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小有名气(1 / 1)

第二天早上,夜曦看着自己床上的电脑,还是停留在自己制定训练计划的页面,自己这么努力的原因在于,怎么都感觉外公家表面看起来平淡如水都是假象,其实里面早有人暗中捣鬼。自己变厉害首先是为了保护自己,更是为了能承担保护家族的责任。

“好了,今天也是元气满满的夜曦,加油干!”给自己积极的心理暗示,拥抱美好心情。

可端木景这边可黑足了脸,这一次k的情况不是由木老爷和小方刻意告诉自己,而是从自己管家每天阅读报纸上面得知的,想当初,自己也没有被登上报纸啊,k就有这么大的名气嘛?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出于强烈的胜负欲,端木景放下手中吃了一半的早餐,一把抢走了管家手中的报纸,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传闻中的k果然可怕!”一看就是赤裸裸的标题党。端木景不以为然的往下看,越来脸色越差,看完后,他第一反应,怎么可能,这不是真的,想起当初自己出来后几乎是瘫了的情况,为什么从照片上看,k除了脸上带有疲惫之意,其他的一切正常。为什么,我不信,我才不信,这个报纸一定是k背后的人指使随便写写的。殊不知,这个报社的老板就是当初慌忙跑路的人员之一,为什么要出这样的报纸,只是为了让更多人知道k,打破传闻。虽然传闻是用了夸张手法,本着事实的态度,他决定今天报纸的头条就是关于k的。

“木老爷,今天一大早报纸的头条是关于大小姐,您看怎么处理?”不得不说,这对提高k的名气有很大的效果,可是自己不想让k在这个时候被大众所知,毕竟k还不够强,为了好好保护k,只能吩咐小方去把头条撤了。果然是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就算自己不说,也有人会替自己昭告天下,到底是谁,眼力见这么好?

而夜曦一大早打开手机,就看到熟悉的照片,照片上面的人不就是自己吗?这又是谁?应该不会是外公,他不会这么做的,自己明确表示不需要这样大声张,到底是谁?得打电话去问问。如果自己以真实身份告诉报社的人,报社的人应该不会信,那就以k朋友的身份咯。几乎是同时,夜曦打电话接到报社人员,而小方直接接通报社老板。

“木老爷吩咐我说,需要你们把头条撤了,不然后果自负。还有,今天这个电话除了我们两个人知道以外,其他人都不可以告诉,如果让我知道了,后果很严重,你知道的。”压根来不及等报社老板同意,这语气不是协商的语气,而是通知的语气,还想问为什么,可木老爷犹如一座大山,违背他,那就是自己脑袋进水了。他连忙吩咐别人把头条撒了。

“你好,我是k的朋友,我想问,你们没有经过k本人的同意,为什么就能把他写进报纸进行营利,这是不是侵犯k的肖像权?如果你们不给出合理的解释和撤头条,我会去法院起诉你们。”同样的做事方法,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还没等报社人员反应过来,直接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咦,脾气还挺大,真以为你是谁了?还起诉。笑死我了,真不知道你是忽悠人吗?如果你告诉我你是木家大小姐,那我还相信法院会管这件事,如果你不是,那就是假的啦。”报社的人没有搭理,继续上班。可是不过一会,大家都手忙脚乱的撤头条,这情况不对,难道刚才打电话那人真有什么背景,如果没有上报消息的话。会不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得马上把刚才的情况告诉老板。

“什么事?这么着急?你慢慢说。”看着气喘吁吁的下属,他平静的看着他。下属一五一十的告诉老板情况,听完后,只是询问了刚才的电话号码,就让他下去了。不可能这么巧吧,同时打过来,一个以家人威胁,一个选择起诉,看来这个k真有背景,仔细对比下电话,同样是886电话号码开头,他惊住了,这样的号码开头,是木家独有的标志。木家是自己怎么样都惹不起的主,这就说明,k怎么的都和木家有些关联,害,还是远离k吧,万一惹火烧身了怎么办,自己只是想平安度过这一辈子,刚从k的魔瓜逃过,不要在给自己整什么刺激的事情了,还是老老实实过日子吧。从此,这家报社再也不发表关于k的任何消息,有很多老相好的询问相关原因,他都是闭口不谈。

“报告木老爷,市面上所有关于k的报纸全部消失了,以后他们也不会再随意报道了。”木老爷也没有说什么,让小方该干嘛就干嘛,强调最近时刻跟着夜曦,要保证她的安危,也不能让别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小方当然知道该怎么办,这几天,夜曦看到并没有很多人讨论k,看来头条应该是撤了,那还挺好的,不过总感觉最近小方盯着自己好紧啊,连上厕所都要跟着,是怕自己出现什么事吗?不过认真一想,也是如果让别人知道自己就是k,一定会有很多人来找自己的,自己还不够强,只能这样被保护了。

而端木景可心烦了,原本想去问清楚这件事,可是打电话一问,对面啥也不说,不管提出什么诱惑人的要求,他都还是闭口不说,难道k的背景真的有这么强嘛?还有感觉最近这几天小方贴身保镖好到位啊,就算是自己,这几天也不能近距离接触到夜曦,只能眼巴巴看着她一天上课下课放学回家,都是专车接送,自己和她说话最多也超不过五句,这其中的原因,恐怕他也说不出所以然来,可能木老爷知道。对,木老爷,端木景这个时候想起了木老爷。可他又不好意思去问木老爷,感觉木老爷也不是这样的做事方法啊,毕竟以前他老是在自己面前说k,最近这几天却出奇的安静,这不说吧,自己又对k很好奇,感觉木老爷对k的了解应该很多。可拉不下面子去问啊,只能憋住自己的好奇心。

“还有几天就模拟高考考试了,大家加加油,距离高考还有两个月了,再坚持一下下。整个教室,空气仿佛都凝固了。同学们有的低头沉思,有的奋笔疾书,耳朵里听不到教室里的一点声音,听到的也只是自己急促的呼吸声。前几个月,还能听到大家欢快的聊天声音,距离高考越近,大家也开始思考自己的未来,有的人选择埋头苦读,有人选择依靠家里。而许漾两者都不是,可她并不着急,还是很痴迷宫泽熙,宫泽熙还是雷打不动霸占第一名。果然自己看上的男孩子果然很优秀。

“许漾,你不学习吗?只有两个月了。”洪一诺很好奇这个时候许漾还一直盯着宫泽熙看,他知道学校很多女孩子都喜欢宫泽熙,这很正常,可许漾在他心中不一样,她可是自己心中女神,其实自己暗恋她很久了,当初她公开邀请宫泽熙和她一起回家被拒绝的时候,洪一诺可心疼了,可自己长的不好看,也没有什么好的家庭背景。不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抱住她,更害怕的是会被她拒绝并无情的嘲讽,只能默默关心她。

许漾并没有搭理他,现在她的眼中只有宫泽熙一个人。如果视野中出现了焦点,那同时就会出现盲点,正如她没有关注到身边有洪一诺的存在。洪一诺对这样的情况见怪不怪了,在下雨天,他把自己唯一一把伞偷偷的递给她,自己淋着雨回家,而她却拿着自己的伞在校门口焦急等待宫泽熙,就算三十分钟,一个小时,她还是选择继续等待,可她不知道,宫泽熙早就自己开车离开了,可就算等不到,没有任何解释,第二天许漾还是会选择这样,洪一诺也是如此。他可以在许漾肚子不舒服时,放下家务活,连忙跑去商店,去买红糖给她,送到她家门口,然后离开。每次看到装修豪丽的房子,他都会很自卑,这样卑微的他怎么配得上那么美好的许漾。可许漾每次都想给宫泽熙打电话,想让宫泽熙接电话,可每次电话那头永远都冰冷冷人工客服声音,她还是不死心,她搞不懂为什么突然就这样了。难道他真的对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嘛?我不信,我才不信,我一定要得到他。反反复复的纠缠宫泽熙,让宫泽熙犹为头疼,也不能告诉夜曦,不然担心她会炸。

最近和夜曦通话,感觉她最近的状态挺棒的,虽然自己感觉高考能稳,但是还是会很焦虑,想要夜曦的安慰,可不想把自己的负能量传递给她。夜曦怎么可能不了解自己的青梅竹马。轻声细语的说“别怕,你要相信自己,不要在乎结果,往前走就行了,我一直在你身后,放心我不会走。“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