肩摔,叫你欺负我,现在你还欺负我吗?过分。

哼,有点东西,既然你发现了其中的规律,那我就加快步伐,看你猜不猜的到,猜不到的话那就别怪自己了。

夜曦明显感觉到黑雾那个人速度加快,比速度,自己可是数一数二的,哼,让你小瞧我。不管怎么样,夜曦还是可以精准预判出黑雾那个人的动作。一次又一次黑雾中那个偷袭人由原来的不可置信变成了害怕,因为每一次过肩摔的力度逐步加大,经过七次的重摔,可受不了,再这样下去,自己可能小命都要交代在这里,如果在中等程度的自己,传出去被新手轻易打败,那自己颜面何在?

“停停停,我认输,但是你不能告诉别人今天我和你过招的事。”偷袭人一直在想,怎么可能,这种人怎么可能在新手地方出现,自己只是心情不好,想找一个新手出出气,毕竟没有什么人在乎新手,如果被自己搞死了,也不会走漏任何风声。可自己完全没有想到结果是这样的,难道是现在新手太强了,还是自己太差了?自尊心受到严重打击。

夜曦停下来了,走近一看,哼,果然是男人。今天幸好没有打残你,还敢偷袭我,真的是,不收拾收拾你,你还不知道我的厉害。听男的认输后,夜曦也不想搭理他,看了看手表,时间不早了,赶紧回家休息。头也不回,在迷雾中加快回家的脚步。

而夜曦对他的不搭理,给他造成一种看不起的错觉,这让他更气愤,激发了他内心的胜负欲,总有一天,再遇到你时,我一定要打败你。

而站在秘境深林的木老爷手心早已担心的出汗了,在这迷雾中,也看不清具体情况啊,这谁给安排的啊,明明自己以前不是这样安排的啊,谁安排这样啊,这不是为难新手啊,这样新手怎么对秘境深林有好感,继续挑战下去啊,是谁一开始就整一出,气死我了,吩咐下面的人去调查。老天保佑,希望自己宝贝外孙女能平安回来。

站在一旁的小方不忍心提醒木老爷了,不要叫人去调查是谁动了手脚,谁都没动手脚,是他自己,一开始很多人对新手第一关有很大的争议,而木老爷一直坚持自己的看法,说第一关一定要给新手下马威,不要以为新手第一关就很简单,一副嬉皮笑脸的进来,看到心里就不舒服,不要以为秘境深林是一个好玩的地方,这里是有去无回的,所以一定得让他们重视起来,正视自己不足的地方,然后不断改正,优胜劣汰,不断改正,这样才能在秘境深林里培养出优秀的杀手,而不是一些些在温室里生活的花朵。如果小方陈述当年木老爷的话,无疑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为了保住自己工作,小方也附和木老爷骂自己的话。

“等等,是有人出来了吗?好像是戴面具的,快过去看看。”木老爷快步走到出口地方,果然是戴面具的,一看,真的是夜曦,除了衣服上沾了点脚印,应该是被别人踢的,其他地方好像没什么受伤,经过木老爷亲自检查,木老爷就放心了,一秒变严肃。“小方,你看看她进去多久了,这么久才出来,夜曦你要好好加油,还是不够强啊!”话刚一说,“报告木老爷,这才过去半个小时。“

“你看看,半个小时,这么久,想当初,端木景闯第一关还花了四十分钟,你这样的速度怎么赶的上他?等等,半个小时啊,对不起啊,我撤回我刚才说的话,半个小时,外孙女你挺厉害的啊,走,回家庆祝一下?要不要什么奖励?”木老爷按耐住内心的激动,只想回家好好宣扬一波,气死端木景,自己外孙女可以打破了端木景那小子的记录。

“这件事别告诉任何人啊,我以后有用的,礼物的话,您看着给吧,我都可以,我有点累了,先回去休息,明天还要上学。”一脸疲惫,如果这里有张床,夜曦恐怕一倒就睡。

看着夜曦的状态,“木老爷,要不要给小姐安排假期啊,这学习和训练也都持续一个月了,别人都有休息,她却没有,这样会不会吃不消。”

木老爷扬扬手,“不会的,我很相信我送的补品的力量,等她考完期中考试后再给她放假吧。所谓严师出高徒,一定要严厉一点,这样夜曦才会更有动力。”小方做为外来人,也不能干预木老爷的任何决定,只能暗中观察夜曦情况了,出事了再说吧。

许漾在放学回家的路上,一个人坐着公交车,都开学一个月了,即使换了新环境,自己还是没有交到新朋友,自己真失败,低下头不断懊悔。

“那个猫咪怎么样,有没有乖乖听话啊。”熟悉的声线响起,抬头一看,是宫泽熙妖孽的脸庞。许漾有点惊讶。

“你还记得我啊,我以为你都不记得我了,在学校我们好像都没有交流。”这话一说出口,许漾感觉到语气中的抱怨,这不对劲啊。

“啊,我们是一个学校的啊,不好意思,我没怎么关注,抱歉。”

在年少宫泽熙眼里,只有夜曦的事情,他才会格外放在心上,学校里的女孩子那么多,自己也没过多关注,这样的状态挺好的,只要等五年,心爱的人就回到了自己身边。

一听这话,许漾难免不了有点伤心,自己那么关注他,他却全然不知,怎么可以,不过,像他身边女孩无数,自己这样普通的长相怎么可能让他记住,更何况他还有一个青梅竹马。这样安慰自己,心里好受很多。或许,奶芙可以成为链接两个人的情感。

“你是说奶芙啊,它可乖了,对了,你感觉这个名字怎么样?”

“挺好的。”

“你家也在这个方向嘛?”

“嗯。”一问一答,简短的回答让许漾没有继续聊天的想法了。两个人就安静的坐着回家的公交车。

“噗嗤。”宫泽熙实在没忍住,看着夜曦发过来的短信,如果自己一个人在家,他一定会捧腹大笑。

真的无语了这老头,我已经特训好久了,都有一个月了,还不让我休息,每天白天上课,晚上想做贼一样去训练,生怕别人知道一样。更过分我偷偷打听过了,一个月都有三天假,可我捏,每天都被保镖叫起来去特训,晚一秒我外公就过来了,真无语了,他自己都没事吗?整天都盯着我。别人的外公都是疼爱自己外孙女,生怕她受伤了,而我的外公可好,整天大晚上让我去整那些刺激的玩意。你知道吗,昨天晚上的闯关,我半个小时就出来了,结果我外公还说我比不上四十分钟出来的端木景,等他反应过来,那个表情我真想拍下来做表情包,可我当时不让带手机,笑死了我。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