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郡守张贤(1 / 2)

第16章郡守张贤

秦元还没有来得及说拒绝,那下人就将茶壶送了上来。

动作倒是真的快。

他只好将那茶热杯端起来,先是嗅了嗅,而后浅尝了一口。

好家伙,这壶茶比之前那壶还要好上几个层次。

“这么好的茶,我还是第一次喝啊。”秦元意味不明的笑了笑。

这张贤嘿嘿一笑,轻声道:“如果太子喜欢,下官立刻准备一点,权当是下官的心意。”

秦元摇摇头,“不用,心意这玩意,暧昧的很,茶偶尔喝喝就好了。”

这时下人匆匆走了进来,刚准备附在张贤耳边。

还未说话,这张贤的面色就变了,大怒道:“放肆,没看见太子殿下在这里吗?”

下人害怕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连忙朝着秦元道了句:太子好。

张贤见状,脸上怒气减轻一些,板着脸问道:“什么事?”

下人咽了咽口水,道:“谢府的谢老爷来了,说有要事与您商谈。”

这个时候来不是纯粹添乱吗?

张贤无奈的很,不过他到底是官场老手了,稍微凝神后,便起身面向秦元道:“太子殿下,前几年我们这里闹饥荒的时候,正是谢老爷捐了几千石粮食,不仅救了平阳城,还缓解了朝廷之困,我王特封天下第一大善人,您可要见见?”

“如此说之,那便快请来。”秦元站起身。

对于爱国志士,他向来非常尊敬。

那谢曹在下人的带领下走了进来。

个头微高,两鬓头发斑白,走路时右手紧紧贴在身侧,那一双眸子,宛如鹰隼。

他见着秦元,拱手道:“小人参见太子殿下。”

不知为何,秦元见着这人的第一反应,就觉得这家伙不像好人,他轻笑一声,以为只是自己多想了,亲自扶起谢曹:“谢老爷舍己为国,捐钱捐物,着实令本太子敬佩。”

“身为秦人,这些都是应该做的。”那谢曹轻声道。

两人聊了一会儿,秦元觉得乏了,就去张贤安排的卧房休息了,徐衡与许奕也没有继续待着必要,便跟着离开了。

秦元边走便问:“你觉得谢曹这人如何?”

许奕直摇头。

大堂内,只有谢曹与张贤。

“太子来了,长公子知道吗?”张贤小声道。

谢曹看向周围,见着四处无人,才低声道:“我已经传信长公子,你切记一点,无论他想干什么,都不能让他得逞。”

这谢曹倚靠着亲哥哥是长公子府中的家宰,即便是郡守,他也不放在眼里,说话时俨然一副命令的语气。

张贤眉头皱起,他很想问一句,究竟你是郡守,还我是郡守?但这些他不敢说出口,上一任郡守就是因为得罪了谢曹而被贬为庶民,他可不想重蹈覆辙。

秦元回了寝屋后,倒头就休息了,没日没夜的赶路,身子早就疲倦不堪了。

没多久,呼噜就响了起来。

张贤出现在寝屋门前,敲了半天门,没人应,直至听到里面的呼噜声,他才放下心来。

回到自己的书房后,他吩咐让几个人在暗中监视秦元的一举一动,这方面,他算是老手了。

处理政务时,他脑海内突兀回想起谢曹那一幅高高在上的姿态,瞬息便是心烦意乱,犹豫了一下,他走到书柜那里,轻轻一推,一间密室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走了进去,入目皆是光洁滑嫩的胴体。

两个胡人长相的女子躺在床榻上,只穿着朦胧轻透的薄衫,凹凸有致身材显得更加诱人。

两人身上皆多处红痕,触目惊心,即便睡熟了,脸上仍是惊恐害怕的神色。

张贤从袖口拿出一颗药丸吞下,而后熟练的脱掉衣物,待到身体燥热时,如饿狼捕食般扑向其中一人,极其暧昧的呻吟声瞬时在冰冷的密室内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