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高考将临(1 / 1)

“好啦,你好好备战高考,我也要去复习啦,我们一起为彼此加油吧!那我先挂了哈。”连忙挂掉电话是因为在房间里清楚听到木老爷在叫自己,也不知道是有什么事情。宫泽熙听完后,便整理好心情,继续与茫茫题海作斗争。

“外公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夜曦看着坐在沙发一脸悠闲的外公,好久都没见过外公来这里,要么是不好的事情要么就是很重要的事情。

“是不是快要毕业了?我想你进去华北大学,专业是金融,这样方便可以接受以后家族企业,你看怎么样?”毕竟是自己宝贝外孙女,就算可能能力比不上其他外孙,因为年龄差距就摆在那里,不过女孩子能有一份不错的工作,以后生活也不用担心。

夜曦看了看木老爷,没有说什么,停顿了许久,说了句“我有自己想选的专业,希望外公不要强迫自己,金融方面的知识,我可以高考完后去公司实习学习,您放心,我不会让您失望的,请相信我!”也不知道外公会不会答应,毕竟听妈妈说,家族里所有的外孙的人生外公都有一定程度的干涉,也许这就是外公独特爱方式的表达吧。

外公看上去有点生气,正想说什么,可对上夜曦那认真的双眸,嘴巴刚想说出来的话神奇的没有说出来。“那你想学什么啊?”

“法学。”木老爷听完有点吃惊,这是什么原因啊,作为m国的一个大家族,面对家族庞大的企业不想去分得一杯羹,而是想涉足木家势力很少的专业。这是为什么?

“理由是什么?”感觉自己宝贝外孙女越来越有意思了。

“因为我喜欢,我想用自己的力量去为弱势群体争取本身属于她的权益。”这话一说,木老爷便知道其中的原因,果然还是放不下自己母亲那件事,说的也是,换作是谁,对于自己父亲出轨,小三气势汹汹的态度,而自己母亲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看来她还是无法忍受,可能是想通过自己的力量为自己母亲打抱不平吧。

“可是折磨她们的手段多的是,为什么一定要靠自己?”就拿木家的身份来说,如果f国所有企业稍微用点心,都不敢聘用夜蒲,更何况当初也是协商好了。

“不,我想通过这种方式改变我妈妈的性格,她那种性格太容易被别人利用了,更何况,他们那些人住在我家的房子,我不喜欢,不管怎么样,我都希望他们能为自己的行为付出我满意的代价。“

听完这一解释,木老爷被说服了,也没有继续说什么了,这还没有成年,怎么就这么记仇啊,不过真有木家人的性格。

“话说外公想知道你的小本本有没有记外公的仇啊?如果外公有哪里做的不对,希望你可以直接提出来,如果你能让我信服,我就会改。“能让木老爷说出这种话,一定是木老爷很看重的人吧,小方回想起木老爷对其他年长外孙的态度,再看看他现在对夜曦的态度,简直是天壤之别。

一听这话,夜曦自己也没有想到,外公怎么猜到自己有记仇小本本。要说实话吗?还在思考,会不会让外公难尴。

看到夜曦一脸忧愁的样子,木老爷一看就知道自己一些行为被宝贝外孙女记在小本本上了。对旁边的小方说了几句,小方离开后,夜曦说了一句“我真的没搞懂,外公您怎么对我这么严格?虽然知道您希望我变得更强,但是我真的有点委屈,为什么别人有那么多假期,而我每天放学回家都要马不停蹄赶去训练,真的很累。”谈不上对自己外公的记恨,只是很委屈。

“可外公也没有亏待过你啊,等你熬过这段时间,你自然会明白外公我的心意啦,如果实在很累,跟我说一下,我会放假的,如果还能继续坚持,我当然是希望你越快变强越好啦。还有你以前不是收购了一家火锅店嘛?我把它存起来了,等会让小方给你看看店里的收入。”

木老爷的一番安慰,夜曦心里的抱怨也少了很多,更何况听到钱,夜曦一下子开心起来了。

“对了,外公,可以给我安排一个理财的课程吗,我想多学学,还可以继续努力的。”为了遇到更好的自己,一定要咬牙坚持,毕竟这条路是自己选择的,不管怎么样,都要走完,即使整段路程是自己跪着走完的。

“好,等你考试结束完安排吧,我怕你太忙了。”刚说完,小方就回来了,夜曦直勾勾盯着小方手里的东西看,果然是个小财迷。

小方递给她手机,看了看手机银行里面的余额,果然很满意,那家店真的没有买错,照这样子经营下去,以后的人生自己都不需要奋斗了,想想就很开心。不由自主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这个钱我先帮你保管,等你学会理财,我会给你一部分的钱让你实战,如果亏了就当增加经验,如果赢了,我再慢慢给你,行吧。”

也是,放在外公手里面还是放心,如果是自己手上,不知道会在短短几个月花完,过上纸醉金迷的生活。

“好。”两个人再聊了一会,木老爷便起身离开了,该交代的事情都说完了,剩下的需要夜曦自己好好努力咯。

接下来,木老爷去找了端木景,听闻他最近很好奇k的事情,凭自己对端木景的了解,一定是拉不下这个面子,来问k是谁?这不要好好逗逗他。

“怎么了,心情不好吗?”端木景从小被木老爷教育,心情不要随便表露在脸上,要给自己带上面具,这样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可面对k,端木景真的打心底冷静不下来,毕竟害怕有一天k超过自己,那自己在木老爷就没有利用价值了,那这个世界上,就真真正正没有在乎自己的人了。

反反复复思考了这么多天,虽然不确定木老爷是不是知道k是何方神圣,但是为了自己的未来,还是尝试去问一下,万一他知道捏。

“木老爷,你知道k是谁吗?”小心翼翼的询问,希望得出肯定的答案。

假装没听清楚,使了使小眼神给小方,小方便开口问“最近木老爷耳朵不好使,看他这个样子,一定是没有听清楚,要不,你再说一次?”

什么?耳朵不好使?怎么可能,我明明看到他耳朵好使的很,对于自己的说话的音量,平时和木老爷交流,一点问题都没有,偏偏在这个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木老爷故意还是什么,端木景还是选择再问一次。

“木老爷,请问您知道k是谁吗?”这次他还特意加了请这个敬词,希望木老爷能解开自己心中的烦恼。

可木老爷明明知道是谁,就是不告诉他,就是玩。这个时候木老爷开始了他的戏精模式。

“什么,你在说谁?k这个是谁啊,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啊?”这个回答可让端木景头疼,明明前几天自己不在意k的身份时,是他们两个人老是在自己身边提起k,但是现在自己明明很在乎,又和自己装傻,真搞不懂,要不是看木老爷的身份地位,如果是同龄人这样对自己,自己早就骂他了,可是对方可是自己很尊敬的木老爷,也只能无奈的配合他,看看他葫芦里到底卖了什么药?

“是真的不知道?”端木景一直看着木老爷,真的不忍心拆穿木老爷。

“是真的,不信你问小方。”小看我,毕竟我可是比你多在这个世界活了好十几年。

“没有,我也不认识k是谁?”睁眼说瞎话的能力随着跟木老爷时间越久提高了不少,毕竟在商场,这种能力才能更好不在外人暴露自己。

看着他们一唱一和的表演,这下自己是真的没办法了,毕竟查不到任何有关k的消息,眼前这两个人,一看就是在玩自己,可又找不到什么证据。

木老爷一直憋住,忍住不让自己露出破绽。看看端木景一脸无奈的表情。要不是现在在表演,他一定会笑出声,好久没看到端木景这副模样了。端木景好像也没有办法,算了,不和年轻人玩了

“你真的想知道k是谁吗?”木老爷突然转变脸色。一下子严肃起来,端木景一看就有希望知道k真实身份了,心情一下子来了三百六十度转变。

“当然想,可想了。“

“那你答应我一个要求,那就是两个月你要考上华北大学,如果没考上,那你就真的不知道k是谁了。我相信你的学习能力。”不要看端木景平时老是睡觉,实际上他还是很厉害的,学习能力很强,认真的来说,可能比夜曦更强。

这一个要求怎么样有点为难端木景,毕竟他现在这样随随便便也可以考上个不错的二本,自己压根不想去华北大学,这里最高的学府。自己可以吗?一脸迷惑看着木老爷。

“怎么,不敢答应?那就算了吧,既然做不到那我也就不会告诉你k是谁咯,坐等别人超越你。”木老爷一直都很清楚:端木景一向很吃激将法这一套。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