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亲赴平阳城(1 / 2)

第25章亲赴平阳城

平阳城是他的故乡。

他从那个位置下来后,便是一直定局在这里,或许老一辈人落叶归根的思想已经根深蒂固了,他死后,还是希望葬在这里。

他也是由衷希望平阳城能够发展愈好,他做大将军时,曾福泽平阳城,作为大将军,朝野第一能臣的故乡,自然是受到了许多惠待,先王曾下令,三十年不纳税。

但随着他退下去,这一切都像是潮水般消散。

“不行,平阳城决不能让这群贪官污吏在这么祸害下去了。”

老爷子心念及此,便是快步出屋,翻身跃上马背,双腿一夹,那脱缰野马便跑了出去,激起一阵灰尘,一溜烟的功夫,就只能见到个黑色小点了。

“爹这么着急出去,所为何事啊?”

这时听到外面动静的陆言从里屋走了出来。

见着恬静的妹妹,陆绎心里也平和不少,他摇摇头,轻声道:“没事,老爷子就是想喝酒了,等不得,便自己亲自下去了。”

陆言站在屋外,半疑半信的点了点头,“哥,你这几日都在干什么呀,怎么老不归家?”

陆绎见着昏暗烛灯下的小人儿,目光一阵温柔,他拿起厚绒斗篷走了出去,披在小丫头肩膀上,神神秘秘的道:“哥这几日有大事。”

陆言闻言眼睛大亮,“什么大事?”

陆绎摇摇头道:“这是秘密。”

陆言脸上表情瞬间就垮了,小声埋怨道:“又瞒着我,哼哼,坏哥哥。”

说完,转身离开,只留给陆绎一个背影。

陆绎仰头望向快乌黑的天空,苦笑一声,目光迷离,“哥还是希望你能够无忧无虑的长大。”

老爷子驾着那匹老驹,于夜幕中下山,约莫只要了半刻钟,就到了山地。

他伏下身子轻抚老驹的毛发,眼神就像是看待多年的恋人那般柔和。

“你都这么大的年纪了,还这么快,跟着我真是受罪了。”

似乎感受到主人的怜惜,马驹脚掌抬起,一声嘶鸣,异常温顺,多年战场厮杀留下的痕迹隐匿与黑暗中。

第一次相见,那是他当兵报国的第一天,上面说让他们挑选合适的马匹,训练一旬后便要上战场作战,当时魏楚联军已攻至函谷关,咸阳城危在旦夕,因此像他这种十多岁的孩子也匆匆上了战场。

那时,在万千马匹中,他一眼就看到了它,自此,它见证了一个新兵蛋子成长为名震天下的大将军,打胜多场硬战恶战。

老伙计也如今也垂垂老矣了,而他,也从健壮的小伙子成为了满头白发的老者,他念如此,心中油然而发物是人非的感慨。

他对着身下马匹,轻声呢喃道:“老伙计啊,这一次,弄不好是我们最后一次并肩作战了,我的故乡,绝对不能让这群人祸害成这个样子。”

当天晚上,他便入了平阳城。

很快,郡守张贤的桌案上就得到了呈报,那张贤猛地一惊,连忙问来人,“可知老将军所来何事?”

他只怕是那谢曹想要借他的刀却杀陆绎被发现了,生性胆小懦弱的他十分害怕,顷刻间,只觉得冷汗琳琳。

下人道:“谢老爷在城中胡作非为的行径被老将军知晓,特来讨个说法。”

张贤闻言猛地松了一口气,这个事情,他至多也只是个监管不力,比起那些要杀头大罪,这些简直不足道矣。

就在这时,门房突然来报,说谢老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