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1 / 2)

保护我方男主 龚心文 5250 字 2个月前

第49章

自公孙玉去了凤翔,周晓晓就还没和她见过面。

但二人鸿信往来不断,周晓晓时常能随信收到一份公孙玉亲手绣制的礼物。

这些饱含心意的制品上,总会绣着一枝迎风绽放的白玉兰,花枝上停一只栩栩如生的杜鹃鸟。

周晓晓十分喜爱这个坚强不屈的朋友。

一直希望她能走出那段灰暗的人生,得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幸福。

“师兄想要娶玉儿?”

周晓晓收回心思,认真地问,“玉儿的过往你都了解吗?”

“唉,她那点狗屁倒灶的事,在我们凤翔都不算是事。”

王珣道,“前线的男人战死了,留下的婆娘带着娃改嫁,那都是常见之事。

何况玉儿不过就是看走眼了,跟错了人。”

“若不是如此,她那么好,也轮不到我痴心妄想。”

王珣摸摸头,不好意思地说道,“师妹,玉儿总是不太搭理我,你帮我说说好话,她只听你的。”

“这事急不得,总要等我先问过玉儿本人的意思。”

周晓晓端着说。

公孙玉出身书香世家,但周晓晓很了解她,不知为什么她不太喜欢斯斯文文的读书人,却比较喜欢王珣这样阳刚豪爽的男子。

王珣能连公孙玉的身世过往都清楚了,想必公孙玉也是对他有意,不想瞒他。

王珣从怀中掏出一副金灿灿的实心镯子,红着面孔摆在周晓晓面前:“师妹,你大婚之时我在凤翔,也没来得及前来观礼。

这是师兄给你补上的。

你就多帮帮忙,我保证一辈子对玉儿好,结婚以后我的俸禄一点都不留,全给她管。”

俞行知高兴起来:“师兄莫急,此事交给小弟一力承办。”

周晓晓将公孙玉接了回来,亲自从侯府为她发嫁。

如今冠军侯府的势头如日中天,谁都知道俞行知是储君身侧第一亲近之人。

婚事周晓晓没有刻意声张,但因为也没有遮掩,前来道贺添妆的夫人太太便络绎不绝。

周晓晓来者不拒,通通收进公孙玉的嫁妆中去。

周晓晓那十分爱面子的婆婆郭夫人找上府来,把周晓晓劈头盖脸的说了一通,走的时候却在桌上留下一盒明晃晃的南珠。

公孙玉的父亲公孙正,气势汹汹的找上门来。

俞行知在正厅接待了他。

公孙正跨进厅来,见自己那位素来温煦知礼的晚辈,端座主位上,冷漠地看着他,甚至不曾站起身来迎一迎。

这位在朝堂之上朗朗升起的耀眼新星,岳峙渊渟的坐在那里,身上带着从沙场上磨炼出来的威严。

公孙正就觉得自己的气势矮了一矮。

想到太子对这位军侯的倚仗和亲近,又想起自己家中那一堆不成器的后辈。

公孙正的脊梁不禁又弯了弯。

最终还是灰溜溜的回去了,把自己的亲生女儿,不伦不类的留给了表亲家的兄长发嫁。

送嫁的前一天夜里,周晓晓见到公孙玉的母亲。

这位夫人躲躲闪闪的来找她,从怀中摸出一张又一张地契和银票。

双眼噙着泪,絮絮叨叨的拜托她,一只手捻着帕子始终遮住侧脸。

但是周晓晓还是看见了她面孔上一个清晰的五指印。

她半边脸被那个巴掌打得高高肿起,本来是无论如何也出不了门见人的,可是为了女儿出嫁,不得不忍着羞愧,带着全部的私房钱趁着夜晚偷偷来找周晓晓,为的是给远嫁的女儿添上一份保障。

真是一个无能又可怜的女人,周晓晓心中轻轻叹了一声。

那脸上的巴掌印,想必是她的丈夫干得好事。

那假道学的公孙正在侯府内不敢撒野,回去后却将一肚子怒气发泄在软弱的妻子身上。

周晓晓突然理解了公孙玉的择偶倾向。

换着是我出身于这种家庭,大概也不会喜欢那些面上看起来一本正经,斯斯文文的读书人。

第二日一大早。

周晓晓亲自为公孙玉化新娘妆。

“这么漂亮的美人,真是舍不得把你嫁出去啊。”

周晓晓捏着公孙玉的脸,一边画,一边摇头叹息。

公孙玉昂着小脸坐在她面前,听了这句话,浓密的睫毛微微颤抖,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别哭别哭,这哭花了都。”

周晓晓手忙脚乱,“你不要怕,嫁人了就好好过你的日子,如果师兄敢欺负你,你只管来和我说,他如今已不是我的对手,我随随便便帮你给他揍趴下。”

公孙玉噗呲一声笑了,挽着她的手臂挨过来。

“我不会让别人欺负我,我一定过得好好的。”

她湿漉漉的脸蛋带着笑,有一种重获新生的美艳。

周晓晓突然很庆幸自己当初及时伸了一把手,将这朵玉兰花护在自己羽翼之下,让她挺过了那段狂风骤雨的时光。

唢呐喧天,十里红妆。

热热闹闹的送嫁队伍开出京都。

周晓晓一直送把公孙玉送出城外十几里,方才辞别回京。

途中,路过汴水河畔。

想起之前掉入河中那段惊心动魄的经历,周晓晓心生感慨,忍不住停下脚步。

那滚滚的黄河支流,如同一条巨龙,蜿蜒在大地之上。

周晓晓站在岸边,望着那涛涛江水,突然心中一动,从脖子上取下那片龙鳞。

龙鳞表面泛过一层奇异的青光,水面上便毫无征兆的竖立起一条青色的裂缝,那裂缝像一只竖着的眼睛,缓缓睁开一人宽的缝隙。

周晓晓在那泛着青色光芒的界面中,依稀看见了自己家的客厅。

那里似乎是深夜,客厅的门前灯微微亮着,散发着软和的光。

那是母亲每当自己没回家时,习惯为她留的灯。

母亲在等我回家。

周晓晓的心酸了。

她不由自主的向着那界面伸出手去。

“晓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