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第 97 章(1 / 2)

送君入罗帷 龚心文 9493 字 2个月前

归源宗内,悬浮在半空中的天魔,对着站在清净峰顶的丹阳子,

“多年不见,师兄你都已经变得这样老了啊。”他眉目带笑,语调温和,“怕是没有多少寿元了吧,真是可怜。”

“许久不见。”丹阳子看着半空中的天魔,一字一顿,“徐昆师弟。”

悬浮在天空中的那张面孔,依旧和三百年前一模一样。只是那惨白肌肤,披散的长发,化为烟雾的虚幻身躯,无不彰显着对方早已不是人类。

三百年前,那意气风发,惊才绝艳的少年已经舍弃人心,化身为魔。

莲花形的护山大阵在头顶缓缓合拢,逐渐遮蔽了头顶的星辰日月。

仿佛被整个世界隔离,当那些花瓣彻底闭合的时候,九座相连山峰内的鸟语争鸣,仙音缭缭一并停滞。整个归源宗内,上不见天地,下不见远山,成为了一个灰蒙蒙的闭合世界。

徐昆看着头顶消失的天空,“难怪你提前驱散了门中弟子,连长庭都被你打包丢了出去。原来是想着引我前来,逆行护山大阵,和我同归于尽。”

“师弟数百年没回山门了。如今既然来了,就别再走了。师兄我自当带着你一道去向师尊请罪。”

“师兄还是和当年一样迂腐可笑,”半空中的徐昆笑了起来,随手向脑后捋一把长发,“师尊自己也曾说过,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道。如今我得证天魔,于太虚同寿。而你的境界停滞不前,眼见着就要生死道消。难道你还看不通,孰对孰错吗?”

“这些年,我常常在想,身在魔域的你还会不会想起曾经在师门中的岁月。”丹阳子久久看着眼前的天魔,枯瘦的手指抬起结了一个繁复的手决,

“我活了数百年,历经人间总总,早已了无牵挂。唯一的遗憾是当年在那魔窟,没能拦着你,将你带回来。如今你为祸人间,残害万千生灵。我自当挑起责任,将你葬于此地。”

闭合的法阵内,天幕上的莲瓣亮起丝丝流动的银线,天地为之微微颤动。

“就凭师兄你一人,即便反转护山大阵,自毁山门,想将我困于此地,恐怕还是不可能。”

丹阳子须发扬起,足下的清净峰亮起一片银光,“想要将你这邪魔,埋葬于此的,可不止我一人。”

逍遥峰,玄丹峰,碧游峰,铁柱峰,御定峰……九连山上,就座山峰逐一亮起的银光。

“阿弥陀佛,贫僧了凡,拜会天魔。”一声悠悠佛号,从不知哪一座山峰内传来。

“天衍宗商榷,今日便来会一会你天魔徐昆。”

“昆仑山无定真人在此。”

“洞玄教杨鼎在此。”

……

一道又一道真气充沛的声音响起。

山峦上的银光和天幕间的银丝交织纵横,涡旋聚会,渐成天罗地网,慢慢压向悬浮在法阵中心的天地邪魔。

徐昆脸上那带着一点人味的笑终于收敛了,阴恻恻的面孔,周身烟雾缭绕。

法阵内银白的丝线来回交错,切开那黑烟凝聚的身躯。烟雾散开,迅速又合拢。合拢之后,又再度被万千银线道道切碎。

天魔那虚无的身躯逐渐不能再聚散,化为黑色的液体,滴落在山峦之间。天地间的那朵莲花越收越紧,九座山峰之间的空隙慢慢收紧,有了天地崩塌之事。山峦间那些黑水无处可遁,凝成了一片漆黑无光的黑塘。

“师兄,你这又是何必呢。”徐昆阴沉沉的声音从黑色的塘底响起,“你这样逆转护山大阵,即便封印了我,整个师门的道场也被你全毁了。”

黑水中浮出他半张苍白的面孔,“我们师兄弟数百年没见了,想象不到你一见面就这样和我拼命。”

丹阳子睁开眼,看了黑水中的天魔一眼,当年徐昆还是自己的小师弟,天赋高绝,性情张扬,人又聪明,时常跟在自己身后一口一个师兄叫地亲近。

所以当年自己很宠着他。偶尔他放些什么错,只要他服个软,多叫几声师兄,自己总是轻易就算了,还替他遮掩过去,便是师尊也是如此。

那时候并没有注意到,一个外在烈火红龙之人却有一颗这样冰冷至极的心,为了自己心中之欲,可以最终狠下心来,不惜焚世间万物为祭。

“师门千年基业来之不易。师兄为了封印我一人,将整个门派根基一并葬送。值得吗?去了渡亡道,见到师祖们,只怕你也无颜面对吧?”

天魔的声音很轻,循循劝慰,就像当年他犯了一点小错时候一般。

“这样好了,我答应你,所有的旗下的妖魔在仙灵界内,都避开归源宗的地界活动。毕竟我也是归源宗出身的弟子。怎么舍得眼见着师门因我而毁灭,让那些年轻的晚辈们,无家可归呢。”

“师兄,我在魔灵界见到了好几个师门中的晚辈,他们都好可爱呢,就和你我几人当年差不多。”

“看在师兄的面子上,我都对他们手下留情了。”

“师兄放我一马,不要这般不顾念同门之谊好吗?”

徐昆慢悠悠的声音不断响起。

丹阳子充耳不闻,紧闭双目,专心控制法阵一圈圈慢慢向内收缩。

“我不过是逗你玩罢了,你还以为我真的怕了你?”浮在黑水中露出半个脑袋的徐昆突然笑了,“师兄或许能斩断心魔,不受影响。但你以为你请来的这些蝼蚁也可以做到一般无二吗?”

黑色的池水翻滚起泡,从中浮现出一具婀娜的女体,那女子绕着了凡大师转了一圈,性感的双臂便缠上了他的脖子。

了凡双目紧闭,额头冷汗却滚滚溢出。

空间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扭曲,黑水在大地上蔓延开来。

一个体型巨大化的妇人,脸上绘着夸张的浓妆,从黑水中钻了出来,伸手高举藤条,向着天衍宗的那位修士抽去,“商儿,你又偷懒!看娘怎么罚你!”

鲜血淋漓的躯体,扭曲怪异的动物,一个个从漆黑的水底浮出,混沌的空间中遍布光怪陆离的景象。

那些镇守在山峰上的修士,一个个露出痛苦难耐的神色。

那位修道多年的高僧终于没能控制住自己的心魔,在混沌不清的状态下被众多体态妖娆的魔女拉入了黑水之中,彻底地沉入一片黑暗之内。

那位天衍宗的修士,被越来越巨大化的母亲抓在手心里,一并挣扎着向池底沉入。

此刻的法阵之内,已经成为地狱一般的景象。一座座光芒璀璨的山峰熄灭。黑塘之上,由人心滋长出来的异像丛生,天空中游动着诡异的红鱼,池水中浮浮沉沉着诡异的躯体,池岸边开满了如血的鲜花。

苦修多年的修士,逐一被自己心中幻想所败,九连峰座座熄灭。唯独余下清净峰的光芒还在苦苦支撑。

最终丹阳子也终于吐出了一口鲜血,睁开双目,一脸悲愤不甘地看着眼前的徐昆。

“干嘛这样看着我呀,师兄。”徐昆笑了起来,他慢慢从黑水中冒出整个脑袋,浮上半空,面容依旧苍白,黑色液体构成了身躯,滴滴答答向湖面滴着如墨的水滴,“你的法阵中隔绝了天地灵力,他们不是败给了我,而是败给了自己心中的**。”

“你也看到了,人欲本不该抑制。越是压抑的情感,不论是色|欲,贪婪还是恐惧,爆发出来的时候都更为变本加厉。”徐昆从黑袍之中伸出他苍白的手臂,向前抓来。

“他们都输了,现在也该轮到师兄你了!”

耗尽灵力的丹阳子眼睁睁看着那苍白的手掌向自己靠近,反转的护山大阵,隔绝了天地灵气。体内的灵气消耗极快。但也正因为如此,才有那么一点点希望能够封印强大的天魔。

毁了师门的护山大阵和多年的根基,害了这么多道友牺牲性命,付出了这样大的代价,最终还是失败了。

身为归源宗掌门的丹阳子,第一次真真切切感觉到了自己的苍老和无力。

他闭上眼睛,等待死亡的降临。道消魔长,或许一切都是天命,无法更改。

只希望在自己死后,那些远离门派的孩子们不要再赶回来,受到天魔的迁怒。

就在徐昆的手掌居高临下抓向丹阳子之时,一道彩色的门楼出现在了清净峰顶,

门中跨出一人,那人二话不说,出刀如电,巨大的刀光交错划过湖面,将徐昆污水凝聚的身躯撕碎,重又落回黑塘之中。

“又是你。”徐昆苍白的面孔又一次慢慢从黑水中浮现,冷森森地看着突然出现的岑千山,“倒是挺可爱的,这么几天就结成元婴了?”

“毁灭一位天才,更能让我感到兴奋。”他嘴角勾起一点恶意的笑,“等我毁了你,从这里出去,我要把你和外面所有的人,都变成匍匐在我脚边乞求的魔宠。”

丹阳子看着突然出现,挡在自己身前力战天魔的年轻男子。

此人功法玄妙,境界极高,竟能一时逼退已经身受重创的天魔。

只是他的身后,虚空开启,轮转现出六道中的天人恶鬼,显然用得不是仙灵界任何一家功法,而是一位修为高绝的魔道修士。

虽然是魔修,但他却在一边出手连创徐昆,不让他有机会重聚身躯的同时,祭出高阶傀儡,将九座山峰上还未气绝身亡的修士搬运回来,从那道彩玉门口中丢了出去。

“多谢道友出手相助,敢问道友尊名?”丹阳子服用丹药,简单调息之后,努力站起身来,向突然出现的恩人道谢。

战斗中的岑千山分了一下心,他就是师尊口中掌门师伯,我是不是该称为师伯祖?

“我……”明明是在极其危险的战斗中,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却突然涌起一股兴奋地感觉,“我是张小雪的——道侣。这里交给我,您先避出去吧。”

“那怎么行,让你这样的年轻人在前面战斗,而我们一把骨头了,还躲去安全的地方。”鹤发苍苍的掌门重新直起了脊背,站回山顶的阵盘之内,

“还请你拖住他,我重新启动法阵,我们加把劲将他彻底封印。”

小雪的道侣啊,难怪那个冷清的孩子这一次回来之后,像是花一般绽放了。这样高兴的事,也来不及为她庆贺。

巨大的莲花越合越紧,渐渐成为大地上一朵收拢紧闭的小小花苞,花中的世界天塌地陷。琼楼玉宇的清净峰不见了,闲庭自在的逍遥峰崩塌了。那些传送法阵上巨大的金蟾掉落进深渊,培育了无数年轻子弟的化育堂分崩离析。千万年传承的红砖玉瓦,书籍古鼎纷纷在天毁地绝中消亡。

被岑千山一次次斩杀的天魔已经聚不成人形,只有浑浊的黑色液体在半空中时聚时散,那些黑色的液体,发出了原始而愤怒的底吼声。

而补充不到灵力的岑千山也已经汗如雨下,血液混杂着汗水,从额头不断滴落,混杂了视线,几乎让他睁不开眼睛。

“就是现在,让我来拖住他,开启你那道彩门,出去吧。”丹阳子对战斗中的岑千山说道。

气喘吁吁的岑千山抹了脸上的血,看了他一眼。

“小雪是最好的孩子,她找的你也是好样的。”年迈的师长这样说,“听话,从这里出去,好好待她,别让她伤心。”

“好,你等着,我现在就开门。”

……

穆雪几人辗转传送,一路飞奔,赶回师门的时候,师门外已经汇聚了不少匆忙回来的同门师兄弟。

占地广阔连绵不绝的九连山脉,已经凭空从大地上消失了,围绕着群山的大江也彻底的干涸,徒留下一道空荡荡的河床。

覆盖九座大山的莲花大阵收拢成了只有一栋房屋大小的花苞,层层叠叠的花瓣紧紧闭合,静静停留在一片乱石碎瓦中,看不见也听不见其中任何动静。

素来稳重的逍遥峰主苏行庭,沉着脸色站在那花苞前,攥紧的拳头上爆出了青筋。

“师尊,现在里面什么情况?”穆雪急问。

苏行庭紧皱眉头,将所见之事简要说了一遍。

“不久之前,那道彩门突然出现,推出了两三位身负重伤的前辈,又迅速地闭合了。现下法阵之内,只有掌门和那位来路不明的魔修岑千山。不知情况如何。”

“岑千山,岑大家?彩色门楼?”丁兰兰几人吃惊地张大了嘴,

“岑大家为什么突然出现在仙灵界,还有小雪的彩门怎么会在他的手中?”

几人齐齐转头看向穆雪。